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有透露劇情,請考慮清楚再往下看]
8月時看到故事的簡介,認為應該喜歡的題材,多次開始觀看又多次遇到阻礙而無法看完。
今天休假,一大早就開始看,結果還是看到1小時左右中斷,在8時半左右出門,直至下午5時回家才終於完成。
 
非常溫暖的故事。
現實中帶點不現實,平凡中帶點不平凡,淡淡憂愁中帶著惹人發笑的幽默。
與口吃女兒相依為命的老頑固,先是自己跌倒感到命不久矣,然後一通電話讓他得知十年沒見的哥哥中風病危,似是有感此時不見後會無期,沒有車牌也行動不便的他,毅然決然地坐上一架老爺剷草機,踏上橫跨兩州、全長370多英哩的訪兄之路。
看到騎著剷草機又雙腳不便的老人獨個在路上緩緩經過,有些人投以奇異目光,有些人想要出手相助,有些人只是呼嘯而過,但對老頭而言,別人怎麼看並非重點,他只著重於他的目標,以及眼前所見的人事物:
在路邊想坐順風車但不成功的懷孕逃家少女,每天必須駕長途車上下班卻每星期撞死兩頭鹿壓力大到爆炸的婦人,長途單車比賽經過的單車群及車手,讓老頭在自家後院扎營等待維修割草機的禿頭叔叔(微禿而已),身為退役軍人的、禿頭叔叔的年老鄰居,在墳場旁看到他的營火特地拿食物出來的年輕神父,以及在哥哥家附近酒吧的老酒保。
少女認為家人會因為自己懷孕而不想見到自己因此離家出走,老頭跟她說: 他們也許為此非常生氣,但未必生氣到想趕你走。
婦人的車因為撞到鹿而停下,老頭也停下車,用兩根拐杖撐著雙腳吃力的走到她面前問了一句: 我能夠幫到你嗎?
長途單車賽的一位車手問老頭: 年老了最糟糕的是甚麼事?,老頭回答: 年老了最糟糕就是想起年青的日子。
禿頭叔叔跟老頭說: 我想載你一程(禿頭叔家與老頭哥家相距大概半天路程),我和老婆可當作週末遊車河,老頭說: 這趟旅程我必須獨自走完。
退役老軍人回憶起戰時的苦日子,想起同伴身亡的事而老淚縱橫,老頭向他道出一直耿耿於懷的行軍舊事: 那小伙子救過我們很多次...大家以為是德軍殺死他,除了我 (暗示小伙子是老頭錯誤射殺)。
老酒保按慣常的問老頭想喝甚麼從哪裡來,老頭說是從另一個州而來,老酒保說: 那你必定很渴了,老頭不作聲,只是默然地喝了一口啤酒。
 
本片觸動我的地方大概有2個,首先是老頭的頑固,然後是他與家人的關係。
當初會跟哥哥不相往還,是由於吵架,老頭想起來,那口氣實在是難以嚥下的,但他也時刻想起年幼時一起渡過的時光,因此老頭想在有生之年與哥哥再相見。
老頑固常說: 這段路我必須獨自走完,以此婉拒了被他的堅持所感動想要幫忙的人們,因為那代表他對想與哥哥和解的誠意。
堅持要去見哥哥,是老頭的選擇。坐上根本不能遠行的剷草機,反映出他的尊嚴、頑固以及哥哥對他的重要性。
雖然年紀老邁又行不便,但他決意為自己的選擇負責,所以他必須獨自上路。
沒有車牌又不喜歡坐巴士,所以他要駕剷草機。
因與哥哥一起時都騎著剷草機,因騎著剷草機時都與哥哥一起,所以剷草機才成為上路的不二之選。
(雖然影片中沒提到,但我認為那時不時出現的收割車畫面,是代表老頭回想起與兄長年幼時在牧場長大的時光。而剷草機與大型收割車是同一系列的產品[他去買第2輛剷草機時可見到],因此我認為牧上中也會用到)
因此他不會放棄剷草機,也不會放棄獨自上路,更不會放棄不見哥哥,所以在一個多月之後,他終於到達了哥哥在370哩外的家。
老頭的頑固告訴我: 即使雙腳站2分鐘都痛、即使只有一駕隨時報廢的老爺剷草機、即使遇到挫折、即使路上那麼多人要幫忙他,他還是默默地、愉快地、享受地、堅持地憑自己的力量向著自己的目標進發,何況年輕力壯的我們??
所以,只要你有無論如何都想去的地方,那你定必會找到屬於你的"剷草機",而這割草機很可能你已擁有多年卻被塵封沒在用XD
BTW 有兩句(我覺得)非常經典的對白: 當年在戰壕都不怕現在怕甚麼? 和 都這個年紀了甚麼還沒見過?
 
還沒上路以前,老頭在家中跌倒,他的女兒擔心極了,要上路之前老頭告訴女兒自己的想法,女兒也非常擔心,但到最後還是幫忙他打點上路的事,老頭第一次上路那剷草機拋錨老頭被逼回家,雖然女兒還是擔心他的安全,但她第二次依然目送著老頭出發...老頭相當的頑固,女兒相當的忍耐,彼此都相當的愛對方。
有時候老頭沒有用言詞讓女兒放心,但女兒說完自己的擔憂也尊重父親的意願。雖然老頭不想麻煩女兒,但後來修理剷草機所費不菲,也是會打電話讓女兒幫忙,而沒有執拗地自行解決。
對少女說的話和折箭的故事也都是老生常談,但在深夜一個人在路邊扎營的老頭說來份外有說服力。
當剷草機修理工兄弟在整修時吵個不停,老頭就邊壓價邊告訴他們: 你們兄弟這樣吵架到底有多少時間花在工作上? 最明白自己的,莫過於與自己年齡相若的兄弟...我必去見哥哥,我已有十年沒見過哥哥...兄弟始終是兄弟啊...
在路上憶起與哥哥的往事,與別人談起吵架的原因,也透露出他認為就這樣十年互不聯繫非常可惜。
影片最後一幕,老頭終於來到哥哥家門前,叫了哥哥的名字兩次,然後哥哥還沒走出來就回應了他的叫喚,也叫出他的名字,彼此看到對方都已是行動不便的年紀,兄弟倆突然說不出話來,後來由哥哥打破沉默,於是兩人在門前的椅子坐下,哥哥說: ALVIN,你就坐著這老東西來看我!? 老頭回答: 是啊,LYLE。
兩人相對無言,年老的臉頰劃過一行淚水,洶湧澎湃的感情非常純綷,似乎能夠在死前見上一面,往日的種種都沒所謂了。
 
我喜歡這電影,因為主角也很貧 (沒有啦) ,其實是因為老頭頑固又可愛,行動不便但意志堅定,緩緩地按著自己的步調堅定地前進,節奏緩慢卻也輕鬆清爽,讓我看的非常舒服又非常佩服~
 
能夠死而無憾是最理想的,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只是如果能夠減少遺憾,那用甚麼方式,也不用太介懷了。
以老頭而言,自己駕著剷草機用6星期走370哩路去見惟一的兄長,是他了卻遺憾的方式。
而我們自己了卻遺憾的方式,所要了卻的遺憾,則必須由我們自己去體認和尋找。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