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體腐敗掉……所餘下來的是……

  ——鬱金香咖啡店——

  夜晚遺留下來的,是一具保持側臥姿態的屍體。

  雖然跟情人共同擁有一張床,只是幾乎每天醒來都沒能看見共有者的身影,讓樂誤以為所在之處是自己的棺木。

  極希望像吸血鬼那樣吸食一口親愛的人的血液,然而樂明白即使沒法啃咬浩然的頸項,生活還是必須過下去的。

  離開想逗留的地方,到達不想進入的場所,樂的一天就在見証了他一切罪行的咖啡店內開始。

  一直在等待令他犯罪的人出現,也在等待犯行超過期限,樂在矛盾中眼看著自己的血慢慢流盡,而沒法阻止。

  同事日漸的憂愁令祖莉覺得擔心,只是樂已把靈魂監禁在心房一角,所以即使想靠近也無能為力。

  在客人桌上放下了咖啡,樂遺下屍臭便離開了桌邊。

  然而與咖啡數目相等的客人所提起的一個名字,令屍體狀態的樂死而復生。

  「車子居然發生意外……這麼樣就離開了這個世界……」

  不可能忘記那個名字,也對那個名字所發生的事感到震驚,復生的魔法立時失去效力,樂又再變作一具屍體,呆立原地。

  察覺同事的不妥,祖莉離開了自己的崗位,走到樂跟前將他喚醒。

  「有甚麼事嗎?」

  屍體沒法說出自己的死因,因此樂只是搖搖頭,為了讓對方放心而勉強地露出微笑。

  勉強的微笑讓祖莉更擔心,然而不忍心讓樂的努力白費,所以祖莉伸手輕撫樂的頭蓋。

  「我給你調一杯摩卡吧!」

  「對不起,我會打起精神的。」

  祖莉的輕撫是魔法,在咖啡店的營業時間過去以後,便失去了效力。

  然而祖莉知道,要讓樂再次復活,只有唯一一位魔導士能夠勝任。

  從來不會遲到,浩然每一天都會駕車接送樂歸家,即使是工作還沒有完成,浩然也會先將樂送回家裡,然後獨自回到職場。

  確實地將樂交到浩然手中,祖莉便跟來店裡迎接自己的情人離開了。

  浩然首先送上的,還是讓樂、讓自己能在一天的辛勞過後打起精神的親吻。

  「今天……特別的想你呢……」

  緊緊抱著沙發上對座的人,浩然將表情隱藏在樂頸項的皮膚上。

  也伸出雙手抱緊了對座的人,樂吐出心聲的同時,眼淚滴落在浩然的肩膊。

  「我也是……」

  彷彿失去了眼球的眼框向著塗成黑色的天花板,浮過腦海的微笑觸動樂心臟上的傷口,眼淚和血液再三淌下。

  痛心的感覺讓樂感覺自己急需安撫,只是透過自己的雙眼流淚的浩然,似乎沒有這種餘裕。

  清楚自己的渴求也瞭解自己的責任,樂於是微笑著輕撫起浩然的髮端。

  「放心吧……我在這裡……我哪裡也不會去,只留在你身邊……」

  「總覺得……這樣的自己很丟臉……可是你在這裡……實在是太好了……太好了……」

  無法自控地收緊了雙臂,讓浩然顯得相當地脆弱,讓樂心底至為脆弱的部份感受到對方的脆弱。

  只希望成為對方的靠墊,只希望被對方所需要,只希望對方能夠更專注地向著自己,心中的渴求空洞著,樂的哭喊持續在心牆間迴蕩,在傷口被擴大的時刻溢出了身體。

  「不會丟臉啊……」

  說著,樂放開了雙手,緩緩將浩然壓倒在沙發上。

  「倚靠我、渴求我、需要我吧!只有這樣才能確認我的價值。」

  從來沒有這樣堅定地掠奪過浩然的唇,樂只知道身為被包養者應該絕對順從包養者的心思,被壓抑著的保護欲是第一次跳脫理智的綑縛,真切地展現出來。

  任何時候都主動地侍候著樂的浩然,如今只是靜靜地躺著,任由對方向自己的身體宣示主權。

  西裝外衣被丟在地上,扣全的襯衣鈕扣全部被解開了,濕潤的舌尖以燙傷肌膚的溫度遊走於浩然胸前,樂的雙手正在扯下礙事的長褲。

  想要協助對方褪去自己的衣衫,浩然沒料到樂會霸道地按住自己的雙手。

  「你是我的,所有的事都交給我吧!」

  強硬的氣墊讓臉頰泛紅的人點下頭,然後散發著霸氣的人繼續進行掠奪行動。

  樂從來只知道自己屬於浩然,由於浩然一直切實地用錢飼養著自己,用愛寵溺著自己。

  原以為這個傷口一直會烙印於心上,樂沒想到撕扯開傷口所湧現的真相會把創口堵住,治癒了長久以來的痛苦。

  不再溢血的創口讓另一道細縫清晰地浮現了,可笑的刺痛教樂了解到,在自己的心臟上劃下創口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坦承了希望絕對獨佔住浩然的願望之後,樂才明白把注意力轉移到其他事物上,只是害怕自己的瘋狂的表現而已。

  已經流下的血液形成湖泊,浸沒腦海中那尚算熟悉的微笑,再沒有需要掩蓋的秘密,樂也不再需要這穩藏起來的面容。

  這一刻,樂只希望感受浩然對自己的渴求,浩然只希望在樂的體溫裡尋求安全感,所以他們互相配合著,沉醉在防腐劑般保護著他們心靈的快感中。

  陽光會讓屍體加速腐敗,然而兩具整夜互相灌注防腐劑的屍體,並不需要對此顧慮。

  「你是第一次這樣做的……」

  「不喜歡嗎?」

  與情人悠閒地並坐於沙發上,樂帶點擔憂地反問浩然。

  望見情人的模樣便禁不住嘴角泛笑,浩然難為情地不敢回望樂,紅著臉輕輕搖頭。

  「……只是會痛……」

  「對不起!」

  這次是面對著緊地道歉的樂搖頭了,無奈的苦笑躍上浩然的臉頰。

  「我才對不起……我被工作的地方辭退了……咖啡店的開資要先拜託你了……」

  毫不猶疑地扶穩浩然的臉頰便親吻起來,然後樂露出了至今為止最燦爛的笑容。

  「咖啡店是我們的,我一定會好好經營,你不用擔心!反是這空閒的時間,你先想想要怎麼跟我一起好好利用吧!」


  向樂露出相應的笑容,第一次感覺彼此間的心靈相接了,浩然禁不住露出更開懷的笑。

  「我說出來了……你也要說出來才行!」

  伸出手輕撫起情人的臉頰,浩然雙眼透露出熟悉的關懷。

  「有沒法解決的煩惱,一定要說出來!」

  胸中已經沒有煩惱,所以樂沒有任何事可以告訴浩然,因此樂只是搖搖頭以回應浩然的提問。

  「沒甚麼特別的煩惱……只是剛剛有個朋友意外離世了……」

  「樂……」

  彷彿死去的是自己的朋友一樣,浩然露出悲哀的神色,為樂送上自己的唇。

  結束親吻之後靠上浩然的肩,樂在情人懷裡露出無奈的笑。

  「我不會特別傷心,只是那位朋友教過我很多事,來不及向他道謝有點可惜……」

  痛惜地親吻樂的頭髮,然後浩然雙臂緊緊地環住樂的肩膊。

  「這星期我們先去旅行吧!回來後我會找個仍能每天接送你回家的工作。」

  回想起煩惱不已的日子,樂知道要是繼續單方面領受浩然的疼寵,雙方的關係總有維持不下去的一天。

  因此樂微笑著採取了行動。

  「或許這次換我來接送你回家吧?」

  浩然像個孩子般純真地笑著,第一次在樂跟前卸下了一直用力摃著的重擔。

  樂不作聲,伸手提起被擱下了數分鐘的麥克杯,送到浩然的唇邊。

  —Part 3—殘香—END—17︰25—17/6/2007—

  ……屍體腐敗以後……所餘下來的是淡淡的香氣……存在於過去與現在……

  ……縈繞於此……揮之不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水城 揚介 的頭像
水城 揚介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