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2.0 ALCOHOL為藍本重寫的版本~



  被師父指示去買酒館沒在賣的酒,再匆匆跑回來,今天晚上已經是第三次了。

  第四次望見酒館門口,ALLEN停下了腳步,禁不住垂頭嘆氣。

  剛才是聽錯了嗎?

  『為了慶祝你回來了,我們去喝一杯。』

  師父不是這樣說的嗎?

  難道說我又被騙了?

  ALLEN確定︰要是不盡快將酒送到CROSS手上,後果實在不堪設想,所以他無視自己的心情,匆匆走進酒館回到師父跟前。

  小圓桌邊除了師父,還有另一位未曾謀面的婦人,這就是ALLEN在酒館前卻步的原因。

  輕輕點頭致意,在桌上放下酒瓶,及後自認為不屬於這空間的人遂退開去了。

  「你去哪裡?」

  「師父你還有事情要我去辦嗎?」

  語氣是淡淡的,笑容也是淡淡的,熟悉此人者都可以看出︰ALLEN的心情不怎麼愉快。

  「沒有了,你先去那邊待著。」

  不想再被跟前的畫面影響心情,因此師父的話音剛落,身為徒弟的便轉過身去,走到與對方相隔一桌的小圓桌前坐下。

  街燈的光透過窗戶落在桌上,淺色的眼睛盯著桌上的光,企圖讓長滿白髮的腦袋停止思考。

  那人是為甚麼要這樣說呢?

  『我們兩師徒去喝一杯。』

  既然已跟別人約好了就不用帶我出來了吧?

  要結帳的話出去之前說一聲就好了……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吧?

  不然讓人送帳單過來家裡就好了……

  想到這裡,ALLEN的額頭已經無力地貼到桌上了。

  原來並沒打算這麼快從桌上起來,但是耳側的聲音引起了耳朵主人的注意。

  只見兩杯看起來像冰奶茶的飲料立於桌子中央,而本來只有一人的桌邊則多坐了另一個人。

  「這個味道很好。」

  CROSS將其中一個杯子推向ALLEN,然後將另一杯拿到自己跟前,咬住飲管。

  學著對方啜飲一口飲料,一直擔心自己會不會又要被騙的人笑了︰味道果然很好。

  喝過一杯之後,ALLEN收到結帳離開的指示,便乖乖付款、跟著師父的腳步踏出酒館。

  一路上ALLEN覺得很睏,輕微的騷動卻在腦袋鑽來鑽去,感覺很不舒服,教他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想睡還是要醒。

  朦朧間,一個個想問又沒說出口的問題湧起,充塞滿ALLEN的腦袋。

  想發問,所以伸手拉住跟前的人的衣袖。

  對方回頭後,卻發現不知該從何說起。

  「師父……」

  顫抖著聲音叫喚對方之後,ALLEN發現熱熱的臉頰有涼涼的液體滑過。

  夜晚的街道沒有響起說話聲,只有一隻手輕搭上肩膀的聲音迴盪著。

  黑暗中只有微弱的燈光映照著道路,沒有行人的市街顯得份外淒冷。

  但是肩頭上的手散發著暖意,讓ALLEN感受到飄然的愉悅。

  想不起是怎麼被帶回來的,被吻住的嘴唇燃起了一陣火熱,將晃神的人帶回了現實。

  「師父?我們到家了?」

  輕笑出聲,然後CROSS停止了親吻的動作,與壓著的人拉開距離。

  「還在做夢啊?笨蛋徒弟。」

  望見無特點的淡色天花,背部的觸感是軟綿綿的,ALLEN才知道自己正躺在床上。

  修長的手指緩慢地解開無袖外衣的鈕扣,CROSS雙眼和嘴角都帶著微笑,居高臨下凝視著徒弟。

  「咦咦?師父要幹甚麼?」

  「哼哼!你說呢?」

  邊說著邊隔著撫上純白的襯衫,大手掃過若隱若現的乳尖,在該處注入了輕微的電流。

  雙手推著身上的兩手,雙腿也不安地挪動,但是腰身被CROSS雙膝困住,所以ALLEN的抗拒顯得很無力。

  稍微向下移動雙膝的位置,在上面的人垂下一頭長髮,用力地緩緩將徒弟的兩腕壓到耳旁。

  「ALLEN的樣子比平常還要好看!」

  壓著自己的人語調散發著情慾的氣息,教被壓著的人聽見便莫明的感到難為情。

  而且曖昧的姿勢讓雙方的熾熱重疊起來了,ALLEN的臉頰一瞬間滾燙起來。

  「別這樣啦……」

  「為甚麼別這樣?你也硬了喔!」

  「師父!」

  並非不願意師父觸碰自己,但是整個人仍然處於虛浮感當中,ALLEN只想靜靜地休息。

  「ALLEN想在上面嗎?」

  「不是這樣的……」

  一邊詢問徒弟的意思,CROSS一邊解開徒弟襯衫的鈕扣。

  「禮讓師父一次也可以吧?」

  「我不是這——」

  濡濕的舌尖舔過鎖骨,白皙的身軀誠實地顫動了一下。

  除了嘴唇和舌尖,雙手也遊走於起伏的胸前,CROSS的腰肢有技巧的上下移動,以小腹磨擦著ALLEN的下身,讓抗拒的人也萌生了那個意思。

  就算再抗拒對方也不會善罷干休,也不會介意跟對方的親熱行為,這夜順著他的意思就好了。

  這樣的想法沉到腦海底部之後,ALLEN含住了CROSS爬到自己唇邊的食指和中指。

  『他大概一開始就是想這樣吧?』

  整個舌面被忽輕忽重的按壓,連帶整個身軀都泛起火熱,聲帶也失控似的顫動起來,教ALLEN不住地輕聲呻吟、扭動身軀。

  搗亂的指頭離開了,取而代之是CROSS的舌尖,管不了那是不是淫穢的想法,ALLEN只是渴求地迎進了另一波侵略。

  除卻口腔、下半身也起了陣陣騷動,主動將下身靠向對方以其更多接觸,ALLEN不知道自己饑渴的身姿在師父眼中是何等的誘惑。

  「ALLEN……」

  輕輕的叫喚,加上手指輕撫後穴的觸感,讓迷失在肉慾裡的人回過神,雙眼重新聚焦於上方的臉。

  「你會怕嗎?」

  反射性的搖搖頭,ALLEN只求肉慾能被滿足,其他的甚麼都想不起。

  嘴角拉起愜意的笑容,CROSS又低頭親了ALLEN的唇。

  吸吮嘴唇的聲音,攪動唾液的聲音,舌尖互舔的聲音,充斥於兩人的耳裡,及後又滲進了難耐快感的呻吟。

  被侵犯的期待落空了,強烈的快感自被圈住的下體竄遍全身,ALLEN只得抓住自己的白髮,企圖抒解體內沸騰的熱度。

  CROSS的腰身規律地、快迅地上下移動,不停吞吐著ALLEN的熾熱。

  汗水浸濕了鬍渣,從下巴滴落到白皙的胸前,律動的人雙眼流露出迷醉,嘴裡吐出混有輕笑的呻吟。

  「你回來了……真的……很高興……」

  在失去意識之前,ALLEN彷彿聽見了這樣的話語。

  再張開雙眼,眼前的是那熟悉的髮色。

  被高大的軀體壓住胸口,那重量帶來了無可比擬的安心感,讓被壓住的人傻傻的笑了。

  小心翼翼地將雙手穿過師父兩邊腋下,輕輕抱了一下,然後ALLEN深呼吸,吸入一口充滿CROSS體味的空氣。

  「你變態啊!」

  「咦?」

  原來腦門向著徒弟的CROSS回過頭,嘴角掛著一抹邪笑,瞇眼斜睨自己壓著的人。

  「昨天做的不夠嗎?要這樣回味,ALLEN好色!」

  「喂!」

  ALLEN想否認,但是在說出甚麼之前,CROSS已爬起身,低頭親了微張的唇。

  「ALLEN……」

  不帶笑意的嗓音聽來認真,讓ALLEN忘記要否認,定睛凝視身上的男人。

  「下次再去喝一杯吧……」

  不自覺伸手撫上師父的臉,愉快的微笑躍上嘴角,ALLEN以點頭答應了師父的邀約。

  CROSS也摸上自己臉上徒弟的手,輕親其掌心後,抓住手腕慢慢按到床上。

  「還有……」

  深色的長髮觸及淺色的短髮,CROSS的唇緩緩靠近ALLEN的臉,最後停在ALLEN的耳側。

  「你又硬了。」

  「師父!」

  早晨的寧靜,就這樣被ALLEN的吼叫和CROSS的大笑完全破壞了。

  直至最後,ALLEN還是不理解師父帶他喝酒的理由。

  因為他根本沒察覺︰喝酒除了可消除緊張感,還會讓身體變得更敏感。

END-23︰01-6/6/2008

後記︰
是2.0的重寫版本=3=
也是最初的版本……
CROSS想跟ALLEN做各種各樣的事、想盡情耍著ALLEN玩XDXDXDDD
還是這種調調比較適合水城=3=
沉重的題材……還是要小心處理才行~
接下來初版2.0 ALCOHOL會撤下再修~

最後還請各位看倌多多賜教!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