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會覺得想跟人說話,想到覺得可以降低自己的底線。
可怕的想法 = =
隨意降低自己的底線標準,會讓對自己的厭惡增加,是一種千萬個不該做的事。
btw 我似乎多少坦白點了~至少在這裡 =w=
 
有些人懶於理解我的想法只要用我消磨時間,有些人只是在我身上取利益求方便,
我有過厭惡到生氣的時候,也有因為沒甚麼人會跟我說話而屈服的時候。
不喜歡這樣。說真的。
 
其實,獨立真的很難。
越想做到就覺得越難。
同時更覺得應該做到。
是為了自己。
還是我的標準︰要讓自己愉快。
不過,愉快之外,出現了新目標︰自由、自主、自信(<=三自主義!?)
曾聽說過"自我是一種只要發現了就永遠存在無法無視的東西",似乎自我他開始活躍起來了=w=
 
我覺得沒人會反對我是個溫和的人,我自己是部份同意啦,因為並沒有說錯,只是沒有完全對罷了。
即使傾向採取和平手段也不代表想法溫和,只是認為自己比較能掌握溫和的手法,只是沒自信執行又快又狠又激烈的行動而已 = =
雖然問為甚麼有時候是多餘的,但有時候也必須問為甚麼。
為甚麼做不來呢?為甚麼覺得自己做不來呢?為甚麼做不來之後又覺得自己應該要做得來又覺得做不來的自己很沒用呢?
我很相信每個人都有其擅長的領域,而每個人也有切合其個性的最適生存方式,因此根本就無須為一些做不來的事而有過份的壓力。
可是如果要獨立,就難免要做些自己做不來又極不擅長的事 = =
 
馬戲團裡有一個麻煩的客戶——狗賊,是我家野犬老闆的客人,也是我們馬戲團的大客戶的客人。
這位麻煩的狗賊常常無理取鬧,要求多多,撒賴撒野扮無知說謊,為了十元八塊無所不用其極 = =
我通常會避開跟狗賊聊電話,而狗賊也跟我有了默契不會隨便打電話給我,因此野犬就成為我和狗賊的溝通媒介了。
(真是辛苦你了野犬 = =)
上星期又接到狗賊的工作,做一做狗賊來電語氣像是要興師問罪。
第一時間用了「拖字訣」(拖延),說要去了解問題,然後像往常般向野犬報告,野犬立刻著手了解狗賊提出的問題。
了一了,答案有了。
我想一想,我向野犬報告答案時,也提出了要親自告知狗賊問題的答案。
 
如果一直要野犬替我處理狗賊的奇難雜症,馬戲團要你來做椅子嗎?只要放好就OK甚麼都不用做!!??
因為自己都覺得不OK所以才提起勇氣來,決心要冷靜沉著面對這個狗賊(正一狗賊!!)。
結果事情不是我想像的興師問罪~所以也用不著怎麼去解決 =w=
 
不過對提起勇氣這件事,我自己本身是很高興的︰)
要在避風塘裡避一生也是可以的,但我自己憑意志走出去了 =w=
真是有型~XD
 
要獨立雖然難,但難是難在個性,而不是實際。
上街逛逛看看報紙去去博物館跑跑步聽聽歌讀讀小說,甚麼事情不好做呢??
現在網絡資訊又豐富到像金礦一樣,採一採基本上就甚麼時間都沒剩了 =w=
自己一個人消磨時間真的那麼可怕嗎??
老實說︰是的XD
不過啦~再可怕的東西還是可以慢慢克服的~而且~那個為了乞討交流機會而降低底線的自己……
其實更可怕啊 = =
這一個我絕對不想去面對和克服了……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