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方人士偷窺或留腳毛 :-)
出行

  對忍者來說,季節並不存在。

  但是夏末秋初的景象,確確實實呈現於鬼鮫眼前、鼬的耳裡。

  雖然樹木還未正式開始落葉,但是像頭髮脫離身體一樣,樹葉脫離枝頭亦屬自然。

  鮮嫩的綠葉落在草叢中,漸漸枯黃、凋委,最後分解,回歸土壤,再次成為養分,再次成為鮮嫩的綠葉,或是艷麗的紫紅色鮮花。

  靜靜地觀看夏風吹送,瓣葉草莖搖搖擺擺,沉默的氣氛滲滿花粉、草香,讓一直思索著如何展開新話題卻未能如願的鬼鮫放鬆了思路,輕嘆出聲。

  「秋天要來了,感覺真舒服!」

  端正地坐著的鼬扭過頭,停住動作幾秒,才輕輕點下頭。

  鼬停住幾秒,是為了確定鬼鮫注意到自己的動作。

  有旁人在側而感覺正在自言自語,會令話者內心徒添寂寞,不想鬼鮫有這種感覺,所以鼬特意向對方表示自己正在聆聽他的說話。

  感嘆完了,鬼鮫並沒有其他話要說,便沉默下來。

  風吹動鼬的黑髮,也並不阻礙沒有視線交流的對望。

  鬼鮫靜默著,鼬知道他暫時沒有說話的意思,便想要回過頭,再次面向庭園。

  就在此刻,鬼鮫再次開口。

  「鼬,我現在去泡茶好嗎?」

  「啊?」

  剛才已提出過要泡茶的建議,所以鬼鮫現在再次提出也說不上突如其來。

  鼬表現出稍微不解,是因為兩人身處的環境中,即使少了茶也不算是缺失。

  然後,鬼鮫說出了心中所想。

  「雖然不泡茶也沒問題,但是我的喉頭有點乾了,所以我想:鼬是不是也會口乾了?」

  沉默了一下子,鼬始點頭。

  「其實我整個早上滴水未沾,喉頭也有點乾了。」

  「那好,讓我去沏茶。」

  說著鬼鮫便站起了,但是鼬的聲音讓鬼鮫佇立著,沒有提步。

  「你知道茶放在哪裡嗎?」

  想起每一次拜訪鼬,雖然都提議他讓自己泡茶,但是鼬每一次都客氣地謝絕訪客的好意,每一次都親自為訪客遞上溫熱的茶,是以鬼鮫根本從沒參觀過這屋子的廚房。

  不會忘記鼬雙眼仍然被布帶遮蓋著,鬼鮫將搖頭的動作化成話語。

  「確實是不知道。」

  聽罷鬼鮫的話,鼬不說話,逕自回頭重新望向庭園。

  放眼所及,庭園並沒有能指示出鼬的心聲的事物,是以順著鼬的視線看遍草木的鬼鼬仍然一頭冒水。

  雖然想要憑著一己之力推敲出鼬的心思,但是沒法捕捉任何提示的鬼鮫心知自己無法達成這個目標,便在深深吸一口氣之後,柔著聲向對方提問。

  「怎麼了?」

  鼬沒有回頭,仍然面向庭園。

  「執行任務時經常連續幾天滴水不沾,今天不過有點口乾而已。」

  自稍遠處步回鼬身後,鬼鮫垂頭俯視鋪滿黑色髮絲的頭蓋,雖然沒有皺眉,但是穿過聲帶的震動讓他的感覺飄散在空氣中。

  「任務是任務,不是執行任務的時候,像個平常人那樣生活也可以吧?」

  被白布帶奪去所有光線的雙眼似乎看到鬼鮫雙眉緊皺的模樣,鼬的腦袋便立刻變得空空如也。

  想不到接下來該說的話,所以鼬對鬼鮫的話的回答,還是點頭。

  「嗯。」

  鼬沒有犯錯的感覺,因為在他眼中對與錯的含義模糊不清,而且對他亦沒有意義,但是鼬沒法開口,由於自己的言語讓鬼鮫心中不高興。

  翠綠的葉面是擺放沉默的好地點,只是當沉默的重量超過葉片能承受的程度,它就會掉到地上,破碎成滋養泥土的養份。

  沉默破碎的時刻,鬼鮫開口了。

  「不想喝茶沒關係,我倒點水給你吧?」

  「好的。」

  鼬回答,聽到腳步聲以後看向細步走開的對方。

  「大廳裡有水壼杯子。」

  「知道了。」

  聽罷鼬的話,鬼鮫立刻行動,走到鼬最初跪坐著的房間,在地上找到屋主所指的杯與水壼。

  挽起水壼、提起水杯,鬼鮫發現兩個盛器內裡都有著水,沒有燒水的必要,因此他立刻便帶著壼和杯回到鼬身邊。

  「杯子拿著。」

  鼬不回應,只是對鬼鮫的話做出相應的動作:伸出雙手等待對方將杯子放到自己手上。

  兩手分別扶著杯身及托著杯底,握緊手中的杯子之後,鼬感覺一陣溫暖的觸感落在扶著杯身的手背上,便順從地任對方將雙手及杯子帶往稍前處。

  空蕩的器皿迴響著幽幽的水聲,鼬同時感到杯子加在手掌上的壓力漸漸變大。

  「好了。」

  說話的同時放開了鼬的手,跪坐在屋主身旁的鬼鮫隨手擺下水壼,便直盯著鼬對水杯送往嘴邊的動作,想要確認鼬到底把水喝下多少。

  將傾斜的水杯重新拿好,鼬喝下水後便將杯子遞向身旁的鬼鮫。

  專注於液面下降幅度,眼下突然閃出一個杯子,讓鬼鮫一下子不能反應過來。

  等待了一分鐘鬼鮫仍然沒有動作,鼬感到奇怪,遂提了提手,讓水杯奪取鬼鮫視線的焦點。

  「你喉頭不是有點乾嗎?」

  鬼鮫晃然大悟,立時接過鼬來的杯子。

  在杯中倒滿水後立刻灌下一口,清水滑過喉頭的舒適讓鬼鮫呼出一口大大的感嘆。

  擱下杯子,感到心滿意足的鬼鮫改變了坐姿,學著鼬一樣將雙腳垂在窄廊上,並用雙手按著地面,支撐著稍為往後傾的身體。

  喝下的水落到胃囊最底部,空腹感讓鬼鮫打破了想維持的寧謐。

  「鼬……」

  「嗯?」

  因為坐了一段時間手腳感到有點僵硬,所以鼬在扭頭看向鬼鮫之時順道變換了坐姿,將垂下的雙腳收起,盤坐於窄廊上。

  「你……吃了午餐沒有?」

  鼬搖頭。

  見此狀,鬼鮫點頭。

  「我也會肚餓了,不如我替你買點吃的回來?」

  鼬垂下頭,靜默不語。

  「不知道要吃甚麼嗎?」

  鬼鮫道,一邊站起身來。

  鼬不說話,摸在腳腕處的手按著地面用力,慢慢地也站起身來了。

  「我跟你一起去。」

  說著,纏在鼬臉上的白布帶尾巴變得越來越長,向地面延伸。

  無甚血色的臉頰漸漸露出,鬼鮫禁不住對解下繃帶的鼬行注目禮,完全忘記肆無忌憚地打量別人的臉是不禮貌的行為。

  映現於鬼鮫雙眼中,鼬的眼瞳是無光的黑色,而且在暴露於空氣的一瞬,便與鬼鮫的視線相接。

  「眼部護理好了?」

  「不。」

  就這樣把白布帶和敷料拋在窄廊上,將庭園的景色拋在背後,鼬逕自往大廳走去。

  「眼部護理回來再進行也可以。」

  了解鼬的意思,鬼鮫的嘴角泛起了微笑。

  「好吧,今天讓我來請客,鼬你來選要到哪裡吃。」

  重新走到窄廊的鼬身上披上了“曉”的大衣,盯著鬼鮫的雙眼透出認真的氣息。

  「不用選了。」

  鬼鮫搔搔頭,逕自跳下窄廊,踩在自己的鞋子上。

  「跟鼬吃飯真方便呢!」

  鼬不回應,轉身背向窄廊邁步。

  知道應該在哪裡再跟鼬碰頭的鬼鮫亦邁步了,踏著大步似是要趕在鼬以前到達碰頭的地點。

  繞過房子,鬼鮫從庭園來到大門,此時,鼬亦正在來到。

  短暫分別之後又再看見鼬,鬼鮫臉上泛起燦爛的微笑,站定等待對方踏出門口。

  家裡沒甚麼可以被偷也相信自己設下的陷阱,鼬穿好鞋子便立刻踏出門口。

  當鼬來到自己身旁,鬼鮫便提起了腳步,跟對方並肩而行。

  兩人已經從屋子的跟前消失了,寂靜的林間只餘下快將滅絕的蟲鳴,與及跟忍者生活毫不搭調的話音。

  「還是要去山麓那一間丸子店嗎?」

  「當然,那間好吃。」

0:08-23/5/2006

後記:
來到第三篇……難寫的程度又增加了orz|||
話說這陣子水城的頭腦都亂七八糟……寫出來的東東有點兒強差人意……
不過,為了水城親愛的專欄,這篇鼬與鬼鮫終於生出來囉~
已經拖了好久。
只是拿個水杯而已,也可以發現成二千多寫的篇幅(畫圈圈)
水城殺字數的技術似乎又上一層樓了呢……真是的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Y
  • 時隔十年
    幾乎想起當初為他們熱淚盈眶的衝動
    將我滿腹的純情熱烈的奉上
    水城大大我真的豪喜歡你寫的鬼鼬啊
    太喜歡了
  • 水城 揚介
  • 感謝你的喜歡, 怕是怕我現在已寫不出這種格調的文了 (掩面)
    但對他們的喜愛 與其說是減退了不如說是變得更加自然 好像變成習慣了 :-)
    YY閣下若喜歡的 就請多來這邊逛逛吧~ 也許 還是會寫寫他們的事情 > 事實是有篇長篇懷上了差不多10年還是沒能生出來 /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