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來一個甜蜜續篇︰)



  親手打破的門,要親自安排整修,所以這一天陸家聰向工作的地方申請了假期,在葉成風的店裡監督著整修工程。

  因為大門整修工程,所以成風特地在這天讓咖啡店休息,也將這天交給最新的情人家聰。

  「沒關係嗎?」

  將咖啡放到桌上,成風帶點擔憂的發問,換來家聰疑問的眼神。

  「為了重新裝上玻璃而休假……」

  透過眼鏡鏡片的眼神含著笑意,家聰拍拍所坐的沙發,示意成風到自己指定的位置去。

  緩緩走近家聰身邊,成風禁不住心跳加速,臉色漸漸泛起粉紅色。

  見此狀,咖啡豆推銷員伸手拉住店主的手,讓對方重重坐到沙發上。

  「會看見啦!」

  「看見也沒關係啦!他只是今天會來修門而已,而且又不認識我們!」

  皺眉瞪著家聰,不知道這樣會換來“可愛”的評語,成風只希望表達自己的不滿。

  明白成風是真的感到不滿,所以家聰以輕撫對方頭蓋的動作來表達歉意。

  「實在是很抱歉……」

  「用不著正式道歉啦……」

  被順著頭髮的感覺很舒服,因此成風不去在意修門工人的目光,低著頭感受家聰的撫觸。

  「並不是為了這件事……其實我的正職並不是咖啡店推銷員。」

  會感到有點意外,但是成風並不感到驚訝,只是向家聰的方向稍稍抬起臉。

  「其實我是跆拳道武館的館主,武館就在咖啡店對面的大廈中,也因為這樣……二個月前我才能第一次看見你。」

  武館的原址租金上漲了二倍,不想以加收學員費用維持武館的經營,所以陸家聰決定讓武館遷址。

  把向朋友借來的小型貨車停在路旁,兩手抱著好幾箱武館用品,卻把最頂上的小紙盒掉到地上了,正當家聰苦於怎樣撿起地上的紙盒時,成風出現了。

  『真傷腦筋呢!』

  邊說著邊撿起地上形狀扁平的小盒子,成風把小盒放到疊起於家聰抱著的箱子上的另外二個箱子中間,然後便離開家聰身邊,走向咖啡店。

  把箱子搬到武館新址之時,武館主人發現剛才的好心人還送了他一小包即沖咖啡,讓家聰感受到對方的可愛之餘,同時也成了家聰開始注意成風的契機。

  「發生過這樣的事我怎麼會不記得你的?」

  「當時我整個人被箱子擋住了啦!你就算記得也只有箱子吧!」

  提起成風端來的麥克杯,家聰邊苦笑著邊啜飲起牛奶咖啡。

  「但是你為甚麼會突然當了咖啡豆推銷員?」

  「因為想要接近你。」

  聽著陸家聰的話呆住了,葉成風沒法對身後叫喚自己的整修工人作出反應,而家聰則只是輕笑了一下,便離座去聆聽工人的發言。

  工人離開了,而家聰回到座上,便向咖啡店主報告店門的整修狀況。

  「他們說由於固定玻璃的木框都壞掉了,所以沒法把玻璃重新裝上去,但是以購買玻璃所附送的優惠,只需加一點錢就可以買一扇新的門。因為價錢挺合理,所以我答應了。」

  「新的門我來付錢就好了——」

  陸家聰搖了搖頭,藉著沙發的遮擋抓住葉成風的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門是我弄壞的,錢應該我來付,而且……這扇就像我一樣,會在這裡一直守護你,這樣不好嗎?」

  說穿了這只是甜言蜜語,然而咖啡豆推銷員的說話卻讓咖啡店店主感到莫明的欣喜,甚至連雙頰都泛起了紅暈。

  因為家聰的眼神和語調是如此真誠,因為成風能夠感受到喜歡一個人的心情。

  「你真的是……這麼想接近我嗎?」

  輕聲的話語,閃爍的眼神,是害羞的表現,也讓家聰明白成風正在想著某些說不出口的事情。

  然而為了對方連不需要的兼職都去做,武館館主不介意再做任何自己應該做、懂得做的事。

  「是的,我還想永遠留在你身邊。」

  聽罷對方的說話,成風伸手輕輕碰上對方的臉頰,往對方的唇湊上自己的唇。

  只有嘴唇與嘴唇的碰觸,點到即止的親吻,卻讓成風有一種重獲新生的感覺。

  「就讓你留下來吧……」

  聽起來是稍感勉強的應允,但是在家聰來說︰這是心儀的對像再次對自己的感情作出回應,教他無法壓抑興奮的心情,一把抱緊了身旁的人。

  「太好了!」

  「有這麼好嗎?」

  一瞬間被嚇到,下一瞬間就感到甜蜜的溫暖,微笑悄悄爬上成風的嘴角。

  「我終於不用再去推銷咖啡豆了!天知道跑業務多辛苦!」

  發自心底的咯咯笑聲是第一次響遍靜寂的店內,成風的手心貼在家聰背上,閉上眼靜靜去感受真正渴求著的暖意。

16︰38-26/8/2007

後記︰
覺得這篇甜得有點過份>w<
成風總算得到幸福了,這樣的結果好嗎?
其實這篇並未完結︰)
成風和家聰的故事還有下文的>口<
感謝一直以來有關心過成風的人~請諸位繼續對成風施以關愛~
敝人就此告退~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