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某人說過某些話之後,我老想著該怎麼去愛那一個人。
其實他也有一個了解他、讓他覺得舒服的前度情人。
當時我不明白他為甚麼就因為一個公開考試就跟他分手,我當時是有問過他的,但已想不起來。
不過我一直覺得我愛他愛得不夠多,也不夠認真。
要讓他覺得舒服,並不是我能夠輕鬆做到的事。
雖然在他身邊我也沒有覺得多舒服,但我現在想起來,其實答應他的交往請求之前沒先想清楚自己是否了解他,是錯誤的第一步。
交往的時候我最常想到是我配不上他,而也算是他最討厭的說法。
不過我真的這麼認為。
這是非常複雜的問題。
其實我覺得,我和他,也是timing不對,如果——如果有如果,我們應該會更好。
後悔嘛,是有的,雖然不想承認。
但在我逐漸失去"往日"的同時,不去承認甚麼,也沒甚麼意義……某人大概有想到人是不會失去"往日"的,但我的往日的確慢慢消失了。
所有的事都變了。
讓我有點想嘆氣。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