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助的淚已經流了滿臉,然而日渡的動作未見停止。

  冷冷的唇貼到熱熱的肌膚上,讓大助的神經變得更加敏感。

  日渡的舌,已經遊移至大助的兩腿之間,柔柔的輕舐著。

  「日…日渡……」這是最後的求繞,大助只期望日渡可以停下來。

  然而,怜聽不見。

  他只是張開口,將大助身上唯一的男性象徵納入口中,吸吮起來。

  時而打轉,時而輕咬,難耐的快感從日渡的喉間急速竄升至大助迷亂的腦海。

  「啊…啊……」口角處流瀉而出的呻吟,聽起來是如此之誘惑。

  如果日渡真的有那種意思的話,大助早就貞操不補了。

  但是……日渡自始至終都沒有想過要侵犯大助的身體。

  不過,怜此刻的舉動,著實把不黯世事的大助嚇倒。

  前所未有的快感聚積在身下,讓從未使用的性器勃挺起來。那種感覺像針尖般刺到大助的心裏,他很快就明白是怎麼回事。

  「我…我不行了……」

  聽到大助的話,日渡從口中吐出其男性表徵,迅速跨坐到他身上。

  「別動。」日渡道,兩隻手穩扶著大助的凶器,對準自己的蜜穴。

  深深吸一口氣,日渡下定決心,用力坐下。

  未經潤滑的下體裏,灌進了大助的慾望根源。

  撕裂一般的痛楚旋即進襲日渡的神經,讓他的臉面不由自主扭曲成一團。

  「日渡?」首次進入窄徑的男性慾望傳來讓大助不能自己的觸感,使大助無法不注視身上的美麗藝術品。

  「你…別動。」眉頭緊皺,熱淚盈眶,讓日渡看起來更加嬌美。

  全身已覆滿汗水的日渡,艱辛的支起身體,重重落下,讓大助進到自己的更深處。

  眼看著身上人痛苦扭曲的臉和連續不斷的動作,大助不由得心痛起來。

  「日渡……不要這樣……」嗚咽哽在喉頭,淚水湧滿大助的眼眶。

  似是沒聽到大助話音的日渡,依然在拼命的擺動腰肢。

  一下,再一下,希望讓大助到達自己的最深處。

  然而,每次擺動都會給他帶來極大的痛楚。他的雙眼都因為痛疼而濕潤起來了,但他並沒有停止的意思。

  只有感覺到痛楚的同時,日渡才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而更重要的,他真的很羨慕自己的對頭人─丹羽大助。

  擁有坦誠面對現實的勇氣和善待所有人的善良。

  擁有日渡想要擁有的一切。

  所以,怜不顧一切去奪取大助身上的氣息,那怕只能在體內深處留下一點點味道,也覺得心滿意足了。

  彷彿只要得到那麼一點點天真純潔的氣息,就能找回背上的天使翅膀。

  於是,咬緊牙關,忍著痛楚,日渡更大幅度的動作著,一邊讓身下人長驅直進,一邊提升他的快感。

  隨著日渡身體的搖擺,大助的淚落下,從眼角流向耳殼,不停勸告日渡:不要再傷害自己了!

  在自身的律動間,日渡的淚也落下了,從雙頰一直流至臉龐盡處,再降落到大助的衣服上,告訴衣服的主人:不要緊……讓我做下去。

  然後,於日渡那難以忍受的痛楚間,大助得到了無以上之的快感,為怜覆上濃濃的男性味道。

  已然達到目的的日渡不住的喘著氣,定定坐在大助身上。

  初嚐性愛滋味的大助,被腦海中剩餘的快感支配著,好一會不能動彈。

  兩人混合的喘息中,日渡虛脫的身體滑落到大助身上,不支昏倒。

  「日渡?日渡!!」大助喊道,依然未見掉在身上的人有所反應。

  嘆一口氣,大助緩緩的坐起身,把軟軟的日渡抱在懷裏。

  居高臨下的看著日渡那毫無防備且楚楚動人的睡臉,有那麼一瞬間,大助白明白到Dark的想法。

  冰狩的後人都是活生生的藝術品。

  這想法轉瞬即逝,大助的心裏又再只剩下梨紅。

  把累倒的日渡放到床上,大助收拾散落地上的做飯材料,給屋主做了一頓豐盛飯菜後,悄然離去。

  因為,大助害怕自己會像Dark一樣,忍不住傷害到日渡。

  鳥兒不知在何時開始歌唱,歌頌著清晨的早露。

  在吱吱的伴奏聲中,王子雙目緩緩張開。

  「唔……」迷矇的眼半瞌著,日渡覺得今天早上感覺不錯。

  打算伸展一下筋骨的日渡,甫一站起,發現自己全身痛疼。

  然後,他記起來了。

  昨天,自己「強暴」大助了。

  自己的身體深處,仍然保留著大助的味道。

  想到這裏,日渡嘴邊不禁泛起一笑。

  他身上從來就只有讓他討厭的腥臭,怎麼洗都洗不去。

  如今,丹羽大助的善良氣息就存在於他體內,他覺得自己好像被大助的味道渲染到一樣,整個心靈都變得澄靜無瑕。

  然而,一通電話就把他那慬存的快樂清掃掉。

  「怜~~」日渡警視的磁性聲線傳到怜的耳中。

  「早。」自然的回一句,怜又再想起自己在父親身下的媚態。

  「今天晚上回家吃飯吧!」笑意濃濃的說。

  怜明白,自己並沒有選擇的餘地,能說出口的只有一個答案。

  「是。」

  聽到自己爽快的答應,日渡警視立刻掛斷電話,不再浪費時間。

  看見手中響著斷線音的電話,怜不禁嘆起氣來。

  到頭來還是要躺在父親身下以換取他的幫助,那麼他昨天「強暴」大助所為何事?

  可能……可能這就是命運吧?

  這就是遺傳因子給他的命運吧。

  必須要為著搜捕怪盜而奔走,必須要為著生存而不擇手段。

  然後,就甚麼都沒有了。

  連最真實的自己,也迷失在腦海中雜亂無章的線條裏了。

  到底甚麼才是真實?

  我是冰狩,我是日渡。

  我是我,也不是我。

  我是怜,也是KRAD。

  KRAD不是我。

  金黃的長髮,雪白的羽翼,暗黑的內心。

  我,背負著一種命運。

  逃避不了,不能自主。

  這就是命運。

  心裏的願望都被逼放下。

  這就是命運。

  做自己不喜歡做的事。

  這就是命運。

  沒有選擇『喜歡』或『討厭』的權利。

  這就是命運。

  如果可以,請上帝賜我一雙翅膀,讓我可以脫離這樣的現實。

  我不想擁有,卻必須面對的現實。

  但是……

  但是……

  我背上明明已經有一雙雪白廣闊的美麗翅膀了,為甚麼還是飛不起來呢?

  為甚麼?

  為甚麼?

  『因為……把你困在命運裏的,正是這兩片翅膀……』

  原來是這樣。

  我告訴『你』啊!

  我會把背上的翅膀狠狠扯下。那怕是會失血流多而死,還是一生都得用自己的腳來行走,我也要逃離『你』。

  那怕『你』是命運。

  『哼…哼……哼哼……』

  你是在嘲笑我嗎?

  不要緊啊,反正……我不是天使。

  我是我,也不是我。

  但我……只想做我。

  我不想是『冰狩』,也不想是『日渡』。

  我只想,是我。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