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is very hurt.
因為在看外語連續劇,所以我想到了外語 = =
雖然不確定文法之類的事~但我憑這個記住了當時的心情。
 
我試著不要太常去想這種事,但畢竟我沒有將注意放在別人身上,也不太將注意放到身邊事物上,所以理所當然地想著自己的事。
說是沒有把注意放在別人身上,也不太正確。
不過我常勸戒自己不要太介意別人。
我在意的人,是我不能太在意的人。
我在意的人,是經常會以言語傷害人,卻又毫無自覺,並且在被指責時覺得自己全然正確的人。
我在意的人,是迴避著不跟我獨處溝通的人。
我覺得,這是種傷害。
但我不能視此為傷害。
 
下午躺在床上的時候,我知道我隨時能哭出來,但我覺得沒必要。
我睡著了。
 
說到自制力,其實我這方面很弱 = =
我可以肯定地說自己很冷靜,但我也肯定自己沒甚麼自制力。
或者,我對關於自己的事,毫無節制,我不在意自己受傷。
只是與先前相比,已經變得更在意了。
已經不止一個人說過︰要更珍惜自己。
雖然我沒有故意做些直接做成身心傷害的事,但畢竟我沒有仔細地想過,該怎麼保護自己。
 
因著不在意自己的人,而讓自己受傷,毫無意義。
不是不值,而是無意義。
受傷這件事,其實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除了証明自己在意這個人,沒有任何意義。
「沒有任何意義」,重覆重覆,其實還是在問自己「真的沒有意義嗎?」
 
我很冷靜,但我也很會亂來。
雖然沒甚麼技巧,但對於要堅持的事,會毫無商量餘地的堅持。
 
很慶幸~自己是個思路簡單的人~不會自己產生很覆雜的想法︰)
我也明白,自己的某些部份很聰明,很優秀。
雖然某些部份也讓自己很頭痛 = =
 
無論如何,我很高興阿佘(SED = SPANISH-ENGLISH DICTIONARY)來我家了 =w=
就算現在是因為將你交到我身邊的人而喜歡上你,我相信我也很快會因為你是阿佘而喜歡你。
 
如果無法喜歡上自己,就變成自己喜歡的模樣。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