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雙眼……正逐漸腐爛掉……

  ——鬱金香咖啡店——

  像一具被刺殺的屍體,樂伏在模糊地照出物件的玻璃桌上,不暝目地凝視著眼前的杯子。

  還沒有擦乾淨的桌面佈滿發光氨測試劑般的痕跡,杯子裡剩下的啡黑色液體像血液般快要乾涸,然而身負清洗責任的樂還沒有打算要煙滅証據。

  遠處傳來電話的響聲,將處於彌留狀態的樂喚回現實。

  「樂,浩然找你。」

  女性的聲音像玻璃杯墮地般清脆,安心的感覺讓樂連自己不想接電話的事都拋諸腦後。

  「晚安,浩然。」

  『晚安喔!今天也有乖乖的嗎?』

  背部倚著安裝了掛牆式電話的平面,以脖子和肩頭將話筒固定於耳邊,樂一手輕撫著証據,另一手緊緊捏住被刺傷的心臟,藉以令自己提起精神。

  「我有喔!沒有煮焦咖啡,店裡也打掃得很乾淨!」

  雖然手中的証據讓樂有一點點罪惡感,但是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承認的罪行,樂希望自己能夠不著痕跡的隱瞞過去。

  「因為是浩然給我的,我絕對會好好打理的!」

  話筒的另一端傳來預期中的輕笑聲,有意識地吐出貼心的話是為了讓對方心情放鬆,連同罪行,樂也不想心臟上的傷口曝光。

  『我就知道你會好好經營,所以才在資金上協助你。』

  「是嗎?開店的時候我可是沒有花上一分一毫喔!」

  新增的傷口未被發現,舊有的疤痕卻再次被加上一刀,樂只能忍耐著劇痛,以笑意掩藏另外一個秘密。

  『沒有你這個店開了也只會虧本,你就是我最重要的資金!』

  「嘴巴這麼甜,以後給你的咖啡也不用加糖了吧!」

  心裡慶幸對方並未執著於兇器般的話題,樂表示希望能趕快跟對方見面,然後有計劃地結束了通話。

  電話所在的牆壁前立著製作飲品和簡單茶點的長桌,正在清理一天工作過後的材料殘骸,跟樂拍檔的女性店員嘴角泛起了微笑。

  「你跟浩然那麼要好真令人嫉妒!」

  「看到你和潔的甜蜜樣我才要臉紅呢!」

  樂拿著杯子接近水龍頭,站在水糟前的祖莉向同事伸出手,樂便把犯罪証據交到祖莉手中,任由對方洗去杯子裡讓他留戀的痕跡。

  擺有六張長形沙發、六張單人沙發、六張大小不同的玻璃桌子,咖啡店的空間並不大,所以兩名店員整理起來並不算辛勞。

  當犯案現場快要被整理好,咖啡店店主在犯罪者預期的時間內抵達了現場。

  看到店主兼同事戀人的浩然抵達,已完成手上工作的祖莉便離開店裡,讓樂能跟情人好好地分享夜晚的寧靜。

  只是祖莉並不知道,讓內心充滿罪惡感的樂留在犯案現場,獨自面對讓他產生罪惡感的浩然,幾乎讓樂苦惱得想畏罪自殺。

  首先交換了甜蜜的親吻,然後不想再多逗留的樂催促浩然駕車將自己送回了同居的家中。

  雖然已經煙滅証據,也逃離了現場,但是已累積得濃厚的罪疚讓樂沒法釋懷。

  在浩然洗過澡後也去洗澡了,然後只披著浴袍的樂扒走對方細閱著的書藉,跨坐於對方的大腿上。

  樂明白浩然對自己的感情就像氯氨銅與身體的關係,所以樂只需要用舌尖輕輕挑弄其口腔,浩然的情慾就會欲罷不能。

  「嗯……今天……也做吧……」

  唇舌交纏間,樂吐出了熱熱的氣息,臉泛微紅的模樣教浩然的情緒越加高昂。

  張開的雙腿緩緩地前後動作著,樂在浩然的大腿上磨擦著私處。

  「……你變得……越來越大膽了……」

  雙手從浴袍下擺潛入,成對的唇瓣輕碰鎖骨,原來平放於床上的兩腿緩緩屈曲並張開,浩然的舉動讓樂用力於雙膝,跪著的姿態與敞開的衣擺使樂昂起的兩腿之間暴露於浩然眼前。

  毫不猶疑地低頭含住樂的昂揚,一吞一吐的動作都展現出灼燒的熱情,浩然為了樂從來都不會有所計較。

  「嗯……啊……」

  相對於浩然,樂也付出了一樣的熱情,縱使他的血液裡泛起了對另一具肉體的渴求,像原罪一樣難以抗拒的渴求。

  只是當樂希望撕扯開創口、讓身體獲得滿足的同時,浩然的手制止了他。

  「今天晚上……讓我來滿足你吧!」

  抓著樂的手腕將對方輕輕推倒於床上,浩然保持著跪姿緩緩褪下自己的短褲,然後以雙腿困著樂的下半身。

  總是溫柔地摸撫樂的手指於自己的身體裡探尋著愉悅的源頭,浩然雙眼充滿情慾,淫靡的目光緊盯著樂。

  樂的手指應邀於浩然的身體裡與其會合,被碰觸到體內,讓浩然覺得相當難為情,雖然他同時覺得相當興奮。

  以身體包覆著樂,含笑吐出痛苦的喘息,能夠讓樂感到滿足,一份莫明的欣喜注滿浩然的全身。

  凝視在自己身上擺動著的浩然,快感緊捏著樂的下半身,卻再次喚醒了一個犯罪者深藏於心間的罪惡感。

  「別再做跟一個包養者不符的行為了。」

  在情人懷中輕喘著的浩然失聲笑了,輕輕放於樂腹部上的手緊緊地環住對方的腰。

  樂心中最後一絲渴求救贖的希望都失卻了,由於浩然那糖分過盛的告白。

  「甚麼包不包養,只要樂高興,我做甚麼都可以。」

  翻過身,樂以浩然的胸膛堵住溢血的創口,同隱瞞起藏在當中的秘密,靜靜等待著犯行超過追究期限。

  —Part 1—抑鬱—END—22︰35-16/5/2007—

  ……情況沒法控制……我的心臟……也快要腐爛掉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水城 揚介 的頭像
水城 揚介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