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特別的早餐



  美好的早晨,配上與某人相見的期待,讓路上的佐助嘴角泛起淡薄的笑意。

  都在約會遲到的男人以後也沒有藉口了,因為佐助已經決定了每次約會都親自到對方的家迎接他。

  站在床邊觀賞面罩底下的容顏,用早安吻喚他起床,在對方半夢半醒間隨意偷襲,作勢要脫他衣服威脅他起床,然後為他遞上熱騰騰的早餐,這樣的所謂“迎接行動”,讓佐助樂此不疲。

  這次帶往對方家裡的食物,雖然不適合作為早餐,但是已經轉換過餐單好幾次的佐助不知道對方剛起床會想品嚐甚麼味道,便試著做了。

  問對方早餐好不好吃,對方都是說“不錯”,讓佐助心情低落了好些天,所以懷著最後決心的佐助做了一般不會當作早餐的食物。

  要是對方依舊回答“不錯”,他就要直接質問對方到底喜歡吃甚麼當早餐了。

  一隻手拿著為對方買的大號餐盒,另一隻手敲敲木門,雖然經常會來到對方的家,但佐助還是免不了會有些許緊張,與及興奮。

  「早啊,佐助。」

  蓬鬆的白髮在卡卡西頭上泛起滑稽的波浪,從後觀望的佐助不禁要失笑了,卻還是努力地維持形象。

  「早?你還在睡啊,卡卡西。」

  「嗯……」

  甚至連身子也沒站直,打開門的屋主沒有理會訪客,立刻往眼前的被窩鑽進去。

  帶上屋子的門,把仍然熱熱的飯盒放到床旁的小桌上打開,佐助立刻也鑽進了卡卡西所在的被窩裡。

  「起床啦,來吃早餐啦!」

  被子底下的體溫和眼前的人讓佐助感到耳根微熱,所以他的語氣和聲音都顯得有點興奮。

  「嗯……」

  卡卡西對叫喚沒有明顯反應,給了佐助將行動升級的正當理由。

  側臥的卡卡西背向著佐助,平直的睡衣因為一夜翻轉而出現皺折,向上掀起得露出腰部的衣擺,說明了卡卡西昨夜似乎曾經搔癢。

  看準了空隙,佐助雙手摸上卡卡西腰後,十隻手指往左右兩邊移動,慢慢地穿過腰側。

  卡卡西因為微微的痕癢而顫動了一下,然後又對佐助的行動採取不理睬政策。

  於是佐助雙手穿過了卡卡西腰側,環住他的腰。

  「卡卡西……」

  貼著卡卡西耳畔輕聲呢喃,佐助的唇還有意無意的碰上對方涼涼的耳垂。

  「快點起來吧……我帶早餐來了……」

  一邊說,佐助的左手從衣擺潛入,五指輕掃著皮膚又慢慢摸向卡卡西的胸口,而右手則探進卡卡西的褲子中,按壓撩弄起小腹來。

  「卡卡西啊……」

  佐助的唇落在卡卡西頸後,熾熱的氣息打在銀灰色的髮端處,而他的膝蓋,正慢慢穿進卡卡西兩腿之間。

  「我不客──」

  訪客的話還沒有說完,屋主立刻就坐直了身子,皺著眉回頭盯緊躺在自己床上的學生。

  佐助嘴角揚起得意的微笑,擺擺雙手,便跳了下床。

  「快去刷牙洗臉,我給你做了早餐!」

  心裡想著佐助到底是在哪裡學到這種手段,卡卡西勉為其難地從床上站起,伸展筋骨後便往洗手間走去。

  摸摸打開了蓋子一會兒的飯盒,暖暖的溫度讓佐助感到滿意。

  食物冷了不好吃,但合起蓋子又會讓佐助精心製作的早餐失去口感,雖然很猶疑但佐助還是一到達目的地便打開了飯盒蓋子。

  現在飯盒仍然熱熱的,佐助很有信心這次的食物能夠令卡卡西喜歡。

  把自備的餐具拿到卡卡西家裡唯一的盥洗盤前清洗,佐助忍不住向對方表達了自己心情的興奮。

  「我給你做了很特別的早餐,牙刷好了快點過來吃喔!」

  佐助的笑容,讓卡卡西感到心滿意足,所以他的嘴角也泛起微笑,向佐助輕輕點頭。

13:57-7/5/2006

後記:
覺得應該在這裡打住,所以就在這裡打住了,水城真是越來越不負責任了:P
從昨天起就處於有點瘋狂的狀態=”=很不行呢……
怎麼都想到H……
和友人聊電話,也聊到H的話題orz|||
對於X具和X虐,水城真的不懂@.@寫的H就只有那三種……所以接下來,所有H都不離這三種……
啊……水城為甚麼突然在這裡說起H呢?_?
對了,現在仍處於有點瘋狂的狀態呢……
請各位看倌繼續賜教囉~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