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9日,星期三,下雨。
上午、中午。
身體嚴重不適,導致情緒不穩。
跟朋友聊天,說起了觸動心靈的某事,哭了。
 
朋友問"該不該",我想起了朋友說過"安慰"。
沒有不該,也不是尋求安慰。
沒有不該是因為無論叫做弱點還是恐懼或者陰影,都是應該挑戰、面對、克服的。
這不是我一開始的想法,這是朋友的鼓勵,也是自己的努力。
朋友的好意,不能忽視,自己的努力,不能抹殺。
事情,總是被各種各樣的力量影響。
朋友沒有不該提,我也沒有不該被此觸動到心靈。
惟一不該的是︰再為這個題目,重覆地浪費時間和感情。
不是尋求安慰,也是渴求安慰。
不是尋求安慰,是理性的自制,也是渴求安慰,是感性的失控 = =
人總是用理性控制著感性,人總是覺得感性是需要控制的,人總是在感性過於膨脹時失去理性。
如果感性是讓人舒服/難過,理性是讓事情順利/窒礙,為甚麼理性和感性會變得像對立的存在?
 
晚上。
以不佳及不穩的情緒赴約。
跟另一位朋友共進晚餐,想起上午中午的事情,猶疑後故意說起,然後,哭了。
朋友以寵溺的言語安慰。
我明白我真正想要的不是安慰。
我不是要認同,不是要寵溺,不是要任性,不是要幫助,不是要陪伴,不是要依靠,不是要別人為我做甚麼。
只要讓我明白,你有用心在聽,就夠了。
以上的每一項,都是曾經渴求的,所以現在才說得出來 = =
不過,要明白,以上每一項都是值得欣賞,都是讓人心懷感謝的,但並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在屢戰屢敗之後屢敗屢戰!!
 
我永遠都會記得 Stephen Russell 最後的笑容。
我是優秀的,我是美好的,我是可愛的。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