歡迎各方人士偷窺或留腳毛 :-)

目前日期文章:200501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an 31 Mon 2005 07:53
孤獨是你自虐到極致而無人理睬。
寂寞是你只為自己而保養好自己。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31 Mon 2005 07:52
黑色的海洋圍住我心房,侵擾寂靜的沉眠。
泛起的金色漣漪,到底是和暖的日光還是尖利的刀鋒?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31 Mon 2005 07:51
我是個戰士,在大道奔馳。

那怕千軍萬馬,槍林彈雨,我依然前行。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31 Mon 2005 07:50
我背上長有兩片美麗的翅膀,一展開,就可以讓我飛到天上去。

站在懸崖邊,身旁的天使都鼓勵著我。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31 Mon 2005 07:49
我不會逃避,也不會反抗。
只是在傷害中,感受自己的存在。
血液流過雙眼,使我看清現實。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我這個角度看,他們兩個都變了。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有沒有看過紅色的海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頭腦覺得昏昏沉沉,我在想自己到底是怎麼了?
  「嗯……」
  要不是聽到時鐘的“滴答”聲,我還以為自己已經上天堂去了。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呀……啊啊……」我沒辦法忍住不叫喊出聲音,因為寧灝騫的床上技術出乎意料之外的好,舒服得讓我毫不羞怯的將雙腿附在他腰際。用力在衝刺的同時,寧灝騫雙手緊緊按著我兩個肩頭,使我在交合的過程中只能放聲大叫以顯示身體感受到的歡愉。
  跟弟弟上床,某程度上比和哥哥做愛要更舒服。弟弟寧灝騫在短時間內摸透我的敏感點所在,並且極盡能事地利用,為我帶來難以形容的快感。而哥哥寧瀚驥則溫柔得過火,逼使我必須要主動才能讓身體滿足。
  「小川!」同樣兩個字,自寧灝騫口中溢出的,跟自寧瀚驥口中溢出的不同,「看著我!別合眼!」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哥哥被領養的那刻開始,我一直相信他會回來看我。
  可是,從他走出孤兒院那天開始計算,已經兩年了,我生命中的第八個生日也快要來臨,哥哥還是沒有回來,讓我在本來過得非常快樂的兩天─他的生日和我的生日─都窩在被子底下,偷偷哭泣。
  十歲的時候,我信奉了主耶穌,每天每天都祈禱,請祂讓時間回到哥哥沒被領養之前。但在十二歲的時候,我看到一本叫作《時間:一位直衝向前的運動選手》的科學書藉,明白時間是沒有辦法重來的,也知道這兩年來自己究竟做了多麼可笑的事,所以,我放棄祈禱,放棄信仰。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寧瀚驥和寧灝騫,是年齡僅相差二歲的的兄弟。要不是兩人磨擦所產生的火花經常燒到我頭上來,我根本不會注意到被譽為商界最合作無間的兩兄弟的不和。
  公事上意見分歧是最容易成為爭端的話題。
  「怎麼上次土地拍賣的時候沒有買下我吩咐要買的那幅地呢?」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過長的時間,總會讓真摯的情感變質。
  金錢會腐朽人心,時間也一樣。
  隔著黑色的鐵欄,裡面的人簡直像隻野獸。他嘶吼,他叫喊,發狂般向我衝過來,伸出的手表現了他的渴望,我知道他很想緊掐著我的脖頸,一殺為快。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