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反過來
 
 
 
  佐井雙眼在夜裡閃閃發亮,瀑布的聲音蓋過了大和的心跳聲,他呆呆地凝視著稚氣未脫的佐井。

  年紀較輕的人收起了環著對方脖子的雙手,緊皺雙眉露出受傷的表情。

  「還是……不喜歡那樣嗎……」

  隨著話音,佐井的臉也緩緩垂下,讓站著的大和沒法看清他的面容。

  見此狀,大和深呼吸一口氣,在佐井面前下跪了。

  「我早想過終有一天你會想要那樣……只是沒想到這麼快就到這一天……」

  大和雙手執起佐井雙手,抬起頭望著佐井的嘴唇,仰著臉等待佐井的親吻。

  聽到對方暗示許可的話語,發出請求的人露出淡淡的微笑,緩緩垂下頭,吻上對方的唇。

  又是一陣唇舌交纏,佐井輕輕推著大和的胸口,讓他沒法維持跪姿。

  大和必須以雙肘支撐著身體,才不至於往後跌去。

  土流城壁上的石頭算挺平滑,所以大和放心地躺下去,而佐井也同時爬到他身上,以自己的影子覆蓋著大和的身體。

  甚至沒有告知對方自己的行動,男孩摸上青年的褲子,直接扯下至膝蓋處。

  大和的臉刷地紅地來了,不敢正視眼中充滿了情慾的佐井。

  「佐井……」

  從來不知道被為所欲為的感覺是如此尷尬,大和只能放鬆被按著的兩腿的力度,任由對方觀看中間的風光。

  不敢對上對方雙瞳的視線,在聽見對方的輕笑時被吸引了,大和看見佐井望著自己雙腿之間的表情,顯得相當詭異。

  那是一種帶著玩味、好奇的目光,看著新近到手的玩具,不知道該如何玩弄的感覺。

  這樣的佐井對大和來說是陌生的,但是佐井雙手已摸到大和下半身的前後,因此他已無暇思考。

  「啊……」

  難以紓解接連不斷湧進身體的不適感,大和低聲叫喊著,禁不住伸出雙手抓著佐井雙肩。

  而佐井則只是逕自往大和的體內抽送著手指,還用力套弄對方那已然硬挺的脖起,毫無憐惜之情。

  如果對佐井所提出的要求是有著不易消除的違和感,那對於現在佐井實際做出來的行為,大和是感到非常的抗拒。

  變得陌生的人,被擺弄的不安,只有行為上的交合,每一種都是構成抗拒的元素。

  一點輕輕的淚水,沿著大和的眼角,緩緩流過他的臉頰。

  只是佐井沒有理會,自顧自褪下褲子,在對方放鬆了的後穴中抽出手指,頂上自己昂然的陽物。

  咬緊牙關接納了對方的進入,大和以雙手緊緊抱住佐井的脖頸,以穩定心內動搖的情緒。

  作為在床上任人擺佈的對像,佐井的表現每次都令人感到滿意,大和猜想那是“根”的訓練之一,因此沉醉於他的肉體之餘,心中總是隱隱帶著不快。

  而如今他也表現了擺佈別人的技巧,大和心中的不快,迅速擴大成莫明的悲傷。

  然而大和仍然希望滿足佐井的要求,因此他只得將臉埋於對方的頸窩處,祈求事情盡快完結。

  「你這樣很誘人喔……」

  冷徹骨髓的聲音,自佐井的嘴巴輕輕吹送到大和耳裡,讓他整個人僵住。

  「傳藏。」

  大和很清楚佐井並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如同自己不知道對方的名字,雙方一直以來只是用上級給予的代號互相稱呼。

  「你到底是誰!?」

  立時放開雙手環著的人,大和全身被緊張籠罩住,猛然推拒對方的胸膛,極力地想要驅逐對方離開自己的身體。

  似是早預料到大和有此一舉,頂著佐井面相的人以肩膊架起了大和雙腿,以站著的姿態狠狠往大和的後穴抽插。

  「啊!鳴!!」

  因為陪鳴人修練一整天,因為不便於發力的姿態,因為後穴被蹂躪,大和沒法以體術或忍術制止對方。

  眼看著佐井所沒有的猙獰表情只會徒添不快,卻也無法抵抗對方無情的摧殘,大和只得舉起手臂遮擋自己的視線,以期減低心中的厭惡。

  過去執行任務時亦有遇過相類似的事,而且這種行為對身體的傷害不算太大,因此一般來說大和不太在意。

  可是這次對方利用了佐井的面目,才讓大和心中燃起了怒火!

  大和決心要狠揍這個以變身術偽裝成佐井的人!

  是以當對方的陽物從身體中退出並放開自己的雙腳以後,大和顧不得下半身的疲軟與痛楚,用力一腳踢向對方的胸口。

  被踢到之後大和跟前的人憑空消失掉,証明那個是使用了變身術的影分身。

  雖然想要使用忍術去尋找侵害自己的人,但是體內不足的查克拉讓大和不得不打消念頭。

  「可惡!」

  一拳打在岩石上,然後大和深深嘆一口氣,整理好身上的衣裝,趕快回到自己的臥鋪去。

  ++++++++++++++++++++++++++++++

  直至神月出雲到來通知阿斯瑪殉職的消息,鳴人的修行暫時終止,一行三人才得以暫時回到村裡去。

  村人對猿飛阿斯瑪的逝世各有不同的感受,但這絕對不是一件快樂的事情。

  對於大和來說,這位前輩的離去,令他感覺遺憾,但是遠遠不到悲痛的程度。

  而且尚有前幾天晚上被不知名的人侵犯的事,讓大和處於輕微的恐懼和憤怒,以及連他自己也不察覺的悲傷中。

  不知道該如何平復內心深處的混亂,回到村子後大和立刻往佐井家裡跑,在佐井的床上與他相互擁抱著。

  「大和隊長,你是怎麼了?」

  不想說出當天晚上的事,大和只是搖搖頭,繼而更用力將佐井往自己的懷裡抱。

  儘管大和極力地想要隱瞞,但佐井依然察覺到他的不妥,於是輕輕掙脫了他的擁抱,反將大和的臉抱進自己的懷中。

  佐井側躺著,雙手摸在大和的後腦杓上,以輕輕起伏的胸口,溫暖著懷中的臉頰。

  「不要緊的,不要緊的。」

  沒有繼續追問未知的事情,佐井的聲音帶著笑意,只求對方能開懷般,以溫柔、輕鬆的調調吐出安慰的話語。

  佐井的舉動顯得相當體貼,讓大和對錯認影分身一事感到更加懊悔,他的雙手緊緊抓住佐井背上的衣服,心中倏地升起一陣自責。

  「大和隊長,你要聽我說話嗎?」

  以心理狀態來說,大和已無法聽進任何人說的任何事。

  「好的……」

  但他此刻想要聽佐井的聲音,所以他沒有阻止佐井說話。

  「這幾天一直都想著你,一直都想見你……但是我不敢去打擾你……」

  聽著佐井的說話,大和咬緊了自己的嘴唇,因為這一個佐井,說出了真正的佐井才會說的話。

  「我用那種心情做題材,畫了幾幅畫,請大和隊長務必看看。」

  在佐井的懷中,大和輕輕的點頭,然後滾滾的淚水湧出他的眼眶,濡濕了佐井的衣服。

3_END_22︰37_22/02/2009

後記︰
第三回完成!
這故事的其中一個特點,就是H~XD
想要每回都有H,又堅守著劇情的發展~
此故事的主角~沒錯,就是大和!
希望各位喜歡大和老師的看倌能夠多多支持!也多多賜教喔!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