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房間中,雪白的人兒正喘息著,不由自主。

  「你…住手……停………」痛苦喘息的喉間迸出零碎的話音。

  瘦弱的肩膞在微微顫抖著,無法拒抗惡夢的進犯。

  耳邊嗡嗡作響,讓那覆著金色華絲的頭刺痛起來。

  你…永遠都是我的─

  你已經不是冰狩了。

  你的身體……屬於我─

  你是日渡。

  你的一切……只屬於我─

  你是我最溺愛的兒子。

  腦海中合著兩個截然不同的影像。

  金黃柔滑的長髮和漆黑閃耀的短髮,交替浮現在他亂作一團的腦海中。

  兩個影像唯一的相同點,是傲慢可憎的嘴臉,是他最想逃避,卻又逃避不了的兩個靈魂。

  「不……」喘息越發粗重,慾望被刺激著。

  一隻骨感白皙的手,正上下套弄他的分身,力度時重時輕,動作快慢有致,柔柔的按壓以至粗暴地握捏,透過無瑕的肌膚和被詛咒的血,傳到他的內心深處。

  另一隻同樣骨感白皙的手,攀過微微顫動的背,探到他的股溝去。由上而下,兩個粗糙的指腹磨擦在他小丘間的軌跡,對通往寶藏的路徑過而不入,讓那種想被人填滿的慾望不能竭止。

  臉向下躺著的他,被快感和慾望衝擊,平日的冷漠面孔蕩然無存,理智潰不成軍。

  「啊…啊啊……」殘餘的自尊被這聲呻吟送走,他高傲難馴的內心被割上致命一刀,淌下鮮血。

  然後,挑起慾望的兩個指尖,悄悄探進他的幽穴。

  「不…不要……」乾澀的手指,緩慢而平穩的深入他體內,充實那難耐的慾望。

  被侵犯的內壁傳來裂般的痛疼,讓他的眼眶滲滿淚水。

  前進、前進、前進,那兩個指頭不停地探索他體內的秘密寶藏。左挑右弄,指甲輕搔,做成電流似的快感。

  「停呀!停呀!停呀!!」高聲呼喊,他不能忍受自己竟然有這種感覺。

  他總覺得,快感就埋藏在痛疼盡頭,只要做下去……

  「不要!!!!」他分身的慾望到了頂點,兩個指頭也直進到了盡頭。

  強行壓抑的肉慾毫無節制地流瀉而出,沾污他的手。痙攣抽搐的內壁把他旳身體推上高潮,同時將他的心打落深淵。

  腦海被快感佔據的一刻,他忘我地享受著。

  粗喘過後,他回復了神智。

  他知道,撫弄自己分身的,是自己的左手;侵犯自己後庭的,是自己的右手。

  「鳴……」哭了,緩緩抽出埋在下體的手指,乾脆地放開已然發洩的分身,靜靜地躺下。

  「你到底……何時才肯放過我啊?」輕聲地問。

  他細弱的聲音,在空無一人的房間悄悄地擴散開去,悄悄消失於空氣中。

  然後,他聽到了。

  永不……不會放過你……

  他猛地一震,眼淚更洶湧了。

  一手拉過掉落在地的棉被,緊緊包裹住熾熱的軀體,在驚恐和眼淚的包圍下,漸漸入睡,墮進另一個夢惡中……

  「你怎麼了?日渡。」擔心的聲線滑進日渡的耳朵裏。

  「沒甚麼。」裝作若無其事的回答,別過頭,看向窗外。

  「你的臉色好差啊……」一邊說,丹羽大助一邊把臉移近日渡。

  「我沒事─」一隻手搭到日渡的肩上,嚇得他猛地回過頭。

  大助的臉離日渡的不足五公分,讓他立刻害羞得臉紅起來。

  「日…日渡?」不知所措地道。

  「我沒事,謝謝你的關心。」禮貌地道,低頭看著桌面。

  大助的臉紅透了,心臟亂跳一通,站著呆住。

  尷尬的氣氛飄盪,兩人都沉默不語。

  「好可惜喔~~」一個男生笑嘻嘻地邊說邊向他倆走近。

  「牙原!你說甚麼啦!」大助的臉更紅了,著急地反駁。

  「你這個彿利蝶要快親到我們的王子了,卻在重要關頭停住,多可惜!」牙原裝模作樣地嘆氣。

  「牙原!!不要這樣說啦!開玩笑不要這麼過份!」憤憤說道的大助,不由自主地手舞足蹈起來。

  當牙原正想要說話時,日渡倏地站起,嚇得他不敢開口。

  「失陪。」說完,穿過兩人中間,走出課室,踏上走廊。

  日渡消失之後,兩人的石化魔法被解除。

  只見大助雙手握拳,全身顫抖。

  「大…大助?」牙原不禁很退幾步。

  「都是你啦!日渡生氣了!!」罕有地大聲吼叫,不過顯露不出半點怒氣。

  「那要想辦法向他道歉啊……」嚴肅認真的表情劃過牙原的臉。

  「要怎麼辦啊?」一想到日渡生氣了,大助雙眼急得湧出淚來。

  「這個重任……」拍拍大助的肩,「交給你了!我今晚要採訪DARK。」

  「牙原!!」

  牙原不負責任地跑開,留下淚眼汪汪的大助。

  「怎麼辦啊?」大助不禁垂頭輕嘆氣起來。

  因為是午後,接下來就只剩一個休息時間了,若大助不好好把握時間,今夜他就會忙透了。

  終於,最後一個休息時間終於來臨。

  「日……」大助正想叫住日渡。

  「大助!」牙原又擋在兩人中間了,「今晚有空嗎?」

  「牙原,等一會……」『再說』被逼吞進肚子。

  「DARK今晚會去博物館偷取『愛情的溫度』,你也知道博物館旁有很長的兩條小巷吧,我想你去幫我,好嗎?」

  「等一會……」眼看日渡就要消失在門口了。

  「等一會你和我一起去?太好了!大助!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

  「牙原!」大助沒好氣的大叫道,因為日渡已經消失了。

  「等會放學你等我一下……」牙原笑嘻嘻地在說,突然就被大助前所未有的憤怒聲線截斷。

  「我‧不‧去!」鄭重其事地聲明,怒瞪牙原。

  「為甚麼?你不是剛答應了嗎?」愕然地道。

  「我沒有答應,要去你自己去。」說完,從牙原身邊走過,嘗試追上日渡。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