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定文第一篇



  看到那遍無跌序的境像,ALLEN的腦袋突然只剩下一遍空白。

  亂七八糟得疑似被行劫過的現場,屋主卻不知所蹤。

  『該不會真的被行劫了吧?』

  搖搖頭甩去不祥的想法,ALLEN環顧狹小的大廳,再次確認倒下的書櫥、散遍地上的書本、丟得到處都是的被子、抱枕下,是不是都沒有師父的身影。

  「師父?」

  以前總是將自己當成奴隸看待,甚至常常拋下大量帳單就立即失蹤,但是,那已經是十萬年以前的事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死纏爛打要在ALLEN的房子住下來之後,素以逃跑專家、幽靈元帥聞名的CROSS不單沒有失蹤過,而且還甚少離開ALLEN的視線範圍。

  『難道是最可怕的……故態復萌!?』

  懷中的恐懼令ALLEN的手指有點顫抖,卻沒影響他的雙腿在附有睡房、廚房、洗手間、浴室、大廳的小房子中迅速走動。

  順序是大廳、廚房、浴室,由於在浴室中已看到目標的身影,所以ALLEN沒有必要再檢查下去。

  「師父?」

  「是ALLEN啊?」

  站在淋浴間的CROSS回過頭,雖然下半身只包著白毛巾,臉上卻不見尷尬的神色。

  「這蓮蓬頭是怎麼了?沒水啊!」

  立刻走進淋浴間查看蓮蓬頭的狀況,多年來被任意使喚的生活模式,令ALLEN沒想到『CROSS為甚麼不自己檢查』。

  當他仰臉靠近、並伸手正要取下蓮蓬頭的時候,溫水突然灑落下來了。

  以為是自己的楣運使然,ALLEN禁不住洩氣的垂下頭,卻聽見身旁男人的低笑,蓮蓬頭的水也同時停止了。

  「ALLEN你太慢了!」

  邊笑著邊從後環過ALLEN的腰,然後CROSS的左手拉起了他的襯衣下擺,右手掌心撫上徒弟的胸口。

  「啊!」

  冰冰的感覺讓ALLEN驚呼出聲,胸口上不知道被塗上甚麼,顧不得在CROSS跟前,ALLEN立刻解開外衣和襯衫的鈕釦一看究竟。

  衣衫不整的看著自己的胸口,ALLEN禁不住又再洩氣地垂下頭了。

  「哈哈哈!笨徒弟!以為我會給你塗毒藥喔!」

  胸口上的確定是沐浴液,ALLEN並不覺得這樣的玩意好笑,於是抬起頭瞪視著CROSS,一邊憤憤地卸下上身的衣物。

  「那你塗沐浴液是想替我洗澡嗎?」

  CROSS雙眼散發著深長的意味,伸手摸上ALLEN胸口上自己塗上的白色沐浴液。

  「好啊……我等你回來也等好久了。」

  被自己稱為師父的人稍為垂下臉,嘴角泛著甜蜜的微笑,理解對方的意思,ALLEN仰起臉,主動吻上CROSS的唇。

  希望自己能讓CROSS體驗安全感,所以ALLEN堅持用兩手扶著師父的雙肩。

  只是CROSS的手不安份地塗抹著沐浴液,教ALLEN那因為連日外出工作而變得敏感的身體,立刻便起了反應。

  「呵呵!你勃起了!」

  「師父!」

  惡狠狠的瞪著CROSS,白皙的皮膚讓頰上的紅暈無所遁形,ALLEN於是伸手抓住師父不規矩的兩手。

  「你要玩也該看場合吧?」

  「沒有啦!ALLEN……」

  被抓著的雙手繞到自己背後,然後CROSS稍微彎腰,親吻ALLEN的嘴唇。

  「實在是太久沒有見過ALLEN了,忍不住想跟你開玩笑……」

  碰到有點瘦削的腰際,ALLEN的手指自然而然的纏上去了,CROSS的發言,輕易而舉地將徒弟的自制力全然摧毀。

  由一方主動展開的親吻,慢慢地變成沒有你我之分的纏鬥,忘記了對師父應有的尊重,ALLEN只是血糖過低般急切地吸取CROSS嘴裡的甜蜜。

  已經好幾天沒有碰觸過的耳垂,已經好幾天沒有撫摸過的頸項,已經好幾天沒有感受過的體溫,全都教ALLEN迷戀不已。

  鎖骨被啃咬的時候,師父會有甚麼反應?

  胸口被吸吮的時候,師父會有甚麼反應?

  身體被抱擁的時候,師父會有甚麼反應?

  幾天的分別,讓ALLEN的記憶變得模糊,作為確認,他一一做完了腦海中所想的事情。

  「ALLEN……」

  敏感的耳垂、敏感的頸項、敏感的鎖骨、敏感的胸口,只要是被ALLEN碰過的地方,CROSS都異常地感到相當舒服。

  「你欲求不滿啊……」

  帶著輕喘的嗓音,試圖掩飾自己的窘態,CROSS的嘴角依然掛著微笑,然而臉上的殷紅卻將他出賣了。

  「是的,誰叫師父要跟我開這個玩笑?」

  ALLEN的嘴角也微笑著,而且比其師父的來得更得意。

  低頭望著徒弟的一臉高興,CROSS感覺腦袋有點暈眩,卻在ALLEN的動作下恢復清醒。

  藉著沐浴液的濕潤,ALLEN順勢掀開CROSS下身的毛巾,將左手滑進師父的股間,輕輕撫弄著。

  CROSS不甘示弱,抓住ALLEN的右手送往唇邊,仔細地舐舔每一根手指,肆意擊潰徒弟最後的理智。

  兩個軀體終究緊緊地貼在一起,ALLEN的手指往CROSS的後穴用力的同時,ALLEN也用自己的下身抵住CROSS的前面,從兩個方面刺激著師父的肉體。

  「啊……」

  原以為嘴裡的纏鬥會佔優,CROSS沒想到ALLEN的手指尚有餘暇反擊,反是自己的嘴裡也被挑弄起情慾。

  「AL…ALLEN……」

  斷續的呼喚並不是求饒,CROSS只是無意識地叫出徒弟的名字。

  抬起頭便發現CROSS的微笑消失了,即使遭逢困境也沒有消失過的、自我保護的笑容消失了,ALLEN感覺自己再一次看見師父最真實的面目,愉快得展現燦爛的笑靨。

  將師父身上的毛巾解下平放於地上,然後將師父安置在毛巾上,ALLEN褪去下半身的衣物,急不及待地以自身的影子覆上師父的身體。

  CROSS眼中,ALLEN的微笑變成了苦笑。

  「我……遲了回來,抱歉……」

  消失的笑容再次浮現,CROSS伸出雙手,寵溺地輕撫ALLEN的臉頰。

  「歡迎回來,ALLEN。」

  語言在一瞬間失去了意義,唯有熾熱的肢體接觸才能將彼此的想法告知對方。

  親吻和擁抱,套弄和律動,然後浴室裡又響起了水柱落在地面的聲音。

  原來就在洗澡的人繼續洗澡,而剛回家的人則要收拾亂七八糟的大廳。

  首先將抱枕和被子收回睡房,準備拿去清洗,然後將放滿兩書櫥接近四百本書撿起放好,再來就是重新立起兩個六層高書櫥,並清理被書櫥壓壞的東西。

  當要立起書櫥的時候,洗過澡的CROSS披著浴袍打開浴室的門,ALLEN才想起要詢問大廳亂七八糟的原因。

  「本來聽說ALLEN要回來,我是打算收拾一下的——」

  CROSS說到一半,ALLEN已經可以預知︰前半部是甜言蜜語的話,後半部大概就不是甚麼好東西了。

  「但是我喜歡看ALLEN做家事,所以就盡全力去弄亂了!」

  雖然很想大叫︰為甚麼世上有這樣的人,但是ALLEN已經沒有那個力氣了,只能垂頭嘆氣,及後在CROSS的觀賞下,將整所房子打掃清理好。

END-2︰41-12/5/2008

後記︰
非常興幸終於逃出CROSS大人的魔掌~這第一篇ALLEN X CROSS總算完成了~可喜可賀~
不過也真是辛苦……CROSS大人……不好掌喔……
水城快死了~
這篇是指定文~目標人物早已收下了︰)
接下來~希望諸位閱畢本文的讀者不吝賜教、多多提點!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