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做稀飯的材料放到廚房後,大助在屋內四處梳巡。

  他聽到走廊盡頭的房間有微弱的喘息傳出,於是趕忙走過去。

  「日渡……?」

  日渡怜的確在這裏,但是……這卻不是平常的日渡怜。

  妖媚的面孔微仰,臉上是帶痛苦的陶醉表情,濕漉的金髮貼在額上,依然無損他的俊俏。

  和面孔一樣白皙誘人的身軀,正赤條條地緊貼著浴室的瓷磚地板。

  修長細滑的玉腿曲起來,展開成自然的姿勢,中間的風光一覽無遺。

  而日渡的手,正不停地上下移動。

  被那雙手遮掩的分身頂端暴露在外,大助甚至能清楚看到白皙手背和紅潤分身的顏色對比。

  大助害羞地別過頭。

  不一會,視線被逼再次移向極端誘人的軀體。

  這是DARK的視線。

  『DARK!你怎麼出來了?』大助緊張地道。

  【看到有美術品嘛,特地出來觀賞觀賞。】DARK帥氣的臉上泛起邪氣的微笑。

  『甚麼美術品?你在說甚麼啦!』完全不理解DARK的說話。

  【就是這個兒童不宜的美術品啦!】眼看著迷亂的日渡,逐漸靠近。

  『兒童不宜?你想幹甚麼?』大助更加著急了。

  【你要閉上眼或現場學點成人知識都沒所謂,反正我一定會做到最後就是了。】DARK蹲跪在日渡的兩腿之間,手指在挑弄極度敏感的分身頂端。

  勉力張開雙目,日渡的眼神除了茫然,還是茫然。

  「DA…DARK?」語氣透露了明顯的驚懼。

  「你怎麼了?冰狩。」戲謔地道,輕輕俯身,貼近少年的起伏不定的胸膛。

  「你…你放手……」別過頭,在拼命強忍被碰觸處傳來的快感。

  「你看起來好痛苦啊,那傢伙不讓你停吧?」說話的同時,手上的動作持續著。

  「走開…你走開……」喘息和語音在同一道喉頭滑出,混合成抖顫的空氣振動。

  「你的表情不是這麼說啊!」左手輕撫上日渡臉上的汗珠,「別逞強嘛~~」

  帶過臉龐,滑過頸項,沿著鎖骨遊到日渡的右臂,直至他握著分身上的手上。

  「DA…DARK……」熾熱的聲線,簡直是挑逗。

  「來,緩緩放開。」溫柔的拉扯日渡那纖細手腕。

  一瞬間,愕然飄過日渡雙眼,他無意識地照著DARK的話去做。

  顫抖的兩手退開,DARK眼中是日渡那已然勃發且微微抖動的男性表徵。

  「嗄呀……」難為情地閉上眼,手不知所措的按在瓷磚地板上。

  「手不知放到那裏的話,就環著我的頸吧!」說完,日渡的慾望根源被包在DARK掌心中,無力地膨脹著。

  像是受操縱般,日渡的手猛地環上DARK的頸項。

  「呀…啊……啊……」有點忘我地低聲輕吟。

  「真漂亮呢~~不慚是冰狩的後人~~」DARK一心兩用,同時在欣賞日渡紅潤姣好的臉龐和為他的下半身服務。

  雖然覺得羞恥,但日渡已經不能自己了。

  與其被KRAD無止盡的玩弄,不如自甘墮落,讓他的對頭人玷污自己吧!

  這樣還有可能停止KRAD的玩弄行為。

  「DARK!」主動吻上討厭的唇,日渡只想逃離KRAD的掌心。

  稍稍被日渡的行動嚇到,DARK被呆呆吻住。

  然後,反客為主。

  重新取回主導權,把舌伸進日渡熱暖濕滑的口腔。

  懷著相異目的的四片唇瓣不住地磨擦著,貪婪地吮吸對方口裏的香氣。

  DARK只想一享漂亮的美術品而已。

  日渡只想讓KRAD放棄玩弄自己罷了。

  然後,DARK的手完成任務,終於解放了日渡被壓抑的慾望。

  「呀!」無力的手環得DARK更緊,快感造成的淚氤氳了眼睛。

  DARK的手也不自覺撫上日渡的背,緊擁美麗的藝術品。

  空著的手往旁邊的瓶罐翻找一下,把沐浴液擠到掌心。

  「忍一下。」邊說話,DARK的掌心對在日渡的花穴上,緩緩的搓揉。

  當沐浴液佈滿秘密寶藏的入口,DARK輕輕把手指探進日渡體內。

  「嗄……」有點不舒服,算不上痛,日渡覺得選DARK來玷污自己可能是不錯的決定。

  「放鬆,全身都放鬆。」讓日渡的臉埋在自己的黑色衣服中,黑翼結實地把KRAD的翼主包在懷裏。

  「唔……」閉上眼,勉力鎮定心神。

  感到日渡習慣一指之後,DARK把第二指探進去,慢慢地抽動。

  「啊……」不自覺的叫出了聲音,日渡不能無視這種動作給他帶來的感覺。

  徘徊於痛疼和快感之間,心裏既不願意又得願意,矛盾得很。

  「唔!!」這次是痛,日渡的體內容納了DARK的三隻手指。

  粗大的指關節和內壁的肌肉不停地磨擦著,血管的脈動不禁急速起來。

  日渡不想去想自己的行為,但身體卻在忠實地感受著DARK。

  突然,DARK把深埋日渡花穴中的手指抽出,拉下褲子的拉鏈。

  「我來了。」很『君子』地告訴日渡自己的行動的同時,DARK把自己放到了期待已久的美麗藝術品裏面。

  「啊……」和手指不同,這是強硬且沒法溫柔的情慾,日渡的身體像在一瞬間被撕成兩半。

  「最要緊放鬆,會沒那麼痛。」

  說完,開始擺動腰肢,不斷進出日渡的身體。

  「啊…啊……」合不上的嘴流出一連串呻吟,日渡的手漸漸失去力量。

  藉著沐浴液的潤滑,DARK在沒有傷害到日渡的情況下,獲取了至高無上的快感。

  達到高潮的同時,DARK對美術品無止盡的渴求,在日渡體內流瀉而出。

  日渡的目標也完成了,身體深處已經染滿KARD討厭的DARK的味道。

  歡愉過後,DARK滿足的躺在日渡旁邊休息。

  「大助……」日渡突然開口,「看到你這樣……大助肯定會後悔自己來這裏了。」

  「哼!大助就是愛擔心的,」DARK休息完畢,坐起身,「剛才看你哭了,他在腦裏不停叫我不要傷害你呢!」

  又是一陣愕然,日渡覺得,原來被冰狩家的命運纏繞住,其實也有好處。

  DARK站起身,抱起還不能動彈的日渡。

  「DA…DARK?」不禁泛起恐懼,KRAD一開始就不會讓日渡停下來的,難道DARK也是一樣嗎?

  「唉!大助叫我把你抱到浴缸裏。」沒好氣地答道,「我今晚還有工作,怎麼會這麼不節制呢?」

  說笑般的語氣,頑皮的笑,感覺和剛才壓在日渡身上時完全不同。

  雖不是甚麼好性格,但總比KRAD好。

  日渡不禁這樣想。

  慢慢的被放到浴缸中,日渡的眼皮自然而然掉下,累得睡倒。

  矇矇矓矓中,日渡感到很溫暖,身體被柔柔的觸感包圍住。

  鼻頭嗅到前所未有的飯香,讓他的肚子不禁隆隆作響。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