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廚房、客廳與浴室之間



  揚著一身香氣的卡卡西走出浴室,在廚房裡找到手忙腳亂的佐助。

  雖然聽到卡卡西的腳步聲,但是佐助沒有回頭,因為他剛將一堆材料放進鍋子裡,正要開始翻炒。

  「你先出去坐一下,晚餐快好了。」

  「佐助,慢慢來吧!」

  卡卡西的聲音含著笑意,慢慢地走進廚房。

  「讓自己餓肚子的人沒資格說話,你出去等著!很快就好了!」

  「嗯……」

  點頭答應對方之後,卡卡西便回到佐助家的睡房暨客廳,靜靜地等待屋主精心製作的晚餐。

  在廚房內忙得一榻糊塗的佐助沒有注意過時間,只是趕忙地用最快的速度完成腦海裡食譜中的菜式。

  當他終於鬆一口氣、捧著兩個餐盤走出廚房時,佐助卻望見卡卡西已經躺在床上睡著了。

  佐助放下餐盤,走到床邊打量卡卡西的睡臉,嘆氣之後淡淡地笑了。

  雖然不能讓卡卡西品嚐熱氣騰騰的飯菜讓佐助覺得可惜,但是因為工作而疲累不堪的人更需要充足的休息,所以佐助寧可讓飯菜放涼,也不想打擾對方的睡眠。

  散放著溫熱的飯菜陪著佐助,暖暖的房間內重疊著濃度不同的沐浴露香氣,直至夜晚慢慢溜走,才悄悄地消散無蹤。

  擔心卡卡西夜裡會因為肚子太餓而轉醒、卻找不著食物所在,佐助特地在桌上留了字條才上床睡覺。

  翌晨醒來,佐助發現卡卡西已經消失,放回鍋子裡的食物也減少了,証明卡卡西曾經進食。

  從對方是否餓肚子的擔憂中解放出來,睡得不好的佐助突然覺得精神為之一振,便趕快整理儀容,吃過早餐、弄好午餐,出門到第七班的集合地點。

  第七班的老師今天也是一副懶洋洋的模樣,是佐助熟悉的模樣。

  在第七班的任務結束、解散之際,卡卡西尾隨佐助,兩人在一遍叢林中獨處。

  「抱歉昨天不能陪你吃晚飯!」

  佐助笑笑,雙手放在褲子口袋裡。

  「不要緊,你都累成那樣了,就算不睡也沒胃口吃飯吧?」

  搔搔頭,被面罩遮蓋了三分二的臉上展露了歉意。

  「我今天來陪你吃晚飯好嗎?雖然今天或許會晚一點……」

  「不要緊,我等你。」

  兩人交換道別之吻以後,一切又回到昨天的狀況。

  佐助還是抱著期待的心情,一邊思索晚餐的食譜一邊修煉,結束修煉便去購買做飯的材料,然後回家等待卡卡西。

  不想重蹈昨天的覆轍,佐助回到家裡立刻開始製作晚餐。

  製作過程進行到三分之二,輕細的腳步聲傳進屋主耳裡。

  「我在廚房,等一下就可以吃飯了!」

  「知道了……」

  回應的聲音屬於卡卡西,由於相隔著牆壁,所以聲音所能傳達的只有語句的內容而不包括話者的狀況。

  終於完成了最後的三份一,佐助又捧著兩個餐盤走到睡房暨客廳暨飯廳,原以為立刻可以看到訪客那慵懶的模樣,但是佐助的預想並沒有實現。

  「卡卡西?」

  「佐助……」

  放下兩個餐盤,佐助帶著好奇走到聲源處察看。

  沒想過潔淨的洗手間暨浴室會變成這怵目驚心的模樣,佐助看見以後連驚呼也不能,立刻跑進浴室深處卡卡西的身邊。

  「怎麼了?」

  卡卡西額角有幾點汗珠,臉部肌肉扯緊了,所以露出的微笑顯得相當勉強。

  「沒事……」

  「甚麼沒事!」

  著緊地拉過滴著血的手臂,佐助沒法冷靜地憑感覺選出適用的物品,便翻出卡卡西腰包內所有東西,讓雙眼幫助搜尋。

  水混著血,將掉到地上的所有物品都弄髒了,被逼盯著地面的佐助看出了實情。

  「你怎麼可以讓手臂一直流血?」

  「剛才……剛才確實已經止血了……」

  卡卡西道,緊緊地皺著眉,似乎在忍耐著痛楚。

  「剛才止血了?為甚麼有止血卻沒包紮?」

  佐助道,也皺緊了雙眉。

  卡卡西緩緩地掀起了嘴角,向佐助露出燦爛的微笑。

  「因為已經有點晚了……我不想佐助餓肚子,所以趕著──」

  不等卡卡西說完,佐助的喉間發出了沉穩嚴肅的聲線。

  「你這樣流著血過來,我還怎麼吃飯?」

  雙目散發著憤怒的氣息,視線只停留在對方兩眼一瞬間,佐助隨即低下頭專注地料理起卡卡西的傷口來。

13:38-25/5/2006

後記:
這是在工作的地方完成的第一篇佐卡(卡佐?),可喜可賀~
話說水城在這裡……感到異常逼人的壓力_ _|||
寫文可以讓水城放鬆一些……所以努力地寫了>口<
大家請多多賜教啊~
佐助和卡卡西……支持著上班時的水城的精神!!!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