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修改後重貼~
~第二次修改後重貼~



  喘著氣的白髮少年站在門前,不敢立刻走進去。

  深呼吸、調整好換氣速率之後,ALLEN才踏入酒吧,走到CROSS的桌邊。

  「師父。」

  「啊啊!你回來囉!還以你在哪裡睡著了!」

  很想讓師父看看自己的臉色,但礙於桌邊尚有一位沒見過的婦人,所以ALLEN仍然勉強在嘴角掛著微笑。

  「是…是啊!因為平常賣這種酒的地方沒存貸了,所以我跑到另一家很遠的店去買了!」

  婦人用扇子遮擋輕笑的嘴角,然而那尖銳的笑聲還是令人無法忽視。

  只有一種笑聲已讓人非常不爽,CROSS卻隨便發出附和的笑聲,被取笑的人終究忍不住瞪了師父一眼。

  「ALLEN別這樣喔!會弄得只有鬼才敢賣你酒!」

  坐著的男人笑意不減,舉了舉手邊的空酒瓶。

  這是師徒二人所在的酒吧沒有售賣的高級品,師父的意思是要徒弟去買這一種酒。

  洩氣地垂下頭,然後憤憤地搶過酒瓶,ALLEN轉身退出酒吧。

  走出家門的時候,CROSS是說「咱們兩師徒去喝一杯」的,到了酒吧就變回平常的模式。

  CROSS對ALLEN盡情地意指氣使,就連替CROSS買酒的錢都是ALLEN辛苦工作得來的。

  『跟以前根本沒有不同嘛……』

  在人前可以裝出一副滑稽生氣樣,但ALLEN打起精神都是為了別人,獨個兒的時候總是嘆氣連連。

  笨拙地舉起酒瓶,ALLEN的舌尖嚐到師父與其友人享用後剩下的餘液,禁不住緊皺雙眉。

  熱辣的感覺是ALLEN所不熟悉的,但是對CROSS的不滿與渴望,卻早就填滿其心胸。

  「我到底在想甚麼喔……」

  對師父的態度極為不滿,同時卻無可避免地渴望著他溫柔的對待,幼年的陰影像一層厚厚的黑紗,籠罩著ALLEN的心。

  望見已空空的瓶子,猶如看見自己的師父,ALLEN重重嘆一口氣,重又挪動雙腿、走向被指定前往的地方。

  終於買到了指定的酒,回程上鞋子敲響了街道的石造地板,回聲聽起來像是女性尖銳的笑聲,刺激著ALLEN的耳膜,讓他不想繼續往前走。

  然而靜下來以後,空蕩的街道中似乎迴響起某人的聲音,教腳步慢下的人停了下來,著緊地環顧四周。

  不可能!

  ALLEN可以確定︰對方不可能溫柔到體恤別人,唯有盡全力去追趕對方的步伐,才能僥倖獲得對方的呼喚。

  「我回來了……」

  講者的嗓音蘊涵著疲累和艱辛,然而聽者仍然是一臉愉快。

  「歡迎回來!有人肯賣你酒真好!」

  沒法作聲回應,跑腿的人放下買來的酒,立刻轉身走開。

  「你去哪裡?」

  回過頭向師父笑了笑,ALLEN再次確認︰桌邊的婦人並不是剛才的那個。

  「我沒有要去哪裡,不過是想回去罷了。」

  「我一會也要回去,ALLEN你再等我一下吧!」

  ALLEN不置可否,直接轉過身去,在相隔一桌的靠窗小圓桌前,背向師父坐下了。

  望見徒弟那似乎在顫抖的肩膊,身為師父的禁不住嘆口氣,然後舉杯喝下對方辛苦跑腿買來的高級品。

  「元帥閣下。」

  對座女性的聲音,喚回了CROSS的注意。

  「你的朋友不跟我們一起聊天嗎?」

  「可不能讓他分散夫人對我的注意!」

  被稱為元帥的人嘴角掛上紳士般的笑容,拿起酒瓶在女性的杯子中倒進液體。

  『是不是跟以往不同了?』

  邊偷看ALLEN的背影,邊跟對座的婦人聊天,CROSS禁不住這樣想。

  那孩子總是在可以忍耐的時候盡量忍耐,所以遇上絕對不能忍耐的事情,他是會立刻反抗的。

  『不能忍的都忍下去了嗎?』

  『還是說根本不是會介意的事?』

  碰的一聲將杯子底部撞到桌上,嚇得對座的女性輕聲驚呼,CROSS才回過神來。

  「真是失禮,連手勁都控制不好,似乎不能再喝下去了!」

  結束對飲並向女性道別以後,CROSS站起身來,往ALLEN所在之處望去。

  在酒吧裡少年從來都只喝果汁或清水,ALLEN跟前卻擺了綴著紅櫻桃的杯子——CROSS可以確定那杯中的是酒。

  「ALLEN。」

  一直失神呆坐的人,聽見期待良久的呼喚便回過頭去。

  「你不喝嗎?」

  ALLEN瞄瞄飲品,再望望師父,然後舉起杯子一口乾掉,向途經的侍者要來帳單。

  向來不習慣酒的味道,所以被師父要求喝掉的時候,ALLEN只能忍著辛辣的味道,將無色的液體吞進肚子裡。

  當確認ALLEN有舉杯之意,CROSS立刻轉開了視線,因此舉杯的人看不到對方臉上展現的怒意。

  先於結帳的ALLEN,CROSS早已在酒館門前靠牆等著。

  當望見徒弟的背影,CROSS的手立刻從後掛到ALLEN肩上,以整個人的重量壓住對方。

  「師…師父?」

  雖然對方的體溫是自己所渴求的,但ALLEN很明白︰自己的師父絕對不是體貼的人,所以此舉一定存在著目的。

  只是發現CROSS的眼神似乎有點不對勁,ALLEN因此放棄了深究的念頭。

  他只可以一邊抱怨師父的身軀太高大,一邊以半拖半抬的方式將對方帶回家中。

  終於將肩上的負荷安置在沙發上,ALLEN才能挺直腰板,按摩著肩膀回去關好進來時沒法關好的家門。

  推著門扉靠上門框的時候,ALLEN全身的力氣突然被門縫給抽走了,用力握著門柄才能站穩。

  「……根本……」

  『跟從前沒有分別。』

  「根本甚麼?」

  趕緊回頭看向聲源,便望到本應酒醉的人站在自己身後,ALLEN正要說點甚麼之際,卻被CROSS先一步以舌尖堵住了嘴。

  「嗯!」

  突然的親吻嚇了ALLEN一跳,但那高大身軀的力量卻不是輕易能推開的,被吻的人只能任憑對方為所欲為而不能動彈。

  被舌尖搔過上唇、ALLEN就感覺那裡一陣麻痺,被吸吮下唇,一陣火熱便在那裡燃起了。

  除卻甜蜜,CROSS還在對方的口腔注入了酒的香氣,教不習慣喝酒的ALLEN產生了一點醉意。

  感受到對方雙頰的熾熱,CROSS覺得非常滿意,一手摟緊ALLEN的腰肢,另一手探進ALLEN的上衣下擺。

  「師父!」

  「安啦!ALLEN別緊張!」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CROSS的手已順勢繞到ALLEN胸前,從裡面解開襯衣的鈕扣。

  因為喝了一點酒、因為師父大膽的舉動,ALLEN的心跳變得很快、臉頰變得非常殷紅,連帶脖頸的肌膚、甚至是手腳,都似乎泛起了熾熱的感覺。

  涼涼的舌尖落到白皙的頸上,CROSS雙手也摸上襯衣被拉開的胸前。

  然而穿在襯衣外的無袖上衣鈕扣依然扣全,是故變得熾熱的肌膚只能任由CROSS的手和布料不停撫觸、無從抵抗。

  熟知CROSS的酒量和酒品,ALLEN想不通為何今天晚上會變成這般不受控制,只能牢牢靠著身後的門,企圖止住無由來的不安。

  「嗯……」

  會緊張亦感到舒服,是以ALLEN不自覺吐出舒適的輕喘,CROSS則趁此時機扶穩徒弟的肩膊,以帶笑的容顏俯視其臉頰。

  「ALLEN。」

  溫柔的笑容背後,通常藏著徒弟絕不想知道的事情,但是抬頭的此刻,ALLEN卻被陌生感所攫獲,讓他忘懷以往的種種,呆然凝望師父雙眼。

  加在腰後的的推力,向ALLEN表明了意圖。

  並不是意願的問題,但是對白髮少年來說,無論做多少次,這件事都會令他感到緊張。

  猶其是樂於欺負他的師父主動開始的這件事。

  順從地走到睡房,ALLEN自行脫去了掛在身上的外衣和襯衣,連下半身的衣物也褪去以後,猶疑著以緩慢的動作爬到床上,CROSS卻從後將他推倒。

  「啊!」

  毫不溫柔、突如其來的舉動,讓ALLEN驚呼出聲。

  「手肘撐著,腿張開一點。」

  在床上從來都舒適地躺著,像這樣霸道地控制對方身體的命令,ALLEN是第一次在CROSS口中聽到。

  對此感到相當的不安,但ALLEN還是忍耐著壓在背部的重量,以及帶點粗暴套弄自己下身的手勁,順從地維持令人尷尬的姿勢。

  「ALLEN……」

  邊親吻徒弟的背部,CROSS輕聲呼喚著,讓ALLEN時刻未忘身後的人到底是誰。

  稍微用力的指尖,經過喉結、鎖骨,也輕撫過胸前,再搔弄過小腹,然後CROSS將ALLEN整個人翻過來。

  「你是何時學會喝酒的?」

  才弄清楚師父的話的意思,還沒有反應過來,ALLEN已經被CROSS低頭吻住了。

  滑過牙齒的舌尖,想要清潔每一道牙縫般不住地來回,也舔遍了上下顎,又捲起ALLEN的舌頭,以不肯放過每一寸的態勢廝磨著上下左右和前端。

  對方開始感覺呼吸困難時,CROSS放過了徒弟的唇,怒目瞪視被情慾、緊張和不解注滿的雙眼。

  「你不是都喝果汁嗎?」

  被CROSS雙腿困住腰身,被CROSS怒視質問,ALLEN睜大雙眼說不出話。

  不理會徒弟的不知所措,CROSS一手按著他的胸口,另一手又抓住他的下身使勁套弄。

  「啊啊!」

  想反問師父剛才那杯酒的事,但是源自下身的刺激讓ALLEN呻吟出聲,是以他只能伸手按住自己的嘴巴、強忍難為情的聲音,無法回應師父的質問。

  充塞下身的快感還沒有散開,另一波刺激已經襲向ALLEN。

  是CROSS扶著ALLEN的分身,堅決地沉下腰,以沒有潤滑、擴鬆的後穴將硬挺的陽物包覆住。

  「嗯……」

  望見總是帶笑的人緊皺著眉、聽到明顯地壓抑著痛苦的吐息,ALLEN意識到對方所做的事情,想要爬起阻止,CROSS卻以體重將他壓下了,逕自開始上下律動著腰身。

  「喝得……這麼乾脆……是誰……請你喝的酒…啊!混帳徒弟!」

  可以感受到下體被熾熱的內壁緊緊吸附著,兩者之間沒有一絲空間,洽似強行將腳穿進尺碼太少的鞋子中、ALLEN彷彿聽見CROSS的身體被撕裂的聲音,焦急得眼眶泛紅。

  「不要!」

  儘管ALLEN喊叫著拒抗,儘管ALLEN一臉痛苦,儘管被慾望貫穿的下體痛的叫人咬牙切齒,但CROSS沒有打算停下來。

  抬起頭、喘著氣,雙手按著ALLEN的胸口,揮動著淺色的長髮,CROSS用自己的方法懲罰著自己的徒弟,因為ALLEN變得跟以前不一樣了,因為連CROSS都察覺到,ALLEN的身高慢慢地、可恨地長高了。

  因為……ALLEN很快就不會再聽自己的話了……因為這小子妄想要自己拿主意了!

  「誰叫你喝酒喔!」

  「不要!」

  身體的感覺是越來越舒服、心情卻相對的越來越沉重,ALLEN可以忍受師父做過的任何事,但他無論如何都希望CROSS能停止正在做的這件事。

  可是CROSS卻無法忍受,身為奴隸的ALLEN有半點反抗,因此他無視對方的抗拒,更激烈地吞吐著徒弟的昂揚。

  「沒叫你喝你喝甚麼?」

  被壓著的ALLEN沒法動彈,只能以無力的雙手推著師父雙腿,喊叫著請師父停止。

  「對不起!」

  CROSS曾做過數不盡的過份的事,但ALLEN覺得對方以前所做過的每件事都不較這件事過份。

  長年以來,ALLEN寧可自己去辛苦工作掙錢,也不願意讓CROSS喝便宜的酒、住破爛的旅館,CROSS很早就知道徒弟不願意讓自己有半點辛勞和不舒適,ALLEN也明白師父讓自己看他痛苦的模樣的意思。

  「對不起……我以後也不會了……師父……我會聽話的……」

  冰冷的淚水滑過熾熱的臉頰,停不住師父任性的舉動,ALLEN只能不停道歉,並將這次的教訓深深刻劃進腦海裡。

  因為徒弟的保證,CROSS終究釋懷了,逃離怒氣的支配,CROSS感覺身體變得相當沉重,只能喘息著坐在ALLEN身上,沒法動彈。

  「不是師父叫我做的事,我以後也不會做了!」

  立刻爬起來抱住總算停止了的CROSS,ALLEN寧可以畢生的精力來償還對方的借債,也不希望這件事再重演。

  以ALLEN的雙手而言,要環抱CROSS是辦不到的,儘管只能倚著瘦削的頸旁,CROSS仍然感到異乎尋常的平靜。

  這樣的暖意是屬於自己的,CROSS不敢想像ALLEN不在身邊的日子,只知道緊緊抱住無條件地順從、接納自己的人。

  「現在,你動吧,直至我覺得滿足為止。」

  語調平靜的話語止住了ALLEN的眼淚,但是對方的動作讓ALLEN明白師父並不是開玩笑。

  再次將ALLEN按倒在床上,然後CROSS展開了雙腿的角度,居高臨下帶笑打量徒弟的容顏。

  「知道了。」

  ALLEN苦笑著回望師父,雙手摸在CROSS兩邊的大腿上,緩緩地、小心翼翼地往上挺動自己的腰。

  此刻ALLEN禁不住心裡慶幸,自己能夠習慣CROSS的體重真是太好了。

  直至CROSS沒法再挺直腰背,ALLEN從床上坐起,順勢將自己的師父推倒。

  因為酒醉而散渙的眼神、因為肢體接觸而泛紅的臉頰、因為心跳加快而急促吐息的嘴唇,CROSS看著這樣的ALLEN、ALLEN看著這樣的CROSS,忘掉了所發生過的以及將會發生的一切,只是順從渴望吞下了彼此的呻吟。

  夜晚過去,淡淡的酒氣在空氣中散開,滲入清晨的霧氣裡,消失無蹤。

  張開朦朧的雙眼,ALLEN才發現自己整夜躺在師父身上,正覺得尷尬要離開之際,閉著眼的CROSS作聲了。

  「我跟女人聊天你不會吃醋嗎?」

  突然被問及難以誠實回答的問題,腦袋尚未能運轉的人呆住了,仍貼著對方胸口的臉展現著僵硬的神色。

  身為徒弟的尚未能反應,其師父先伸手輕撫了他的頭髮,教ALLEN記起昨晚沒機會說出口的問題。

  「師父你……昨晚喝醉了嗎?」

  「混帳,你不知道究竟替我買了幾種酒嗎?雖然酒量沒ALLEN這麼差勁,但是把酒混著喝可不簡單!」

  聽罷等同承認的話,ALLEN臉上展現出一個愉快的微笑。

  「還有就是……昨天那杯酒……難道不是師父替我點的?」

  吐出不屑的笑聲,然後CROSS用力抱了ALLEN的肩一下。

  「我可沒興趣照顧酒量超級差勁的人!」

  忽爾想要看看師父的臉,所以ALLEN按著床坐起來了。

  只見長髮散亂的CROSS仍舊一臉傲慢,微笑著的嘴角似乎隨時會吐出命令來,讓ALLEN感到非常安心。

  「回答我的問題。」

  緩緩低下頭,將自己的唇印上師父的,然後ALLEN輕聲地吐出答案。

  「我才不會吃醋,師父從前就老是到處結交女性、根本亳無進步!」

  CROSS立時握拳用力敲了ALLEN的頭蓋,自下而上狠狠瞪視徒弟雙眼。

  「甚麼叫做亳無進步!你這笨蛋徒弟!快點去弄吃的,我肚子餓了!」

  雖然CROSS的語氣是惡狠狠的,但ALLEN還是衷心地保持著微笑。

  從很久以前開始,CROSS就是這樣對自己意指氣使的了,從很久以前開始,CROSS就是這樣毫不溫柔的對待自己、但是ALLEN很確定︰CROSS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毫不懷疑地讓自己跟在身邊。

  ALLEN終於明白︰跟以前沒有不同,其實並不是壞事。

END-18︰38-2/6/2008
reEND-22︰18-3/6/2008
rereEND-22︰43-21/7/2008

後記︰
又再走進CROSS大人的掌心中……ALLEN真是太可憐囉~
雖然是CROSS被吃掉了,但是每次都是ALLEN都欺負呢~呵呵呵~
友人的惡趣味,也成為水城的惡趣味了呢~︰D
不過說真的,欺負ALLEN實在是很好玩XDXDXDD

ALLEN雖然年輕,但還是知道甚麼是溫柔︰)
話說回來~~到底ALLEN這次做錯了甚麼令CROSS大人生氣了呢?
(小聲說)其實嘛……這次嘛……簡單點說就是CROSS大人不小心喝醉了=3=
至於ALLEN口中的「教訓」,是指不可以順著喝醉的CROSS的意思~

再來就請各位接受的了ALLEN X CROSS的看倌賜教賜教了!

再後記︰
修改過後~整篇已經跟先前變得完全不同的~
水城也改變了想將後半部分成2.1和2.2兩個版本的初衷=3=
現在的版本也接近水城最根本的想法~
ALLEN的被虐待狂特質出來了~︰D
也稍稍描述了CROSS的想法~師徒二人真是絕配(心)
不過~~~~~這也許只是造就這配對的水城的私心想像罷了=3=
最後還是請各位看倌能夠多多賜教︰)

再再後記︰
噢噢……是第一次寫再再後記呢orz|||
因為無論如何都不想放棄這一篇!
即使同樣的過程被一寫再寫、一改再改,還是沒法將此篇刪掉!
所以再修改後就重貼了︰P
這篇可以說是騙人的新帖,但水城還是希望一意孤行~
敬請讀者諸位可以原諒水城的任性~謝謝!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