贈我友秋之



  平常獨處時總是顯得相當沉靜的大叔,今天也是沉靜地待在自己的房間裡,整理著大量的收藏品,藉以消磨時間。

  然而,在特定的時間,就是他習慣享用午膳前的三十分鐘,房間外的過道響起了熟悉的急促腳步聲。

  年紀已經不小,卻保持著年幼的模樣,赤砂蠍將視線轉向將要承受重力一擊的門,緩緩放下手中整理傀儡的工具。

  接著,赤砂蠍所住房間的門確實被用力推開了,名為迪達拉、擁有金黃長髮的人出現在房主的眼前。

  「蠍大叔,我要發表新作品了,你有幸成為第一個見到的人啊!」

  身高與迪達拉相比還要矮一點,但是蠍一眼就瞄到在對方手上疑似爆炸品的東西。

  顧慮著房間內非戰鬥用的傀儡收藏品,身懷高超操縱術的人動用了自己的查克拉,纏住握有危險品的人的手腕,也綁住了他的雙腳腳踝。

  「我還比較想將你做成新作品。」

  沒有一絲敵意或殺意,沒有藏身傀儡當中的蠍只是一臉若無其事,用輕柔的嗓音告知了對方自己的心中所想。

  由於跟對方是搭檔,因此頭髮金黃的人很清楚,對方並不是鬧著玩的,所以他不顧一切地大叫出聲。

  「我不會在這裡發表的,蠍大叔!真的!」

  「不是說要讓我第一個欣賞?」

  「我會讓蠍大叔做第一人!就算不在這裡蠍大叔也是第一人!」

  雖然迪達拉的忍術既獨特且具破壞力,他本身也成為叛忍有一段時間,但是赤砂蠍很明白,自己的搭檔無論是年紀還是心智,兩方面都還只是個小孩。

  所以單憑純真率直的語氣,蠍已確信迪達拉並非因為焦急而胡言亂語。

  「很好。」

  說罷,傀儡師將自己的查克拉收回,然後擅闖房間者的手腳便回復自由。

  常與赤砂蠍合作,因此迪達拉知道,面前的人總是喜怒不形於色,所以縱使蠍那稚氣的臉上展現著溫和的微笑,迪達拉還是不敢輕妄動。

  於是年齡與身高不成正比的二人,默默地相互看著彼此。

  「一會有事嗎?」

  年長者先打破沉默,讓年幼者稍為被嚇了一跳。

  「啊…沒。」

  「那陪我出去走走。」

  點頭的動作讓金色的長髮搖動了,迪達拉沒有多加考慮便答應了蠍的邀約。

  將房間裡正在整理的傀儡收拾好,蠍並未將自己置身傀儡中,便與迪達拉一起踏出了曉的基地。

  兩人都沒有披上曉組織的大衣,身上穿著便服,讓他們看起來不過就是兩個年紀相若的孩子。

  遠離曉基地的石窟,穿過相連的翠綠叢林,另一端是民風純撲的小村。

  每次來到這個小村,迪達拉總喜歡跑到市集去遊樂,在路邊攤以紙網撈取金魚,或是咬一口燒得金香可口的烤魷魚,而蠍總是默默跟在他的身邊。

  「蠍大叔你不吃嗎?烤魷魚很好吃耶!」

  身材較矮小的男孩搖搖頭,婉拒了對方的好意。

  「小孩子才吃重口味的。」

  「好吃的東西就是好吃啊!」

  嘴裡咬著一塊魷魚,卻又要開口說話,迪達拉一邊的臉頰鼓起了,看起來十分滑稽,讓蠍禁不住失聲笑了。

  「你笑甚麼啊?」

  短髮的孩子又再搖搖頭,然後走向道旁一個攤販,付錢買了一團粉紅色的棉花糖,交到長髮的孩子手中。

  「啊!謝謝蠍大叔!」

  歡呼一聲之後,迪達拉急不及待將甜甜的糖果送進尚有魷魚的嘴裡,忘記了對方取笑自己的事情。

  手上依然拿著魷魚和棉花糖,只是當看到似乎很好吃或是很好玩的東西之時,迪達拉還是一個勁兒地衝到那邊去了,而赤砂蠍還是慢慢地跟著他的腳步。

  到最後,被叫出來陪伴的人盡興而歸,而邀請對方陪伴的人,則只是陪伴著對方在市集遊樂了一回。

  當穿過從翠綠變成墨綠的叢林之時,迪達拉突然站定,大聲驚呼起來。

  「啊!蠍大叔你要做的事呢?」

  走在跟前的男孩轉過身,以他平靜無一絲波動的雙眼,盯著身後只露出單眼的男孩。

  「已經辦好了。」

  聽著赤砂蠍的答語迪達拉感到相當愕然,他想到︰明明蠍就只是跟在自己身邊,也沒買東西,也沒吃東西,甚至沒有從自己身邊走開過,到底是甚麼時候去辦了甚麼事?

  在金色長髮的人面前,蠍並沒有催促,只是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直至腦海中浮現了一件事。

  「不,還有一件事沒辦好。」

  「甚麼事?」

  「看你發表新作品。」

  這一次,愕然也直接躍上了迪達拉的臉,然而在瞬間之後,愕然便變成了一個愉快的微笑。

  「對啊!這次的作品也是非常偉大的!蠍大叔你現在要看了嗎?」

  蠍向後退了一步,背部靠上一根樹幹,才向跟前不遠處的搭檔點頭。

  得到對方的應允,迪達拉露出了燦爛的笑容,便向後跳出一步,將雙手分別探進在兩邊腰身處用以盛載起爆黏土的包包裡。

  迪達拉說過,爆炸就是藝術,而赤砂蠍亦說過,藝術是永恆的,因此兩人對藝術的見解並不相同。

  然而,接觸到更多迪達拉的「藝術」以後,赤砂蠍漸漸明白到,其實兩人所持的觀點,並不如字面上的相差那麼遠。

  「別眨眼啊蠍大叔!」

  迪達拉從黏土包包裡抽出雙手,然後兩手也摸往腰後,才再將兩個手掌展現於赤砂蠍眼前。

  接著迪達拉掌心兩個施術的小嘴,便吐出兩塊如麻雀形狀的白色黏土,黏土拍動雙翼緩緩飛上空中。

  迪達拉一臉期待的望著天空,赤砂蠍先望了望抬起頭的人,才將視線移向空中。

  憑空響起了拍掌一般的聲音,深藍的天空中染上了紅黃綠三種不同的火光,形成一個小圓,及後慢慢擴大,然後墜落、消失。

  隨著天空的光線往下劃,兩人的視線也向下移動,直至對上了對方的眼睛。

  蠍只見迪達拉向自己伸伸舌頭扮了個鬼臉,然後又將雙手探進了黏土包包中,重新做了剛才做過的動作。

  彩色的光照躍了黑暗,迪達拉和赤砂蠍白皙的臉龐再次染上了色彩,最後又在歸於漆黑。

  「蠍大叔,怎樣?這次的作品夠偉大了吧!」

  視線焦點停在迪達拉眼中好幾秒,然後蠍抬起頭,看向連綿不斷的黑色。

  一動不動的姿態,讓身形嬌小的男孩看起來就像個精緻的娃娃,讓年紀相對較小的人學著對方定住了身影。

  「對啊。」

  彼此之間來自對藝術的堅持的分歧,從來都只會越演越烈,迪達拉是第一次從赤砂蠍的嘴裡聽到贊同的聲音。

  「蠍大叔……你說甚麼?」

  「走吧。」

  將背部從樹幹上移開,蠍一轉身,將自己的身影容入樹蔭與夜晚混合而成的黑暗中。

  「蠍大叔!」

  立時跑向對方消失那一點,迪達拉揚動著自己的金黃色頭髮,追趕著跟前那一位脾氣有點古怪的大叔。

  就像迪達拉的爆炸那樣,蠍道出心聲的想法也是一閃即逝的。

  沒有等待遲起步的男孩,髮色赤紅的人逕自向著森林深處走去。

  因為赤砂蠍知道,對方會追著自己的腳步而來。

  像他推崇的藝術般,迪達拉也是個充滿生命力的人,只要是認定的,他就會窮追不捨。

  如今在迪達拉眼中看來「赤砂蠍」似乎高深莫測,但蠍心裡明白,那不過是對方的錯覺。

  然而就如自己的表裡不一般,年紀較大的人並不認為有必要向對方說明自己的想法,也無需去剖白自己的心聲。

  並非礙於忍者世界的多變,亦很確定就算宣之於口自己的心情也不會改變,赤砂蠍所以隱瞞自己的心意,只是覺得坦白與否其實無足輕重。

  就這樣回頭望向從後趕來的人的身影,赤砂蠍已覺心滿意足。

  所以會對坦白心事有所猶疑,是因為年長成熟,而迪達拉的心直口快,卻是赤砂蠍所夢魅以求的。

  而同為藝術家的人明白,從自己手上生出的作品永遠都及不上跟前的一個。

  這爆炸一閃即迅,這爆炸永恆不滅。

  就因為充滿了多樣性,所以性狀總是變化不定。

  在「無」與「有」之間,赤砂蠍繼續保持慣有的沉靜,默默地觀賞著如風般轉向不定的人。

  沒有任何多餘的期待,只是一直靜靜地、默默地觀賞下去。

23︰52_END_18/12/2009

後記︰
其實覺得這個結束有點奇怪= =
不過……水城也真的對為文章作結感到有點陌生了=3=
畢竟這陣子能寫完一篇……實在不容易 orz|||
這篇是欠友人達5個月之久的邀文(默)
啊啊~~月狼閣下~~請來收取~~請原諒水城寫得這麼慢T^T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