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裂開的傷口與閉起的嘴巴



  差不多與上臂等長的傷口,讓佐助沒法移開視線。

  雖然傷者一臉輕鬆,但是憑卡卡西在傷口被按著時一聲不響的反應,佐助就知道他的傷口應該相當痛楚。

  原來感到稍餓的肚子,一下子被擔心填充得飽滿,讓佐助將精心製作的食物都拋諸腦後。

  嗅覺跟其以通靈之術召喚的動物一樣靈敏,卡卡西早就察覺到佐助已經完成了晚餐的製作工序。

  奇怪將傷口料理妥當的佐助並沒有邀請自己去吃飯的意思,感覺到氣氛異於尋常的卡卡西便不吝嗇地拋出微笑,試圖打破沉默。

  「佐助……」

  卡卡西的聲音輕輕的,舉起的手也輕輕地碰到佐助的臉頰。

  「我已經有點餓了,我們去吃飯吧!」

  佐助抬起頭,望見卡卡西臉上展現了溫柔的微笑,便回應般拉起了嘴角。

  「嗯……晚飯已經好了……」

  聽見佐助的應答,卡卡西的笑靨立刻從溫柔的變成燦爛的,站起身便拉著佐助起來,往客廳暨睡房走去。

  小小的房子沒有餐桌,佐助都是在矮櫃上鋪上桌布,當成餐桌使用。

  鋪好桌布,擺好餐盤、碗筷以後,兩人便開動了。

  三個餐盤、兩個瓷碗以及每人一雙竹筷,展現出強烈對比。

  卡卡西一臉幸福,品嚐著佐助為他準備的晚餐;佐助則一臉擔心,注意著剛包紮好的傷口,對餐盤中的食物置之不顧。

  發現這個事實,白頭髮的上忍將筷子夾著的食物放進了佐助的碗裡。

  「很好吃喔,你也嚐嚐吧!」

  黑頭髮的下忍一臉為難,拿筷子的雙手提起之後又放回桌上。

  「我吃不下……」

  佐助話音剛落,卡卡西雙筷也輕輕地碰到桌面了。

  「佐助吃不下,我也吃不下。」

  「你別這樣……」

  臉頰朝著卡卡西的方向,佐助雙眉緊蹙,聲音低沉,這是他的耐性亮起紅燈的表徵。

  但是,卡卡西似乎沒有接收到訊號。

  「我不想佐助餓肚子。」

  露出堅定的表情,卡卡西雙眼凝視佐助的,清楚地表達了“不會讓步”的決心。

  明白對方相當倔強,為了制止,佐助不惜撒謊。

  「我不餓。」

  「那麼我也不餓。」

  佐助不是個擅於演戲的孩子,遲鈍如卡卡西都看出了當中的破綻,不懂得“戲劇的意義在於演出真實”,所以卡卡西毫不猶疑地拆穿了。

  「佐助餓肚子,我也不想吃飽,反正午餐也沒吃,我不介意再少吃一餐。」

  「你又沒有吃午餐?」

  佐助語氣著緊,瞬間將對方前臂的傷口忘掉了。

  「佐助不吃晚餐,沒有資格說我不吃午餐。」

  因為擔心,佐助的思緒早就變得有點慌亂,加上對方做得不好還義正辭嚴的態度,讓佐助心裡生出怒氣,並在卡卡西的一抬摃之後爆發出來。

  「你以為我很喜歡餓肚子?」

  佐助厲聲道,不留力地將手中的碗筷擺回桌上。

  「我才要問你:幹甚麼不吃午餐?餓肚子很好玩嗎?」

  沒法在懶洋洋的思緒中找出正確答案,不想讓沉默擴散的卡卡西信口回答佐助的提問。

  「我沒有覺得很好玩……」

  「沒有?又不是沒有時間,卻總是不吃午餐,不是覺得好玩還有甚麼原因?」

  瞪著卡卡西的佐助,語氣異常憤怒,雙眼開始現出紅絲。

  「明明可以不告訴我沒吃午餐,你卻說出來了!明明可以先包紮才過來,你卻放著傷口不管,讓我看著它出血……」

  赤紅的絲中間,終於滲出血來。

  透明的血液,順著佐助的臉頰,滴落餐桌上。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會心痛嗎?」

  不明白自己的錯在哪裡,但是讓佐助流淚一事令卡卡西心生歉疚。

  「抱歉啊……」

  原來並不想接受這麼薄弱的道歉,但是漸漸滲入繃帶的鮮紅讓佐助的怒氣軟化了。

  「嗯……」

  佐助點點頭,重新坐下來了。

  「你……沒吃午餐……現在多吃點……」

  總算讓佐助原諒了自己,卡卡西的歉意亦一掃而空,露出常見的微笑。

  「知道了。」

  雖然還是不太吃得下,但是被吃得一臉幸福的卡卡西感染到,佐助也露出幸福的表情,為了能讓卡卡西高興而感到高興。

14:32-26/5/2006

後記:
又一篇在公司完成的作品~
今天的心情……跟昨天有很大分別呢(遠目)
不過,水城現在的狀態是:寫作之力(?)發見,創作的思緒持續運轉中~
完成了“小佐助午餐奮鬥記03”現在就去寫04吧>口<趁著思緒還運轉得流暢:P
接下來:再請各位看倌多多指教囉~

P.S. “戲劇的意義在於演出真實”→有興趣的人可致會客室提問~

P.P.S.不保証答案會讓閣下滿意:P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