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身體裡的……到底是甚麼?

  ——迷色咖啡店——

  「啊……嗯……」

  冷硬的觸感,教面紅耳赤的人沒法忍耐。

  成風撐著太過疲軟的腰部,回過頭看向正把異物塞入自己身體的人。

  「嘻嘻嘻……小小一根牙刷還是沒法滿足你嗎?」

  邊向成風拋出無害的笑容,男人惡意地推進並旋動埋在成風體內的牙刷刷柄。

  「啊啊……呵呀……」

  成風沒法回答男人的提問,由於嘴巴被毛巾堵著。

  成風沒法擺脫男人的玩弄,因為雙手被綁在身後,雙腳被分別綁於兩邊的床腳。

  「總是無法滿足……你這個人真是的……」

  含著笑意嘆了口氣,男人的手放開牙刷,取來了另一個物事。

  「你酒量這麼好,再多喝點也沒問題吧?」

  明顯並不是在詢問對方的意願,男人話還沒說完已拔出成風體內的異物,並塞入另一個。

  後穴已經被玩弄得擴張,長長的瓶頸順利滑入窄道裡,剩下的紅酒便緩緩注入成風的身體中。

  「嗯呼……」

  玻璃表面的涼意減緩了痛楚,變得舒適的感覺讓被玩弄的人吐出愉悅的嘆息。

  男人把酒瓶塞入到盡頭,緩緩地抽出以後又再緩緩地插進去,瓶口碰到敏感的內壁之時,難耐的快感教成風禁不住呻吟起來。

  勃起的昂揚前端早已滲出不少體液,只是分身在最初已被塞入細頸牛奶瓶中,所以任憑成風如何扭動腰肢,敏感的表面還是沒法得到撫觸。

  「看著你這個模樣……真的是有點受不了。」

  肆無忌憚的視線遊走於成風身體的每一寸,男人的一手扶穩加在成風後穴的酒瓶,另一手把困住分身的牛奶瓶緩緩往外拉。

  「啊啊啊!」

  瓶口圈住莖幹的感覺是如此強烈,衝破臨界點的快感瞬間便爆發而出,成風只能高吭地叫喊,忍不住流下了生理性的眼淚。

  白色的體液沉澱於玻璃瓶底,男人饒有興致地望著牛奶般的色澤,嘴角溢出輕細的笑聲。

  「你很想要吧?」

  急不及待地猛點頭,不顧廉恥地以剛發洩過的分身磨擦著床,成風的姿態教男人感到非常滿意。

  男人於是抽走成風下體中的酒瓶,取走成風嘴巴裡的毛巾,在成風眼前搖晃著盛載乳液的瓶子。

  「乖乖喝掉的話,就好好疼你。」

  說著便把瓶口塞進成風的口中,成風只能艱辛地往後仰著頭,讓自己的體液順利流入自己的口中,毫不猶疑地吞嚥起來。

  只是從身後突如其來的衝撞,讓體液胡亂地填滿成風的喉嚨鼻腔,教他沒法自制的咳嗽起來,含在嘴裡的瓶子亦掉到床上。

  「真的很乖喔……就好好疼你吧!」

  一手扶穩成風的腰,男人的另一手狠狠地拍打渾圓的臀部,熾熱的昂揚不停進出因拍打而再次緊縮的後穴。

  享受著甘痛的人甚至連抽插昂揚者的名字也不記得,只是在過程中快樂地笑了、也哭了。

  比較不知廉恥的說法是︰我只希望能被男人插。

  在這場性愛開始之前,在開始感覺到心靈的那遍空虛之前,成風的想法已經存在多時。

  真正開始這種毫無節操的生活,是在成風莫明其妙地接手兄長財產之後。



  「我想你該是時候放棄了吧?」

  「葉先生別這麼說,我們公司的咖啡豆是真的很不錯的!」

  深褐色短髮的推銷員鼻樑上架著眼鏡,笑容倒影在成風給他倒的清水液面。

  咖啡店裡源用的咖啡豆,一直由成風兄長的朋友所屬的店子供應,由於成本與素質非常適合咖啡店使用,因此成風沒想過要轉換供應商。

  只是第一次見面時店主沒有狠絕地與推銷員劃清界線,接著的每個星期六,幾乎都能在咖啡店裡看見推銷員向店主死纏爛打的劇目。

  「店裡人多,你在這裡等一下吧!」

  清晰的回答沒有用處,成風早就放棄跟對方說道理的念頭,只要對方不打擾營業,他在這裡留多久都沒關係。

  然而事實上︰對方的逗留有助於營業。

  店裡只有五張桌子,坐得擠擁些亦只夠容納三十人左右,但是決心不會跟人拍檔的成風顧起店來,卻是無可避免地感到有點吃力。

  「請問這位客人想要甚麼?」

  自顧自地拿起紙筆便去詢問客人,雖然成風還是不會購買對方推銷的產品,只是在他七手八腳的調飲品、切蛋糕時,推銷員的幫忙著實令他感到鬆一口氣。

  「我不會買你們公司的咖啡豆的。」

  還是一樣沒有餘地的回絕,教推銷員滿臉失望的低下頭,每次都相同的反應令成風覺得對方很有趣。

  「買你還比較好。」

  聞言抬起泛紅的臉,推銷員慌忙地推推眼鏡。

  「買了我就會買咖啡豆嗎?」

  推銷員的提問教成風禁不住乾笑幾聲,對“買你”兩個字都會臉紅的人,還詢問“買了你”之後會再買甚麼,實在是有點好笑。

  成風再次跟推銷員面對面坐著的時刻,已經接近九時——咖啡店即將關門,店裡已經沒有顧客。

  這個時間會踏進店裡的,就只有成風現在的情人,或者更貼切的名詞是床伴,就是陪著成風無節制地玩弄身體的男人。

  他來之前要把你打發掉。

  成風這樣想,露出戲謔的笑容,越過方形的桌子伸出手摳住推銷員的下巴。

  「還是先來說說買你要多少錢?」

  「真的……要買嗎?」

  沒有打掉不禮貌的手,純情的男人只是轉動眼珠子避開成風的視線,含羞答答地反問。

  那麼認真地對待自己的說話,推銷員的態度使店主感到無奈。

  「還沒看過報價表我是不能買任何東西的。」

  成風一邊從椅子上站起,一邊將手放開,自上而下俯視著推銷員。

  「咖啡豆的?」

  「你的。」

  推銷員的臉比剛才垂得更低了,因此沒有察覺店主已走到自己的椅後。

  「下回有了報價表我們再來聊吧,這個時間你應該下班回家了。」

  明確的逐客令,成風的手摸上椅背,溫柔的聲音吸引了推銷員的注意力。

  對望了數秒便移開視線,推銷員一邊點頭一邊推推眼鏡,在成風面前站起。

  「今天實在打擾你了,下星期六我會再來的。」

  「不放棄的態度很吸引吶,來之前要準備好報價表喔!」

  成風跟在推銷員身後,緩緩將善良的不速之客送到門口。

  「報價表……會準備好的。」

  在咖啡店門,推銷員回過身低著頭說,讓店住禁不住伸手輕撫他的頭蓋。

  「你的也要,咖啡豆的也要,下星期六見。」

  聽到成風的話,推銷員先是一呆,然後露出了歡喜的笑容。

  互相道別後推銷員便走出咖啡店,與此同時,成風的情人迎面而來。

  推銷員先向成風的情人點頭招呼,成風的情人也揮手作回應,然後推銷員離開了咖啡店,成風的情人走進了咖啡店。

  「剛才的是誰?長得挺可愛啊!」

  在店裡等著成風收拾店面的男人說道,一副不在意的表情和語氣。

  「你去死吧!那是咖啡豆推銷員!桌上有他的名片!」

  將骯髒的抹布扔向男人,成風的語氣中帶著怒意,然而他知道自己的心中並沒有那樣的感覺。

  只是床伴而已,稍為耍一下情人的脾氣讓他自認為重要就好了,用不著動真格。

  「陸……家聰嗎?他推銷自己就好了嘛,像是我就會毫不猶疑高價買了他。」

  聽著男人下流的說話,正在清洗咖啡杯的成風舉起了其中一隻,作勢要擲向對方,男人於是笑著擺動兩手。

  「不說了啦!」

  男人靜默下來以後成風便繼續工作。

  這個男人我也想買啦,怎麼輪得到你來碰?

  成風的心聲迴響著,腦海中浮起了家聰各種淫摩的模樣。

1。23︰31-19/6/02007

後記︰
跟以前的作品相比……這篇是完全的隨意而為~
基本上除了最後是大團圓結局之外,就沒有多作設定了orz|||
水城是懶惰……也是忙碌~
請各位見諒~(猶其是角色們-..-)

這一篇相較起其他的作品會顯得有點毫無節操~
再次請各位見諒~

如有興致,請看倌至會客室賜教。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