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諾不說出口會比較易實踐



  望著好不容易見到的佐助要離開,卡卡西心裡發急,便趕緊伸出手抓住對方的手腕。

  「怎麼了啊?不過是沒有吃午餐而已……」

  「你知不知道不吃午餐對胃部很不好?」

  佐助道,回過頭以凌厲的目光盯著卡卡西。

  思巧著自己到底錯在哪裡,卡卡西雙眼凝視佐助的,只能答出浮過腦海的答案。

  「我知道……」

  「知道了還不吃,你是甚麼意思!」

  又一次發展成佐助變得激動的局面,卡卡西的外表依然保持著冷靜。

  「我已經跟你說了很多次一定要吃午餐,你身體又不是那麼好,生病了怎麼辦?」

  一邊說,佐助一邊揮著手要掙脫卡卡西的五指。

  只是,佐助越用力掙扎、卡卡西的手就抓得越緊。

  直至手上肌膚感覺到血液的熱暖,佐助才停下動作,帶著震驚的神情看向卡卡西流血的手。

  佐助的肩顫抖著,雙眼盯著漸漸變成紅色的肌膚,雙眉慢慢皺緊了。

  愕然地望著黑髮下忍雙眼湧滿淚水,白髮上忍在一瞬間似乎了解到自己到底錯在哪裡。

  順勢將佐助拉進懷中,卡卡西用痛楚的雙手緊緊抱住懷裡的人。

  「抱歉佐助,我會吃的,我以後每天都會吃豐富的午餐!」

  濕潤在背後漸漸擴散,胸口上有著跳速平穩的心臟,佐助再也忍不住已經積壓多時的擔心。

  「我又沒有一定要你吃甚麼當午餐……只要不餓肚子就好了……」

  平靜的聲音慢慢地變得顫抖,佐助也緊緊擁住卡卡西,臉頰埋在對方的肩上,濕潤於是也在卡卡西肩上擴散開來了。

  「肚子你也不照顧好……身體你也不照顧好……叫我怎麼會不擔心……」

  摸在對方背上的十指收緊得快要撕開黑色的上衣,佐助拼命將自己的臉埋到卡卡西的頸窩,聲音變得越來越哽咽。

  「每一次……你執行的任務幾乎都是A級以上的……每一天我都在想:明天會不會有另外的老師來代課……」

  說著,佐助雙手收得更緊了,讓卡卡西能感受到那種發自內心深處的著緊。

  「告訴我們你永遠也不可以……不可以當我們的老師了……」

  忘記了傷口被壓著的痛楚,也忘記了想要說出來安慰佐助的話,卡卡西只是擁著佐助在床沿坐下了。

  佐助不喜歡自己流淚,但是他沒法停下眼淚。

  寂靜中,卡卡西一邊傾聽佐助的鳴咽,一邊輕輕掃動佐助的背部。

  五分鐘後,不願意讓佐助繼續哭泣,卡卡西於是有所動作。

  「我……不會讓代課老師來代替我的……」

  說話的語氣相當輕鬆,但是卡卡西的心情是相當認真嚴肅的,說話的同時,他站起了,佐助的臉從他的肩膊滑落到胸口。

  「我還要在每天早上看見佐助的臉!」

  一邊說,卡卡西的手離開了佐助的背,將他橫抱起。

  「所以佐助……別再故意避開不看我了……我會忍不住想要吸引佐助的視線的……」

  抬起臉,以被擦紅的眼凝視卡卡西,佐助發現他皺眉了,眼淚便更加不受控制。

  「嗯……」

  佐助點頭,任由卡卡西將自己放到床上。

  站在床旁,卡卡西微笑著輕輕親了佐助的唇。

  「你先休息一會,我去買晚餐……」

  佐助點頭,眼淚遂滑下他的臉頰。

  強行放鬆了皺緊的眉頭,卡卡西向佐助露出相當難看的微笑。

  「今天……吃拉麵好不好?」

  佐助點頭,繼而閉上雙眼。

  卡卡西知道,現在的佐助已經沒有思巧的力氣,因此在輕撫過佐助的頭蓋、稍為處理傷口、換過衣服之後便離開了寓所。

  即使一刻也不想離開,卡卡西還是暫時離開了佐助,這是他實行對佐助的承諾的第一步。

  雖然佐助並不知道卡卡西曾對自己承諾過。

01:18-30/5/2006

後記:
終於下定決心要分成兩篇。(原來04和05是同一篇)
因為感受有點混亂,所以寫出來的東東也有混亂。
真正明白不可以令人擔心及讓自己真正的不令人擔心,是非常遙遠的兩回事。
對於自虐狂來說,自己虐待自己、由別人愛護自己,是他們心目中理想的被愛方式。
但是對愛護他們的人來說,這卻是個惡夢。
所以:佐助這次也哭得好傷心T^T
水城並不是故意欺負小佐助的……小佐助別哭啦……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