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不清是現實抑或幻覺……影像如心律般浮現於眼前……讓人厭煩得想要讓心臟停止跳動……

  ——鬱金香咖啡店——

  由於祖莉沖調的咖啡及樂製作的食物廣受好評,因此客人總是如蛆蟲攀上屍體一般,不斷聚集到咖啡店裡。

  遺下桌上的痕跡及殘骸,到訪過的客人從來沒法帶起樂的一絲生氣。

  直至某天,一個身影踏進咖啡店中,如同古柯鹼流入樂的體內,激活神經的同時也帶來了副作用。

  「這陣子經常都看見你呢!」

  望見客人進來便立刻上前招待,這是服務工作者的正常舉動。

  而然對於樂來說,以人類的標準行動並不正常。

  「唉……這裡是最能令我輕鬆的地方……」

  「發生甚麼事了嗎?」

  話說出口的一瞬,樂幾乎想以手中的原子筆直刺自己的心臟,由於這種明顯地表現出異樣興趣的提問。

  似乎是已看過太多死狀可怖的屍體,因此這名客人並沒有表現得相當驚訝,只是靦腆地笑了一下。

  「不可以說呢……如果說出來這裡的氣氛也會變沉重的,請替我泡一杯甜甜的摩卡,準備一塊紐約芝士蛋糕就好了。」

  寫下客人所點選的食物、飲料,樂一邊暗自慶幸對方完美地轉移了話題,一邊緩緩地退下去。

  咖啡店並不大,然而踏向咖啡與糕點的準備處時,心臟上的創口再次溢血,教樂每走出一步都感到相當痛苦。

  初見之時只是普通的客人,再見幾面就開始注意這位先生,當發現對方每次來訪自己都會感到喜悅的時候,樂就明白自己的心臟受傷了。

  「樂。」

  祖莉的聲音戳破了樂的療傷空間,呆站在長桌前的樂茫然地抬起頭,望見祖莉親切的笑容。

  「客人點了甚麼?」

  如同被咒術師控制的屍體一般,樂默默地將記錄了客人要求的紙片交給祖莉,然後把長桌上的咖啡送給點選的人。

  從答應浩然的請求至今,這咖啡店已經營了二年,樂以為只要保護好那唯一一個對方賜予的傷口,然後就可以好好的跟他相伴終生。

  只是樂沒有預料到,已經交到浩然手中的心會這麼簡單地被取回。

  沒有跟對方經歷過與浩然經歷的一切,所以樂可以肯定新加於心臟上的傷口並不深。

  然而強烈的罪惡感襲向樂,是由於樂沒法原諒自己對浩然以外的人產生心跳。

  浩然是唯一的存在,浩然是絕對的存在,浩然沒有控制思想的能力,樂是在相處時間變長的同時,漸漸地改變成現在的想法。

  「怎麼辦……」

  接近咖啡店關門的時間,樂受不了心臟的痛楚因而逃進洗手間。

  在封閉的空間裡,面對著鏡子映出的自己,樂迅即泣不成聲。

  「浩然……」

  樂不敢面對浩然,可是樂唯一想依偎的,也只有浩然。

  但是樂明白︰浩然並不是甚麼富有的公子哥兒,咖啡店的資金也是浩然以工作和投資慢慢的累積起來,因此在自己想要被對方呵護的時刻,對方應該也正在辛勞地工作。

  「浩然……」

  淚水與血液慢慢滴落,壓抑著想要抱緊浩然的渴望,盡能力將不該想起的身影拋諸腦後,樂痛苦地緊捏著心臟,無力地靠於洗手間的門後。

  與浩然的相遇是在電影院裡。

  兩人相鄰坐於面向銀幕右邊的位置,樂為了工作和生活感到相當苦惱,因此在電影演出感人情節之前,樂早已泣不成聲,引起浩然的注意。

  『還好吧?』

  雙眼注視著銀幕,浩然的手向樂遞出了紙巾。

  樂接過紙巾,便又再默不作聲的盯著銀幕流淚。

  電影又再演了一部份,浩然的手又再遞向樂,這次他的手握著一瓶果汁。

  『我不是甚麼奇怪的人,只是一個人在黑暗裡哭泣,實在是相當難過。』

  『是的……』

  憑聲音已能辦別這並非假惺惺的同情,浩然是真的身同感受,所以樂接受了對方的好意。

  電影繼續演下去,樂的哭泣停竭了,坐在浩然身邊,一邊喝著果汁,一邊欣賞電影。

  當漆黑的影院亮起橙光燈,樂和浩然一不約而同的看向對方。

  並沒有戲劇化地互道姓名,樂與浩然只是彼此點頭致意,然後逕自邁著不一樣的步伐離開了電影院。

  沒有巧合,樂和浩然的再相遇,是因為彼此都想再見對方一面,所以在七天之後再次在相同的時間來到相同的地點。

  長達一年的溝通和相處,令浩然鼓起勇氣提出跟樂交往的請求,而浩然提出讓樂替他管理咖啡店是在這之後一年的事。

  當年那種抓緊了心臟的熱暖和甜美,成了樂如今痛苦的來源。

  「樂,怎麼了?」

  突如其來的驚嚇讓全身的血管收縮,傷口出血的情況一下子放緩了,樂的眼淚也如像在電影院裡一樣的停歇了。

  然而不想哽咽的聲音成為暴露罪行的契機,所以樂用手封緘自己的嘴巴。

  「樂……是不是發生甚麼事了?」

  柔柔的嗓音像組織液一樣浸沒了心臟,傷者卻發現情緒被安撫的同時,新舊的傷口也再次洶湧出血液。

  樂清楚自己對客人動了心,也瞭解自己對浩然的感情,因此才會飽受背叛情人的罪惡感利刃的穿刺。

  「如果你不回應……我就要進來了喔……」

  先於浩然手中的鑰匙,樂打開了洗手間的門,將唯一能傷害自己的人一把拉進洗手間內並把世界關在外頭。

  篤見樂臉上斑駁的淚痕,浩然立時將珍而重之的人擁入懷中。

  「抱歉……我現在才來到……」

  在未得知犯行的當事人懷中搖頭,犯罪者雙手環過當事人的腰肢,臉頰依偎著當事人的胸膛。

  「是祖莉通知你的吧……工作都完成了嗎?」

  「那種事別管他好了,最重要的是你。」

  聽罷當事人一言,把眼淚遺留在對方懷中的犯罪者抬起了臉。

  因為犯罪所以乞求原諒,即使沒有犯罪也渴求擁抱,樂遂直接往浩然的嘴送上自己的唇。

  密閉的空間裡,不存在犯罪者或當事人,有的只是一對戀人,以及戀人間最自然的擁吻。

  浩然親暱地疼著樂的唇舌,樂則急不及待的將雙手探進浩然的衣服下。

  隔著汗衣撫摸,浩然輕輕地挑弄著樂的胸前。

  「不用急……我一整晚都會伴著你的。」

  「抱我……抱我……」

  悲哀地祈求著戀人的身體,樂的手已熟練地解開對方褲子的鈕扣,並套弄起浩然的昂揚。

  害怕拒絕對方的請求會造成傷害,浩然因此而沒法阻止樂的舉動。

  浩然靠門站著,任由樂埋首於自己的雙腿之間,肆意吐著淫摩的喘息。

  樂吐出了雙唇中的昂揚,扶著浩然要他坐在地上,然而浩然卻反客為主,推著樂讓他靠到自己身後的門上。

  「到外面去吧……祖莉要我好好安慰你,已經先走了。」

  樂沒有回應,只是急不及待地拉開洗手間的門,牽著浩然走向最接近的長形沙發。

  樂脫去上衣的動作,引發了浩然摟緊其腰肢的衝動,無人的咖啡店內,兩個軀體就這樣糾纏於一起。

  被罪惡感困繞的樂沒有察覺,當知覺確認了浩然在身體裡的同時,自己甚至連所犯的罪行都忘記了。

  —Part 2—違約金—END—23︰01—6/6/2007—

  ……當眼睛與心臟的腐爛讓影像與心跳停止的同時……現實被確認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水城 揚介 的頭像
水城 揚介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