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走廊,左右顧盼也不見日渡,幸好大助知道他會去甚麼地方,否則他不會放過牙原。

  為免增加晚上的工作量,大助趕緊跑上樓梯,一直跑,直到天台。

  日渡最愛流連的地方,就是那裏。

  站在門口,大助看見了日渡憔緒的背影,他正靠在欄杆上看風景。

  「日渡。」輕聲叫喚,令得日渡猛地一震。

  「怎麼了?」背向著大助,日渡答道。

  「你…你今天是不是不舒服呢?」從背後逐步走近日渡,「我看你的臉色不太好啊!」

  「我沒事。」低著的頭抬起,耀眼的陽光灑落在日渡頭上,讓他亮澤的髮絲閃出金黃的光來。

  「唔……」日渡倔強的答語令大助更加擔心,這個時候,他已經站在日渡旁邊,自然地抓著欄杆了。

  眼角瞄到身旁的大助,日渡緩緩將視線移到他身上。

  適時,大助的雙眼也看向也他,四目交投。

  一分鐘之後,大助臉紅了,硬生生地別過頭。

  【傻瓜!】DARK道,他的聲音在大助腦中響起。

  『要你管!』大助回嘴,亦是在腦中。

  【你向著梨紅以外的人臉紅呀!我當然要管了!】一副監護人的口氣,【而且,他是冰狩呀,不要掉以輕心!】

  『日渡是好人啦,只要KRAD不出來,他根本不會傷害我。』

  大助不知不覺的為日渡辯護起來。

  【他是否好人我不知道,但我不能就這樣看著你反叛梨紅!】

  『你閉嘴,不要─』

  內心的對答到這裏為止,因為,大助被拉跌倒了。

  一直站在旁邊的日渡,用力抓住大助瘦削的肩膞,向後一拉,他便跌倒在地上了。

  還未來得及反應,日渡已經跨坐到他身上,按著他雙肩。

  躺著的大助,被他的動作嚇到,心跳禁不住加速。

  「日…日渡?」顫動的聲帶,發出聲音。

  「丹羽…大助……」不知何時,日渡的臉換上一個奸險的微笑,「DARK的翼主……」

  「你…你怎麼了?」看到異常的日渡,大助擔心的道。

  日渡沒有回答,仍然微笑著,一手支撐著身體的重量,另一手緩緩撫上大助的臉。

  「我的翼主……似乎…很喜歡你。」細長白皙的五指帶過紅透的臉龐,形成鮮明的對比。

  然後,日渡的臉漸漸接近大助的,驚呆的大助就快要被王子吻住了。

  當兩人的唇快要變成零距離時,日渡臉上的佞笑消失,眼中是一遍茫然。

  一秒鐘之後,他們真的變成零距離了。

  用手支著身體的日渡,突然失去知覺,壓在大助身上。

  「日…日渡?」大助叫道,「日渡?日渡,你怎麼了?」

  得不到回答的他,低頭去看身上的人。

  充滿他眼中的,只有靜止不動的金髮。

  看見這種樣子的日渡,大助不禁擔心起來。

  他伸手去推身上的人,對方沒有反應。

  深深吸了口氣,大助把日渡整個人推開,從地上站起來。

  然而,地上的日渡仍然一動不動,靜靜地躺著。

  跟前是這樣的日渡,大助不禁又再垂頭嘆氣。

  一把拉起日渡纖細的手腕,大助把他摃在肩上了。

  大家都不知道,大助從小到大都在做盜賊訓練,要「移動」日渡,簡直輕而易舉。

  在大助開始「移動」日渡的同時,最後一節休息時間完結。

  幸好是這樣,否則大助就要當眾表演「移動日渡」了。

  把日渡交託烚保健室老師之後,大助回到教室。

  「咦?日渡同學昏倒了?保健室的老師怎麼說?」

  「醫師說他疲倦過度了!」不知怎的,大助得很擔心。

  「那麼日渡同學明天可能要請假了。」老師小聲地自言自,「丹羽你快回座位吧!」

  「是!」帶著不安,走回座位。

  大助所擔心的事有兩件:向日渡道歉以及日渡的身體狀況。

  雖然會嚴重增加工作量,但大助還是決定在「工成」之前先看看日渡。

  下課的鐘聲一響起,大助便一馬當先的跑出教室。

  他真的很擔心,很想看看日渡恢復了沒有。

  在保健室前急速停住,門突然開了。

  「丹羽啊?」

  「醫師!日渡呢?」喘著氣問道。

  「你說剛才那個金頭髮的同學啊?他回家了。」

  「回家?他沒事了嗎?」若果日渡沒事,大助就可以放下心來了。

  「這個……我不清楚。」

  「咦?」

  「剛才我去見校長了,回來時那男孩就不在拉,所以我猜他回家了吧!」

  「……麻煩你了。」

  這下大助更加擔心了,醫師這算是甚麼話?

  萬一日渡在家裏暈倒怎麼辦?

  牙原的頭條大概會這樣寫吧:孤獨老人於家中暈倒,性命垂危!

  哎呀哎呀,大助都不知自己在想甚麼了。

  離開保健室,他直往日渡獨居的家裏跑。

  因為經告訴梨紅今晚有事,所以大助放心地走出校門。

  沿途買了些作稀飯的材料,大助怕日渡會餓。

  『叮噹』。

  大助已站在日渡寓所的門前了。

  『叮噹』。

  他在等日渡。

  『叮噹』。

  已經過去十分鐘,仍然未見動靜。

  該不會是……牙原那頭條應驗了吧?

  「日渡!」一手拿著膠袋,大助的一手在搥門,「你怎麼了?」

  搥了一會,大助靜下來聽屋裏的動靜。

  「…呀……嗄呀……」聲音細謹可聞,但大助分辦得出那是日渡的聲音,他似乎很不舒服。

  於是,被擔心沖昏頭腦的大助,不顧一切打開日渡家門的鎖。

  「日渡!」由於太過擔心,因此打開門鎖的速度上升,只用了三十秒。

  屋內凌目不堪,到處都是衣物,骯髒的、潔淨的,原好的、破爛的,四散於地板上。

  然而,愛整潔的屋主卻不知所蹤。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