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抗拒任何事……因為我根本不打算接受……

  ——迷色咖啡店——

  被不留力地摑上一巴掌,熱辣和刺痛在成風臉上灼燒著。

  雖然明白以一個人的力量沒法跟三個人抗衡,但是成風仍堅持掙扎。

  剛掌摑過成風的手往回再揮了一下,手背打到成風的另一邊臉頰。

  「又不是沒搞過你,掙扎甚麼?」

  曾經是成風情人的男人一臉憤怒,扯著成風身上襯衣的領口喝罵著。

  成風的怒意不比男人弱,狠瞪對方的雙眼吐出灼人的火焰。

  「你那種的是搞嗎?比性無能還不如!」

  在成風眼裡察見了動搖,男人嘴角揚起了微笑。

  伸手摳起成風的下巴,男人往抓住成風手臂的兩位朋友瞄了瞄。

  「原來我這麼不能令你滿足嗎?那真是抱歉!我今天帶來的人那裡都很粗大,算是向你賠罪吧!」

  「不要碰我!」

  男人並不理會前度情人的話,按著成風兩邊的腿,硬是扯下了他的睡衣長褲。

  雖然會跟成風玩些不正常的玩意,但是成風眼裡,這位情人可以算是一個溫柔的人,因此對方粗暴的舉動嚇了成風一跳。

  「甚麼不要碰你?都興奮成這個樣子了!」

  「我自己會解決,不用你管!」

  已經用身體交往了半年,所以作為情人的男人知道成風的弱點。

  只需以食指和中指稍微用力從胸口劃到腹部,成風整個身體就會緊繃起來了。

  「你們先跟他玩玩,我去拿些好東西。」

  抓著成風左臂的人的頭髮染成紅色,他的手一下子就握起成風的分身,緩緩地套弄起來。

  抓著成風右臂的人的頭髮染成金色,他的手摸往成風胸前,柔柔地交互搓弄著兩邊的乳首。

  從上星期跟情人分手以後到現在,成風已經十來天沒有進行性愛。

  寂寞的身體再次被撫觸,讓成風感到安心。

  然而當成風正要屈服於快感之際,前情人自廚房步出,喚起成風抵抗的意志。

  「還是一樣有精力嘛!我看我們可以玩個整晚!」

  不甘被禁錮的雙手想要揮舞,卻被紅色和金色頭髮的人牢牢抓緊,張開的兩腿無論怎樣掙扎也沒法驅走中間的人,被壓制著的成風躺在食桌上,完全無計可施。

  任憑成風如何大叫抗議,男人還是沒有回答,在成風體內塞入三個冰塊。

  「啊啊!!!」

  儘管已經習慣男人的抽插,但是在後穴沒有任何鬆馳的狀況下交合,撕裂的痛楚讓成風大叫出聲。

  冰塊溶掉流下的水是潤滑劑,男人只是機械般動作著,一下又一下插入成風體內的深處。

  紅頭髮的人跟前情人換手了,當連名字都不認識的人的分身進入自己的身體之時,那髒骯的感覺教成風幾乎當場嘔吐。

  比起胃部不適,成風更想忍住眼淚,所以他狠狠地咬著唇。

  當金頭髮的人跟紅頭髮的人換手之時,前情人突然開始輕吻成風的臉頰,成風於是再也忍不住眼淚。

  絕對沒法對三人作出奉迎,只是成風終於放棄了掙扎,任由三人繼續進行他所不願接受的行為。

  明明只當他是床伴而已……現在到底是誰認真起來了?

  如果是認真的,為甚麼交往的時候除了身體以外,得不到任何滿足?

  成風不明白對方的想法,更不明白自己的想法,在無助、不安、恐懼中,飲泣著渡過了夜晚。



  「不可以不開店的……」

  成風坐在店裡的指定位置,雙手抓著膝上的圍裙自言自言著。

  欠佳的精神,疲倦的身體,兩者都不是成風開店的障礙。

  「該死!」

  成風以嘶啞的聲音叫罵,執起圍裙擦著自昨夜開始已沒有停過的眼淚。

  從早上開始掙扎著要開店,到現在已經過了正午時份,成風還是沒法好好走到店門處將“營業”的牌子翻過去。

  然而有一個人不理會咖啡店是否正在營業,透過玻璃門看見店主便一個勁兒往裡走。

  「午安。」

  「午……安。」

  努力地向訪客回禮,然後成風雙眼沒法離開圍裙,無聲地啜泣。

  踏入店門前已覺得奇怪,踏入店門後被店長的淚臉被嚇了一跳,然而咖啡豆推銷員明白︰如今必須做的是安撫對方的心。

  在成風對座放下了工事包,家聰逕自走到廚房,在水裡加兩片檸檬然後送到成風跟前。

  「喉嚨應該會乾了吧!喝口水如何?」

  成風點點頭,放下了掩面的圍裙,將冷冷的玻璃杯送到唇邊。

  只是那輕輕吞嚥的動作,讓成風又再掉下眼淚。

  「抱歉。」

  動手去掩息已經暴露的東西,會讓成風感到慌張,所以成風只是故意不對上家聰的視線,慢慢放下手中的杯。

  「謝謝你,不過今天我沒法跟你好好商談。」

  「不要緊喔!先看看之前說過的報價表吧,上次都沒有機會拿出來。」

  邊說著邊往自己的手提包中翻找,然後家聰把兩疊薄薄的文件擺在桌上,推到成風眼前。

  正當店主考慮著要不要立刻看看報價表,家聰便逕自站起,走到成風身後的開放式廚房中。

  「我想泡杯咖啡,你要嗎?」

  成風沒有作聲,只是搖頭作答,然後伏到桌上,逐頁逐頁翻動著文件。

  每一頁都是白色的紙和黑色的字,只是成風每一個字都沒有看進腦海裡。

  漸漸地成風連翻頁的力氣都沒了,維持姿勢閉上了雙眼。

  咖啡的香氣圍繞著成風,與平常一樣的味道平復了成風的情緒。

  製作好飲料,家聰便回到成風的對座,一邊品嚐著咖啡,一邊打量起成風的側臉。

  也許是感受到家聰的視線,也許只是心血來潮,成風忽爾抬起頭來,視線與家聰的相接了。

  「其實你用不著在這裡等待,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放下手中的杯子,伸手輕撫成風的頭蓋,家聰不自覺露出了苦笑。

  「我實在是……會擔心你呢……而且也還沒有給你解說過報價表。」

  雖然哭泣過後的眼睛會乾涸痛楚,但是成風雙眼還是無誤地捕捉到家聰的表情。

  只是仍然迷茫於自己的想法,因此成風沒有正視心底裡浮起的輕微悸動。

  「咖啡豆的……」

  「我的。」

  對方的話還沒說完即出言打斷,咖啡豆推銷員最後一次下定了決心,要將兩個月來的計劃付諸實行。

  家聰鬆一口氣的表情,讓成風想起對方先前的反應,成風不禁失笑了。

  「好啊……請你解說給我聽吧。」

  成風依然伏在桌上,一副孩子的模樣,以天真的笑臉面對家聰。

  家聰頰上泛起了紅色,深深吸一口氣,緩緩地掀開報價表的第一頁。

  「報價表主要分成三個部份。首先是我的快樂,這一部份的價錢是葉先生的快樂。」

  家聰流利的唸著,低頭緊盯報價表,不敢看向成風。

  「接下來是我的心,這一部份是免費的,因為我的心早已經屬於葉先生。」

  姿勢慢慢從伏著改變成端坐著,成風的笑容不見了,換來目瞪口呆的面相。

  「最後是我的身體,這一部份的價錢是葉先生的意願。只要葉先生有這樣的希望,就可以隨意使喚我。」

  家聰再次深深吸一口氣,放下擋在眼前的報價表,以認真的眼神凝視成風。

  「這份報價表的有效期,是從本年度五月三十一日開始,直至永遠。」

  成風不回應,一手執起手邊的報價表,遮擋著家聰的視線,另一手掩著自己雙眼。

  由於聽到成風抽咽的聲音,所以家聰識趣的並不故意去看被隱藏的面相,只是伸出雙手珍惜地握著成風的手。

  「這個優惠是特別預留給葉先生的,並無任何附帶條款。如果葉先生有不滿意的地方可以儘管提出來。」

  成風沒有餘力對報價表作出感想,只是輕輕地從家聰雙手中抽出自己的手,然後盡可能地低下頭。

  「今天……請你先回去吧……」

  成風很努力的將一句話說完,然而話音剛落,家聰卻清晰地望見︰淚水緩緩從他掩著雙眼的指逢間滴出。

  不想再讓咖啡店店主勞心,所以咖啡豆推銷員不再作聲,卻也放心不下反常的店主,因此推銷員沒有就此離開的打算。

  「拜託你先回去好不好?」

  只是主人重申的逐客令,令訪客失去了逗留的餘地。

  為甚麼還要把我的情緒搞得更加混亂?

  我不打算接受……我不想接受……

  家聰離開咖啡店以後,成風的情緒久久不能平復,只是摸著掌心的眼淚,他發現自己流淚的理由已變更。

3。7︰21-13/7/2007

後記︰
終於接近成風的內心~
很喜歡咖啡豆推銷員︰D
希望大家也能喜歡他~
成風的生活態度……實在不知道能不能改變=..=
不過啦……到目前為止他還是迷失在色慾裡……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