緩緩張開雙目,日渡眼前是熟悉的天花板,雖然全身仍然感到痛疼,但日渡的心卻覺得輕鬆了不少。

  可能是因為KRAD沒有騷擾他睡眠吧,他以為KRAD放過他了。

  「啊!你醒來啦。」大助的雙手拿著托盤,上面是一大個白瓷碗。

  「丹羽?」日渡心感奇怪。

  「時間剛好啊,來吃點稀飯吧!」

  「稀飯?」日渡愕然問道。

  「我看你午休時都沒有吃飯,應該餓了吧!」臉上是燦爛的笑容。

  「唔。」看見這樣子的大助,日渡說不出拒絕的話。

  把托盤放到日渡雙腿上,大助拉來書桌下的椅子,坐在日渡的床邊。

  勺起熱氣騰騰的稀飯,日渡發現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吃過別人親手做的食物了。

  於是,輕輕吹涼,珍惜的吃著。

  「日渡……」大助的雙手互握,語氣為難。

  「怎麼了?」放下快送到嘴邊的一匙羹稀飯。

  「對不起!」頭垂得低低的,歉意滿滿的說,「我不知道DARK會做這種事的,對不起!」

  「又不是你的錯。」日渡回答,把那一羹稀飯迅速送到嘴裏。

  「但是……但是……」大助握得更用力了,皮膚出現了深深的紅印。

  「我不要緊。」平靜的說道,繼續吃稀飯。

  「日渡……」猶疑著抬起頭,大助用難為情的表情看向日渡,「為…為了代DARK所做的事的賠罪……你…你也可以對我……對我做……DARK對你做的事……」

  大助想不到更好的致歉辦法,畢竟日渡被DARK欺負了。

  「不用了。」日渡依然注視著意想不到的美味的稀飯。

  「你不肯原諒我嗎?日渡。」大助著急起來。

  「不,我已經接受你的道歉,而且已經吃到肚子裏。」給了大助一個溫柔的眼神。

  呆了一分鐘,大助才鬆一口氣,用微笑向日渡回禮。

  「你想吃的話我可以再做!」站起來,攀到日渡床邊。

  「夠了。」靠到牆壁上,「很好吃。」

  「你何時想吃的話就告訴我吧!」關切地道。

  大助一直都把日渡當成親蜜的好友,會擔心他、關心他,也在意他

  因為他們是相對的,互相知道彼此的秘密,承襲祖先的血緣,不能拒抗的背負著自己的命運。

  八時前十五分鐘,大助離開日渡的家。

  【大助,跑快一點,快到預告的時間了啦!】DARK催促著。

  『還不是你,對日渡胡作非為!』大助開口責備道,一邊在向家裏跑。

  因為,DARK必須穿笑子媽媽選的衣服去行動。

  這是她的規定……

  一下子衝回家中,笑子已經等得非常不耐煩了。

  沒說多餘的話,迅速換了她精心挑潠的工作服,大助匆匆的又向博物館進發。

  十時前十五分鐘,大助來到博物館旁的巷道裏。

  這時候已經換成DARK在行動了。

  『不知道日渡會不會來呢?』大助擔心地想道。

  【他不來對我們比較有利吧?】DARK在解開那些像是無聊玩兒的機關。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我很擔心日渡,』DARK說得對,大助就是愛擔心,『他原來就已經不很舒服,還被你欺負了……』

  【別再在那邊說個沒完啦,他都已經接受你的道欺了!】迅速走在博物館寬廣雅致的通道,向美術品『愛情的溫度』漸漸接近。

  解開了最後一道機關,DARK就堂而皇之地走進『愛情的溫度』的展覽室。

  「DARK……」閃耀的金髮,帶笑的面孔,是白翼。

  「KRAD!!」氣氛瞬即變得緊張。

  『KRAD?難道日渡真的來不了嗎?』擔心充斥於大助心間。

  【不會,日渡的身體即是KRAD的身體,KRAD能來,表示冰狩也─】

  交談突然被中斷,DARK雙手被KRAD制住。

  「先不要和翼主聊天啦,那樣的話,打倒你也沒意思啊!」KRAD的兩手握緊DARK的手腕,臉上的微笑越發奸險。

  在DARK還未來得及反應的一剎,KRAD的唇對住了DARK的。

  「哼!!」反手,掙脫他的制肘。

  DARK往後一跳,拉遠和KRAD的距離。

  用衣袖猛擦嘴巴,他一直都討厭KRAD,就是因為這原因。

  「你不要像個女高中生那樣害羞啦,我們的戰鬥現在才開始啊~~」定定站在DARK面前。

  「你準備受死!」面都氣得紅起來了,DARK衝向KRAD。

  「你急不及待要投進我懷抱了嗎?」KRAD戲謔的道,臉上是滿足的笑。

  「哼!!」一拳打開KRAD邪氣的臉。

  微笑著避過攻擊,KRAD站到黑翼的身後。

  「黑翼啊……」一把抱著DARK的腰,「你還能動啊?」

  「甚……」DARK突然發現,四肢的力量漸漸流失了。

  「你發現了啊?」手從腰緩緩摸到跟前人的胸口。

  「你…你在何時下手……」突然想起,「剛才那一下……」

  「真聰明。」說著,舌舔上黑髮下的耳垂。

  「卑鄙!」憤憤的道,在拼死掙扎。

  「你別動啦……我會更興奮啊。」咬上DARK的耳垂。

  「唔……」禁不住發出聲音,雙眉緊皺。

  漸漸停止掙扎。

  越反抗只會越挑起KRAD的佔有慾。

  「你…就這樣靜靜站著吧……」沿著腰部曲線,指尖落到DARK褲子的拉鏈前面。

  「你用了那個美術品吧……」DARK嘗試無視KRAD手上的動作。

  「你指『愛情的溫度』?」手隔著褲子撫弄著。

  「嗯……」不敢開口,怕自己會忍不住叫出聲音。

  「嘿嘿嘿……當然用了,全部都用在你身上了……」吻落到頸後,酥癢難當。

  「哼!!」緊咬下唇,責備自己沒注意到『愛情的溫度』其實是催情藥。

  『愛情的溫度』是指放一種中種中世紀流傳的催情藥的玻璃瓶子。

  它那美麗的外觀,把最真實、最原始的慾望掩蓋了。

  那就是人們渴求的溫度。

  「藥力真是好得很啊……」純熟地在解開DARK黑色上衣的鈕扣。

  「不要說……」把頭垂到胸前。

  「你害羞嗎?哈哈哈……」你不要聽?我偏要說,「你的身體沒有害羞啊~~」

  「KRAD!!」求你不要說啦,留點自尊給我。

  「看,多麼乖巧地配合著我~~」感到褲子下面DARK硬挺的慾望。

  「閉嘴!!!」向著明媚的月色大叫,這是他唯一能做的。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