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希望接受……但我很想接受!

  我很想要!

  ——迷色咖啡店——

  因為身體的熾熱,成風躺在床上不能成眠。

  被舊床伴帶來的人蹂躪是前天的事,收到家聰的報價表則是昨天的事,雖然被侵犯弄傷的地方還會痛,但成風卻很希望得到慰藉。

  「嗯呼……」

  手觸及的地方,已經被不同的人撫摸過無數次,然而成風卻仍然希望再感受別人的撫觸。

  從父母離異之時開始,只要一個人待著,成風就沒法控制的感到不安。

  十五歲的時候,成風的母親再婚了。

  雖然每個月都有可觀的生活費匯到銀行戶口裡,但是成風的母親卻搬到新丈夫的家去居住。

  寂靜的房子裡再沒有人可以安撫成風的情緒,促成了他不想歸家的習慣。

  成風的第一任男友是中學同學。

  因為無論小息、午休、放學、社團活動,對方做甚麼成風都跟著,所以對方察覺了成風不想跟自己分開的心情,主動向成風求証。

  成風沒有否認,因此他便與同班同學順理成章的開始交往。

  成風的第二任男友是公司同事。

  早上跟對方一起買或是用早餐,中午跟對方一起用午餐,下班之後也跟對方一起回家,成風明顯的意圖,讓對方在跟他發生了關係後才正式開始交往。

  第一段戀情維持了三年,第二段戀情維持了五年,兩次分手的原因都是由於成風無法確立對方戀人的身份。

  『你並不是喜歡我,你只是想要一個人在你身旁,不是我也沒關係吧?』

  被珍惜自己的人一語道破,成風往後便沒有再做出每時每刻跟著別人的舉動,將希望有人能陪在自己身邊的渴求隱藏於心底。

  睡著的時候還可以忍耐,但是清醒的時候沒法獨自面對靜寂,因此成風開始胡亂地參加興趣班,在家裡努力地做作業或是在睡前的一刻才回到家裡。

  突然在某一天,成風接到哥哥的電話。

  成風應哥哥的要求退租自己的房間,搬到哥哥的寓所居住。

  直至哥哥在半年後過世了,成風在陌生的房子裡甚至沒法安睡,不知不覺便產生了流連夜店的習慣。

  開始時只是獨個喝酒,後來熟悉了成風的臉的人會找他聊天,當中有希望跟成風更進一步的人提出邀請,成風都接受了。

  舊床伴是其中一個跟成風有一夜情的人。

  有了固定的床伴,成風便不再踏足夜店。

  不是在咖啡店整理倉庫,就是在家裡與情人享受夜晚,成風不安的情緒總算漸漸穩定下來。

  直至現在。

  沒有其他人的房子,被舊床伴打了備份鑰匙的房子,成風心底不安的情緒又再浮現。

  只是如今的成風已經沒法再流連夜店,因為對與人的交往產生了潔癖。

  「啊……啊……」

  自己的手指套弄著自己的的分身,自己的手指插入了自己的後穴,成風努力地將自己從不安的微熱中分散出來。

  這種時候不要再想起他了好不好?

  要不然我都搞不清楚到底只是想要個男人,還是希望得到家聰……

  成風的手在高潮過後便停下了動作,然而家聰的影像並沒有因此從他的腦海消失。



  星期天,咖啡店如常營業。

  雖然算不上清爽,但是昨天的那種情緒已經煙消雲散,成風感覺自己總算回到了現實。

  從昨天接過報價表以後,成風一直呆坐在椅子上,直至接近平常店關門的時間,便直接更衣離開。

  一邊整理著店面,成風一邊輕輕地嘆氣。

  咖啡店最忙碌的日子,是星期五下午和星期六整天,對成風來說,星期天可算是能夠輕輕鬆鬆地渡過的一天。

  因此即使是有點發呆的狀態,店主還是可以應付咖啡店的營業。

  沒有跟客人說話的時候,成風就一直重覆著嘆氣和自言自語。

  「為甚麼我叫你走你就走……為甚麼不堅持留下來?」

  只是在接近正午的時候,成風突然自言自語不下去。

  沒有像平常那樣穿著正式的西裝,手臂和脖子都露出在無領短袖汗衣外,家聰臉上帶著清爽的笑容,走進了咖啡店。

  慣性地走向剛進店的客人,成風露出不自然的笑容,強行將家聰當作普通客人對待。

  「你好,請問今天想要點甚麼?」

  「今天來是想看看葉先生是否安好。」

  成風呆住了,只能默不作聲地凝視著凝視自己的家聰。

  看見成風的一臉愕然,家聰伸手摸上對方手中的紙筆。

  「我自己寫就好了,你先去招呼其他客人吧!」

  沒有抵抗的直接投降了,向家聰點頭後,成風便走向另一桌向他招手的客人。

  今天的家聰是普通的客人,除了親自寫下想要的餐點,沒有在工作上幫忙成風。

  靜靜坐著享受觀察店主的樂趣,家聰吃過午餐然後起身結帳。

  「晚點我會再來,到時候請給我對報價表的感想吧!」

  結帳之時,家聰乘對方伸手去接收付款的機會,緊緊握了成風的手一下。

  突如其來的碰觸,比起其他用心不良的撫摸更加令成風不知所措,應要拿好的錢因而掉到地上。

  見此狀家聰蹲下撿起了錢,不經過成風的手,直接放到收銀機裡。

  「這個玩笑似乎有點過份了……對不起。」

  「沒關係。」

  小聲應答著,然後成風逃跑般走到向自己招手的客人身邊,惹家聰泛起了無奈的微笑。

  在收銀機旁等待,直至成風走回來以後,家聰才邊邁出腳步邊再開口。

  「今天我會在對街的大廈上班,黃昏的時候就會再過來了。」

  說罷便向店主揮手向咖啡店門走去,想要向客人揮手回禮,然而成風卻只能緊握著作記錄之用的紙筆,默默目送家聰離去。

  久違的悸動將浸沒了成風。

  那種除了最初幾次被男人玩弄身體、之後不曾有過的感覺,令成風在家聰離開咖啡店以後才臉色泛紅。

  每一位望見成風的客人都知道︰店主的心情好極了,由於其臉上包含輕微幸福感的笑容。

  「你真的是風雨不改啊!」

  熟悉的臉孔再次出現,只是有客人在咖啡店內,成風不可以展露太誇張的反應。

  前情人一臉甜蜜的笑容,雙眼凝視著成風雙眼,教決心要忘記對方的人立時調開了視線。

  「我一星期前已經跟你分手了,你還來幹甚麼?」

  乘對方不注意,不被歡迎的客人把店主拉到被桌子遮擋雙腳的角度,緊緊抓住了他的小腿。

  「哎!你幹甚麼?」

  「我還是很喜歡你,我還是很想跟你做愛,我還是很想……看你被別的男人插。」

  最後一句話的聲量很小,然而成風還是很清晰地聽到,正常他想要破口大罵的時候,男人在他面前展現了一個物事。

  小巧的手機是男人常用的物品,然而螢幕上所展現的畫面,卻不是成風所熟悉的。

  從來沒有看過自己高潮時的表情,都沉浸於快感中的成風不知道男人的手都是這樣撫弄自己的。

  雖然沒有聲音,但是光看畫面裡自己的各種動作,成風就能記起兩天前的晚上,放棄抵抗之後的身體是如何地興奮莫明。

  「你!」

  成風的臉頰因生氣和羞恥紅起來了,然後男人的手撫上成風的腰,想將輕輕的男人放到自己大腿上。

  當伸手推開對方之時,成風才發現店裡另外的兩桌客人都往自己這邊看。

  「我們今天的主角,是不是很可愛?」

  前情人說話的時候,接近店門一桌的三個男客人站起身,其中二個分別鎖上了店門及拉上了落地玻璃的窗簾,另一個則往店最深處的桌邊的成風走去。

  將現況跟早前的情形作對照,成風感到畏懼,於是想要退後去,卻被前情人抓於了手腕。

  「放開!」

  「你該不是想在廚房裡做吧?」

  聽罷對方的話,成風愣住了。

  難道這種模式……才是你對待床伴的方式?

  難道以後你也會像這樣找我麻煩?

  然後男人再次舉起手機,微笑著拍下了成風驚恐的表情。

  「放心吧!我會把你拍得很美的!你的新男友看到也會讚嘆不已!」

  感受到男人聲音盡處壓抑著的憤怒,成風終於瞭解這幾星期以來前男友的反常舉動的原因。

  只是未及向對方查問,穿著黑色、白色和藍色汗衣的三個男人已圍到成風身邊,阻斷了他與前情人對望的視線。

4。22︰13-26/7/2007

後記︰
真的搞不清楚到底是誰認真起來了……
其實是兩人都認真的吧@..@
結果卻變成這樣……真令人概嘆=3=
不過不肯坦白的人就是這樣啦~甚麼都不說是不行的~
最後誤會太深了就會令狀況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欲知後事如何,且何下回分解~
也請有興趣的看倌至會客室多多賜教︰)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