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DARK的聲音消失,KRAD手上的作也停止了。

  「KR……KRAD?」DARK不禁問道。

  已經對他做著這種事超過一個世紀了,怎會因為他的一下叫聲而停止?

  「靜一點。」KRAD故作神秘地說,從後一把抱起DARK。

  「幹甚麼?」無力反抗的DARK,仍然逞口舌之勇。

  「那些笨警察要來了,你想人家看你表演嗎?」邪氣的笑容掛在白皙的臉上。

  「哼!!」憤憤地偏過頭 ,DARK的確不想被人看見。

  低頭輕啄DARK的臉,然後,衝到窗前,縱身一跳,消失在夜色中。

  只屬於他們的夜,現在正式開始。

  在漆黑的夜色裏,月光流瀉著。

  月光下閃耀著一道銀光,不斷向上移動。

  那是跟在KRAD身後的一束長髮,以及髮上的銀飾。

  抱著DARK的KRAD,拍動著背上的白色翅膀,登上一座大廈的天台。

  「我想你會喜歡這裏吧!」收起背上礙事的羽翼。

  「你……想怎樣?」DARK問道,感受到自己體內不受控的熱度。

  「想怎樣?」依然抱著懷中人的手,緩緩下降,「咱們來洗月光浴~~」

  「哼!!」無奈地平躺在地上,臉面已覆上來自藥效的紅暈。

  阻擋月光的降落,KRAD已然跪在DARK的兩腿之間。

  「都這麼多次了,你還是這種樣子……」掀開DARK半掩的上衣,以欣賞美麗藝術品的眼神看著,就像他看日渡的眼神般。

  「無論多少次我都是不願意的!」抗議道,DARK如今只有嘴巴能動。

  「我就喜歡你這種反應……」手輕撫上身上人胸口的敏感花蕾,「身體都這麼忠實了,嘴裏還在說過不停!」

  突然一用力,KRAD的手指緊按著DARK的心臟。

  「你的心到底在想甚麼?」語氣認真,嚇得神智不清的DARK猛地清醒過來。

  「問…問來幹嘛……」一邊問他的時候,KRAD的舌已舔上平日覆在黑服底下的肌膚。

  「好奇而已。」平靜的嗓聲噴在DARK的小腹。

  「那就不要問!」雙手緊按額頭,大聲叫喊。

  不要問!KRAD你不要問,我不想知道自己在想甚麼!

  看到那樣的黑翼,白翼笑了。

  他達到了目的。

  DARK在意他的說話,在意他的動作了。

  「不問就不問。」咬住身下人的褲子拉鏈,往下移動。

  「啊……」藥效已經完全發揮,DARK的自控力全失,「KR……KRAD!!」

  身體激烈地回應身上人的舉動,呻吟從黑髮的人口中溢出。

  KRAD把DARK包在嘴裏,感受他們已超過一個世紀的情熱。

  冰狩和丹羽的牽絆,也是他們的牽絆。

  不能逃避,不能完結,不能解脫。

  讓受詛咒的人們不停沉淪,直至毀滅。

  毀滅之後,另一個被牽絆的靈魂出現,詛咒被延續。

  「啊……啊…啊……」渴求著快感,DARK迷亂地叫出聲音。

  口中滿佈黑翼的肉慾,KRAD的舌遊走到DARK的小穴前。

  唾液和精液混合物,潤滑劑的代替品塗滿在DARK的肌膚上。

  「KRA……KR……」話不成話,連自己是誰都記不起,只想填滿難耐的慾望。

  「我來了。」說著,一挺身,完全沒入盜取冰狩家作品的怪盜體內。

  如果可以,KRAD想就這樣潛進DARK的心,看看他到底在想甚麼。

  但,能進入的,只有情慾、快感和疼痛。

  KRAD終究理解不了DARK的心。

  這天的早晨,像無數個同樣的早晨一樣,消消來臨。

  和黑髮不搭調的陽光灑落到DARK身上。

  在痛疼消失之前,他不想把大助過來。

  畢竟這是他和KRAD的恩怨,讓大助來承受惡果始終不好。

  『DARK!你昨晚幹嘛把我關起來?』不想大助看見那樣的自己,DARK用自己的辦法將大助關在腦中某部份。

  【這是我和那傢伙的事,用不著你來管!】有點憤怒的說道。

  『對不起……』看DARK好像生氣了,大助立刻道歉。

  【我不是在生你的氣啦,只是……】低頭看向自己的身體,【竟然一次又一次讓你看到這種事了……】

  『DARK?』大助感到另一個自己的情緒有點奇怪。

  【沒事……】笑了一個,【你先睡一會。】

  『唔……』其實大助已經睡了一整晚,現在精神飽滿得很。

  他是看DARK有點怪怪的,才不跟他討價還價。

  仰望微亮的天際,DARK和大助一同闔上了雙眼。

  DARK在想:有大助這種關心自己的翼主真不錯。

  還有:總有一天要狠狠報復KRAD。

  與其等「總有一天」,不如現在就來計劃。

  DARK在心裏盤算著,開始有點期待下次和KRAD的見面。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