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麻煩事
 
 
 
  佐井是“根”的成員,這是綱手提供的情報,絕對千真萬確。

  只是,在暗殺佐助的機密任務失敗以後,為何任務執行者會留下來?大和不停在心中向自己發問。

  雖然在這一個月裡跟佐井交往順利,對方也確實地表現出真心,但是大和對於心中的疑問,依舊相當在意。

  儘管大和相當在意,卻也無法將心中的疑問宣之於口,由於他尚未能面對自己所能想像到的、最壞的真相。

  並不是擔心被傷害,而是恐懼著如今的一切,會因著自己的魯莽而毀於一旦。

  有一次在佐井的家裡過夜,醒來時懷中的人不見了,大和起來到大廳去尋找,便看見對方專注地盯著畫布的側臉。

  清晨的陽光映在白皙的肌膚上,讓佐井看起來似是個線條分明的雕像。

  有一次出任務前告知了佐井大概的歸來時間,卻晚了一天回村,交出任務報告後大和回到自己的家中,便看見佐井伏在餐桌上,桌旁地上有一本素描本。

  日落的餘暉照不進室內,佐井的睡臉覆上了陰影,看起來就像素描畫像般沉靜。

  每每輕撫著佐井的頭髮,大和明白雙方的關係,並沒有彼此相處時所表現出來的親密,但是大和也明白︰無論如何他絕不容許佐井的視線從自己身上移開去。

  這是一種相當可笑而且無法解釋的獨佔欲。

  「早啊,傳藏。」

  「卡卡西學長早安。」

  銀白色的頭髮給人一種乾淨的感覺,被遮掩了大半的面相卻矛盾地讓人覺得神秘,旗木卡卡西的個性一如其外貌般,讓人無法觸摸。

  「昨天也去了佐井那邊過夜吧?」

  大和的臉頰刷地紅起來了,以不可思議的表情看向跟前的白髮前輩。

  「我不過是猜猜看罷了!哈哈哈!」

  沒有人會喜歡被耍弄,所以對於卡卡西這個不好笑的玩笑,大和回以怒目瞪視。

  「佐井很不錯呢!似乎你叫他做甚麼他都會做。」

  「卡卡西學長。」

  如果只是逗弄自己的話,大和不介意,但是卡卡西這感覺微妙的話語提及佐井。

  而且,這陣子卡卡西言談間刺探自己私生活的意圖越見明顯,到了大和感到不適的地步,所以他以嚴肅的聲音向對方發出警告。

  「請你多注意自己的言詞。」

  「哈哈!這麼護著他啊!真是不錯呢!」

  卡卡西只是以玩笑的形式蒙混過去,完全沒有理會對方的怒意,說罷就往前跳出,向著與鳴人相約的地點進發,遺下大和。

  剛才還在佐井的家裡,大和是被卡卡西的忍犬帕克通知才會來到這棵樹上,被卡卡西拜託去協助鳴人的修行。

  因為是剛剛接到通知,所以大和要先作點準備,才能去協助修行——實際上是協助控制鳴人體內的九尾查克拉。

  而且他也想親自去跟佐井說一聲,不希望這樣走掉了而讓佐井有所誤會。

  圖書館裡,佐井正站在書架前,抬起頭、踮高腳、伸出手要拿取已選定的書。

  「是要這一本嗎?」

  大和站在佐井身後,拿出了對方指尖碰到的那本書。

  聽到對方的聲音,佐井立時笑逐顏開,一臉愉快的表情回頭望向大和。

  「你怎麼會在這裡?不是說我很快回去了嗎?」

  「啊……其實是卡卡西學長拜託我辦點事情,所以我要先去了。」

  聽著對方的話佐井的表情明顯地僵住了,但是回應之時他沒有改變表情,依然維持著一臉愉快。

  「我知道了,完成之後再找我吧。」

  「不好意思喔,明明說好了今天整天都陪你。」

  穿著便服的人的笑容變得更燦爛了,向著身穿上忍制服的人搖頭。

  「沒關係,我這就回家看書了,你先去吧!」

  告知了佐井將會去的地點,然後俯身輕吻佐井的臉頰,大和便向著圖書館大門走去。

  轉身的人踏著急速的步伐,所以他沒有注意到,身後響起了一陣輕輕的嘆息聲。

  ++++++++++++++++++++++++++++++

  坐在為了加強剋制九尾力量而設的陣式中,大和望著跟佐井年齡相若的鳴人,腦海裡浮現了佐井的模樣。

  「別分心喔,傳藏。」

  「請別叫我傳藏,卡卡西學長,而且我也沒有分心。」

  卡卡西站在陣式外,一手拿著親熱策略,一手叉在自己腰間,往大和輕笑幾聲。

  「連『座』字都快消失了,還說沒有分心。」

  因為信任卡卡西,也擔心鳴人,所以大和深呼吸一口氣,重新調整自己的查克拉。

  大和全副心神專注在身體中兩種屬性的查克拉,而卡卡西則凝視著他,垂下了手中的親熱策略。

  確認了自己的查克拉平衡維持得絕佳,黑髮的人明白對方只是隨口說說,便懷著怒意望向白髮的人。

  「卡卡西學長……這種遊戲一點也不好玩。」

  「這不是遊戲。你的確快分心了。」

  雖然想要回應點甚麼,但是鳴人的影分身中,有幾個人產生了九尾化現像,大和只得先去處理。

  抑制九尾的查克拉需要體力及集中力,因此他已無暇分神應付卡卡西。

  修練過程中,鳴人又倒下又站起,大和才得以偷空休息。

  在那期間,一直顯得有點奇怪的卡卡西並沒有再說奇怪的話。

  鳴人的查克拉性質變化練習一直延續到晚上,鳴人總算是累得筋疲力盡,吃過簡單的晚餐後便準備簡單的臥鋪開始休息。

  沒有實際幹過甚麼的卡卡西,以及斷斷續續地抑制九尾查克拉的大和,也在鳴人的旁邊鋪開臥鋪躺下休息。

  夜半,大和被皮膚上的觸感打擾了睡眠。

  「大和。」

  睡得正沉的大和張開雙眼,眼前展現了佐井的臉頰。

  「晚上好。」

  夜空下佐井的臉掛著柔和的笑容,看起來比星星更為耀眼,讓大和看傻了眼。

  凝視著大和的臉,佐井緩緩低下頭,直至自己的舌尖碰上另一個人的唇瓣。

  顧慮到旁邊躺著卡卡西,鳴人也睡在不遠處,所以大和輕輕推開了對方,爬起身來拉著對方跳到練習用的瀑布上。

  「這麼晚了,特地來這裡有甚麼事嗎?」

  「因為想念大和……睡不了,所以來了。」

  一邊說,佐井一邊撲向大和,大和也張開雙手將對方抱在懷裡。

  寵溺地撫摸對方短短的黑髮,年長者的嘴角泛起了苦笑。

  「早上不是才見過面嗎?你今天是怎麼了?」

  佐井不作聲,在大和的懷中抬起頭,伸出雙手環上大和的脖子。

  濕濡的舌尖舔上乾燥的嘴唇,大和稍微張開嘴巴迎進佐井的舌尖,佐井則是渴求地吸吮著大和的嘴唇。

  雖然如此積極進取的佐井不常見,但是大和希望盡可能去滿足他的需求。

  唇舌交纏之間,佐井雙手摸上沒穿著上忍背心的胸口,隔著黑上衣撫弄起底下軟軟的乳首。

  「大和……我可以抱你嗎?」

2_END_22︰56_18/02/2009

後記︰
在非常不得了的地方停下來了XD
盡情地期待吧~~哈哈哈哈!!
到底大和會不會被抱呢?佐井又為何會這樣主動積極?
請看下回分解XD

另外~~也請各位看倌多多賜教︰)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