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我能再次擁有你!我希望你能再次佔有我!

  縱使已經沒有可能……

  ——迷色咖啡店——

  成風身上的衣服早已被脫光了,於沙發上任由三個男人擺佈,變換著各式各樣的姿勢。

  穿白色汗衣的男人從正面衝撞著成風的身體,聽到成風的聲音因而暫停了動作。

  「咦?他叫你的名字!」

  「讓他閉嘴。」

  穿著黑色汗衣的人原來在旁邊饒有興致地觀看的,聽罷朋友的話,便走到成風跟前,硬是在成風嘴裡塞進了分身。

  在一旁看的心癢癢,於是穿藍色汗色的男人便走到成風身旁,邊吞含著成風的分身,邊套弄自己的分身。

  只是那樣的行為並不能阻止成風繼續叫喚前男友的名字,雖然出口的聲音已混濁到不能辦認。

  沒法拒抗的快感,無以復加的悲哀,混合成眼淚淌在成風的頰上,然而他的前男友卻只是對他耳語幾句,便走到背向四人的座位,默默地把玩手機。

  『你反正會被其他男人插,不如讓我看看吧!以前你叫我的名字會令我興奮……現在只會讓我覺得噁心而已,所以你不要再叫了!』

  前男友的說話,令成風明白自己其實做錯了一些事情。

  只是對方沒有開門見山地告知,成風於是無從了解自己的錯誤。

  因為成風一直望著前男友的位置,所以穿黑色汗衣的人用成風的圍裙帶子蒙住他的雙眼。

  因為成風無意識地向前男友背後招手,所以穿白色汗衣的人用成風的皮帶綑住他的雙手。

  就在藍色汗衣的人也想要幹甚麼的時候,咖啡店的店門傳來了玻璃破裂的聲音。

  沒有怒吼,沒有猶疑,徒手打破玻璃的家聰直接走到成風面前,給汗衣顏色不同的三人賞了些拳腳。

  見此狀,成風的前男友嘴角泛起了微笑,緩緩放下手機,瞪視也瞪視著自己的家聰,向著玻璃被打破的咖啡店門走去。

  「英雄救美,不錯嘛!」

  隨著聲音,成風熟悉的身影,以及趕快整理好衣衫的三人都消失了,所遺下的是讓人心痛的成風,以及心痛著他的家聰。

  雙手被綑綁,成風就算想拿下眼前的障礙也做不到,他只是憑觸覺和聽覺確知了有人離開。

  家聰想要為成風解開束縛,只是成風不知道碰觸自己的是誰,所以怯生生地掙脫了對方。

  「葉先生……」

  辦認出對方的聲音,成風嚇了一大跳,想要隨便回應點甚麼,卻被眼淚阻斷了話語。

  雖然揮出了堅定的拳,但是家聰被成風的眼淚動搖了,只是默默地解開皮帶、拿下圍裙,便離開了店主所在的沙發,遠遠地觀察著對方。

  輕輕嘆了口氣,成風在沙發上坐起身來,緩緩撿起地上的衣服,重新套回身上。

  「為甚麼要打破玻璃?」

  成風的問話,讓家聰顯得有點慌亂,因為沒想過他會先關心這件事。

  「對不起,因為看到……情況危急……我會賠你的。」

  知道家聰不理解自己的問題,一瞬間鼓起的勇氣變成了失望的眼淚,更洶湧地淌下成風的臉頰。

  「要不要去醫院檢查一下?」

  「不用……沒事的……已經不是第一次。」

  希望消除尷尬的氣氛,卻換來震驚的事實,如像被傷害的是自己,家聰沒法按捺情緒,立時繞過沙發,也痛苦、也緊張的雙手緊緊抓住成風的肩頭。

  「為甚麼不反抗?」

  「我……我只有……一個人……」

  望著家聰的雙眼,原來勉強維持的冷靜都崩潰了,成風的臉扭曲成自己從來沒看過的模樣。

  一邊擦拭臉上的淚水,成風的身體顫抖不已,只是他沒法辦別︰到底激動的是自己還是家聰。

  「抱歉。」

  終於忍峻不住用一隻手輕輕抱住成風,即使在對方精神脆弱時乘虛而入會讓家聰產生罪惡感,他還是沒法放著眼前的人不管。

  「即使只能當你的朋友,我也不會讓你一個人的。」

  溫暖的感覺讓成風在一瞬間溶掉,他甚至對“朋友”一詞置若罔聞,覺得即使立刻成為家聰的人也沒所謂。

  只是“罪惡感”在不斷警告家聰,因此他並沒有讓自己或成風作出更進一步的行為。

  「這是作為朋友的支持,我沒有別的意思。」

  說罷便放開了成風,家聰的手往成風的頭蓋摸去,家聰的臉泛起了難為情的微笑。

  「雖然我也很想跟葉先生超越朋友關係!」

  差一點就脫口說出“可以呀”之類的答案,只是家聰認真的態度令成風也認真起來了,因此他沒有衝動地說出自己的答案。

  兩人沒有再多說甚麼話,在品嚐過家聰調製的熱巧克力後,成風被送回在店鋪樓上的家,然後兩人便道別了。

  雖然仍舊身處只有一個人的寓所,只是家聰的說話在腦海裡迴蕩,讓成風撐過了一晚。



  翌日,在要開店的時間,成風懷著有點戰競的心情走下樓梯,卻發現家聰早已等在門前。

  從來在工作之外就很少往臉上堆出表情,然而在看見家聰的時候,成風還是禁不住展現了困擾的面容。

  掏出龥匙打開了咖啡店門,望著胡亂用釘子固定在原來鑲著玻璃的門框上的木板,成風和家聰便想起昨天發生的一切。

  雖然對自己往日的錯誤仍然恥恥於懷,但是對咖啡店主來說,身後那位想要跟自己有進一步發展的客人絕對比較重要。

  「似乎……沒那麼快能修好……」

  因為對方的聲音而回過頭去,成風看見家聰的手輕撫著門框,一臉苦惱。

  「是的,不過這玻璃……開店以來只破掉過這麼一次。」

  寂靜的咖啡店內,深深的嘆氣顯得相當響亮,回過頭的家聰露出苦笑,手離開門框放在兩邊的褲子口袋。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抱歉已經沒用了。」

  成風以木無表情迎接了家聰的苦笑,慢慢的走往門前。

  「修好這扇門的錢我還拿的出來,但是……我沒法自己守護好這扇門。」

  以前額觸及涼涼的木製門框,成風垂下了較接近家聰一邊的手,稍稍回轉臉頰去看身旁的人。

  「有誰願意幫我嗎?」

  店主所作出的行為,已經不算是暗示,即使對店主沒有那個意思的人也能會意,接收到訊息的客人因此不自然地推了推眼鏡。

  深深地吸了口氣,家聰總算伸出五指,輕輕挽起成風的手。

  「我並不清高……我甚至現在就想對葉先生胡作非為!但是我也希望守護這扇門……以及葉先生!」

  總覺得家聰的手像烙鐵般燒灼著皮膚,但是成風仍堅持不從對方的掌握中抽離自己的五指。

  只是先於成風,家聰放開了對方的手。

  「我會守護這扇門的!以葉先生的朋友的身份!」

  透過清澈的鏡片,家聰認真的眼神落入成風的視線中。

  「我喜歡葉先生,真的好喜歡!而且已經持續了二個月,我確定自己是認真的,所以才真的製作了愚蠢的報價表!」

  響亮的聲音也隨著視線貫注於成風的聽覺中,只是話音剛落家聰的臉頰不自然地泛起紅暈,然後迅速轉過身,不讓自己的困窘暴露出來。

  然而用左手握著右手腕的舉動,讓店主知道客人正在擔憂、害怕著甚麼。

  就像自己感到無助的時候一樣,成風很清楚那是如何地痛苦的狀況。

  「不過……如果葉先生沒有這個意思……報價表就失去了意義、我就失去了再拜訪咖啡店的理由了……」

  沒有別人的提問,成風是第一次主動希望去抓緊面前的東西。

  「我也對你有好感。」

  害怕對方走掉和想將對方抓緊的心情混合起來,成風料想不到自己能夠絲毫不猶疑的表白。

  想要消除對方的不安的希望,也如同表白般順利地流露於動作間,成風雙手從後輕輕擁住了家聰。

  「葉先生也……喜歡我嗎?」

  感受到懷中的人的顫抖,除卻“並不是只要有個人、而是一定那個人”的想法,成風更明白了“只要有希望守護的人,人就會變堅強”的想法。

  「喜歡……」

  成風的話稍稍安定了家聰的心,於是在別人懷抱中的人回轉了身子,面對擁抱自己的人。

  「真的喜歡嗎?」

  成風不說話,只是微笑著點點頭,輕輕親了跟前的唇一下。

5。20︰48-18/8/2007

後記︰
讓成風和家聰成為一對的部份完了~
謝謝老天爺~謝謝沒有因為打太多文件而斷掉的雙手T^T
這部份完結了,不過還有另一部份︰)
還有需要交待很多關於成風和家聰和前男友的事情~
前男友其實是有名字的~只是被水城強行刪去而已>口<
前男友也是個可愛的人啦~不過也挺可憐和難以觸摸罷了@..@
感謝支持成風到現在的人啊T^T

如有興趣請各位看倌致會客室賜言︰)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