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的空洞所期盼的,是怎麼樣的填滿?

  ——迷色咖啡店——

  「啊……哈……」

  嘴角揚起滿足的弧度,男人坐在沙發上,雙腿中間正有一顆頭顱在猛地前後移動。

  「嗯唔!」

  成風的嘴裡含入了男人的昂揚,一直頂撞到喉頭,讓他感覺有點呼吸困難。

  然而察看到成風皺眉的模樣,成風身後的另一個男人的嗜虐欲被喚醒了,便狠狠地向前衝次。

  「嗯!」

  被碩大的分身充滿了口腔,即使成風想喊叫也沒法叫出來。

  跟過去的晚上一樣,成風雙手仍然被綁在身後,不同的是他的雙腿沒有被綁著,而是雙膝分開的跪在地上。

  眼看著友人在其情人身後愉快的抽插,第一次看見成風的男人突然受到一陣刺激,雙手抓著成風的頭顱也開始在成風嘴裡抽送起昂揚。

  嘴裡的感觸毫無快感可言,由於成風根本不認識這個人,也對床伴突然帶來其他人感到不滿。

  只是對方的愛撫技巧很不錯,讓成風享受到了,所以成風覺得就這樣替對方服務一次還是可以接受的。

  要是再有下次,成風就會毫不猶疑的將情人趕走。

  然而成風料想不到,在自己將情人趕走之前,情人竟然自己走開去了。

  「接下來你要怎麼做就怎麼做吧,反正搞得他爽就行了。」

  已經品嚐透成風肉體的男人頭也不回地走進浴室,遺下情人與自己的友人。

  聽著情人遠離的腳步聲,聽著浴室的關門聲,聽著打落地面的水聲,成風雙眉再次皺緊了。

  在成風的嘴裡發洩過後,男人立時從沙發起來,走到成風身後用力推著他雙肩靠到沙發上去。

  「你的男朋友說你性慾很旺盛……嘻嘻……剛巧我也一樣呢!」

  急不及待的在成風雙丘中間磨擦著昂揚,男人回復的速度之快,讓成風感到有點驚訝。

  一瞬間,成風感覺自己雙眼要滴出淚來了,然而下一刻,嘴裡卻不可思議地吐露愜意的笑聲。

  「在這方面我們似乎挺合得來!」

  男人乾笑兩聲,然後他的昂揚插入了成風的後穴。

  「那今天先打擾了。」

  說著,男人的雙手開始把玩成風的乳首,重重的搓揉中央,輕輕的沿著畫圈,時重時輕的捏扯兩邊尖端,已然硬挺的乳首便傳來陣陣叫成風忍不下呻吟的快感。

  緩慢地抽出到入口處,再緩慢地插入到最盡頭,男人的動作帶來輕柔的觸感,教成風感到焦燥無比。

  「嗯呀……」

  細不可聞的吐息,讓男人知道有一股狂暴的熱,正在好友的情人體內蠢蠢欲動。

  坦率的扭動腰肢,包覆著昂揚的內壁不由自主地顫抖,成風的渴求強烈地刺激著男人的分身。

  「我啊……實在不知道要怎麼做,可以告訴我你希望我怎麼做嗎?」

  膝蓋用力,身軀往後退,然後成風的後穴將男人的昂揚完全吞入了。

  「用力插進來……用力插入我的後面,也用力握著我的前面……拜託你……」

  清晰的言詞不像失去理智,男人知道成風是經過思考才吐出話語,喉間立時溢出滿意的輕笑。

  「你說的真詳細,我明白了。」

  有技巧的抽插和圈套,男人讓成風感受到久違的滿足,那安心的感覺教成風忘記正在洗澡的情人,放肆地渲洩悅樂的呻吟。

  老實說︰只要搞的我爽,甚麼男人都可以插進來。

  但是我可不會隨便給人搞我的機會。

  說出口會褻瀆了“潔身自愛”四個字,但成風並不是毫無原則的。

  至少這天晚上的混戰,成風是因為被情人綁著雙手才逃離不了,而不是他甘心情願接受的。



  還是如常地開店,只是成風打開店門的時間比平常遲了四小時。

  這是成風的哥哥得到第四位醫生的驗身報告之後,特地交到弟弟手中的咖啡店,所以成風堅持不讓任何事影響咖啡店的經營。

  四位醫生的驗身報告,一致地証實其病人患有不治之症。

  『爸爸在生的時候我不能跟你見面,所以現在我想自私點,在死前跟你待在一起可以嗎?』

  父母關係交惡然後兩名兒子分別被其中一方撫養,在現今的社會並不罕見。

  父親不準大兒子跟母親見面,母親也不準小兒子跟父親見面,雙方的關係漸次變得疏離,最後演化成不相往還。

  只是預知了自己的死期,不安驅使成風的哥哥主動與弟弟見面。

  成風答應哥哥的要求,並不是因為懷念印像模糊的童年,而是想知道待在唯一不可以跟對方發生關係的人身邊,自己的空虛和渴求會變成甚麼模樣。

  當哥哥死去以後,成風便得到答案︰無真實感的親屬關係只會令人變得更空虛,陪著哥哥死去的半年間,成風對男人的渴求以幾何級數暴漲而不能抑止。

  直至經營咖啡店的一年後,成風的生活演變成如此亂七八糟的模樣。

  無由地想起哥哥,讓成風知道自己如今的情緒相當惡劣。

  「去死吧!」

  沒有向任何人吐出惡言,承受成風責備的是一塊抹布。

  雖然本著顧客至上的精神工作,但是每個走進店裡的人都能夠察覺店主異常煩躁的情緒,因此並沒有久留,導致這個星期六的午後,咖啡店裡空蕩蕩的。

  一邊擦拭乾淨的桌面,一邊咒罵著抹布,要是坐下來,成風就會想起昨天晚上的情境,所以他不停做著不必要的工作。

  「下午好。」

  咖啡豆推銷員家聰如常出現了,向店主打招呼後便發現了咖啡店的異常。

  「我真幸運,今天葉先生似乎可以跟我好好詳談。」

  家聰環顧著咖啡店邊笑邊吐出話語,葉成風望著便了解對方的含意。

  這一天的生意減少了,除了代表本月總營業額的下降以外,還証明成風的情緒真的把客人嚇著了,因此當事者禁不住擔憂地嘆氣。

  「你的幸運是我的不幸……或許我很快就要請你介紹我當個推銷員。」

  沒有了平日的爽朗,眉宇間展露著憂愁,成風半開玩笑的話語,讓家聰也嘆了一口氣。

  家聰保持著他一貫的笑容,以指尖輕輕碰了成風綴著瀏海的額前一下。

  「如果心情不好,休息一天也可以吧?」

  「不可以的……不可以的……」

  說話時雙眼望著擦得一塵不染的桌面,成風的動作已經停下來了。

  公事包也還拿在手上,家聰在踏入咖啡店幾步之後回過頭去,將玻璃店門後寫著“營業”的牌子翻了過去。

  「不能休息一整天,靜靜的坐十五分鐘總可以吧?」

  成風正在思考對方的建議,只是在家聰看來對方是沒有任何反應,因此他並沒有問准店主,逕自走向能看見店面的開放式廚房中。

  聽見廚房傳來的細微聲響,成風才如夢初醒的抬起頭。

  只見家聰一遍悠然地在使用廚房的器具,成風只能想像對方是在製作飲料或食物,默不作聲的觀察著。

  「先坐下來休息一下吧!」

  咖啡豆推銷員以爽朗的聲音說道,雙眼仍注視著手上的作業。

  店主看對方沒有再向自己說話的意思,便走到背向廚房的指定位置坐下,抬著鰓凝望店門上牌子的“營業”二字。

  昨天那個男人的技巧真的很好,成風現在仍然深深記得當時的快感。

  要是那個人再出現要成風再跟他上床,成風絕對會欣然答應,然而有一點潔癖的人實在不喜歡不認識的人隨意碰他。

  這亦是成風心情不佳的原因。

  「請用。」

  才剛想到男人的分身在後穴中來回時的觸感,家聰便把飲料遞到成風眼前。

  「啊!你臉紅了!」

  「因為……被你靠太近的臉嚇一跳了。」

  熾熱的體溫從背部中央迅速擴散開來,坐著就幾乎要滴下汗水了,然而成風唯一記得的只是偏過頭去,避免家聰發現他臉上怪異的表情。

  可不能讓你知道我在想甚麼!

  想要隱瞞所想的成風有點慌亂,連不好的心情也一併忘掉了。

2。00︰38-5/7/2007

後記︰
隨意而為的結果就是沒有人能夠明白自己。
成風不是複雜的人,只是順著自己的心意變換著行動,讓人難以觸摸。
就像這故事一樣,只是順著作者的心思,而沒有劇本、劇情的走向便變得相當難以明白=..=

如果水城希望寫下去這個故事就會繼續……如果水城沒有這樣的希望……
其實這故事還是會繼續下去的=..=
總之先讓成風改變他的生活態度吧~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