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每小時會發出通知聲的時鐘,所以直至夜半三時,米羅身處的室內還是靜靜的。

  米羅不想睡,於是在禮二睡了之後,仍然摸著他的鍵盤、書脊和抱枕。

  今天的夜宵是藍菌芝士配煙鴨胸片,還有禮二下午帶回來的紅茶,是米羅最喜歡的組合。

  盯著漂亮的紅色液面,米羅忽發奇想,便跑到禮二所在的睡房去,拿出禮二在精神緊張時作安眠藥用的一瓶白蘭地。

  在床前桌上取得酒瓶後,米羅卻一腳踏到從床上垂落地上的被子。

  「米……」

  睡得正迷糊的禮二從被窩裡伸出手,期待著同居人的暖意。

  立刻抓著戀人的手,摸上自己的臉頰,米羅露出燦爛的笑容。

  「禮二。」

  明知道禮二不會看見自己的笑容,明知道禮二不會聽到自己的叫喚,米羅還是笑了、叫了,然後慢慢彎下腰,親吻他的額。

  「晚安。」

  禮二每天早上七時半起床,九時上班,下午六時下班,有時候需要加班,然後就買東西回來煮或是直接買吃的當晚餐。

  兩星期前米羅還是個上班族,但是因為缺席日數太多,所以被僱主辭退了。

  當事人會向自己承認自己有問題,但是米羅知道︰就算告知別人自己的感受,也只會被唾棄而已,因此他選擇默不作聲,縱容自己。

  曾讀過某本小說的一位角色,很喜歡在紅茶裡加白蘭地,所以米羅也依樣畫葫蘆。

  芝士的味道很濃厚,在味覺上分散了米羅的注意力。

  紅茶讓白蘭地變得很易入口,烈酒帶來的飄然,讓米羅沒法集中精神思考。

  精神上的倦怠,長期不讓身體休息的疲勞,在酒精的作用下蔓延到米羅全身上下的每一個角落。

  「啊……」

  打了一個呵欠,米羅的眼眶中充滿了滋潤的淚水。

  手背觸及冰涼的液體之時,米羅卻分不清哪些是眼球所需要的、哪些是心靈所需要的。

  「鳴嗯……」

  整個身軀埋入舒適的單人沙發中,雙手用力抱著自己的膝蓋,垂落一頭滲雜著棕色的黑髮,讓沙發吸收由慟哭帶來的所有顫動。

  內心深處的渴求,想要宣之於口,但卻沒有對像,教米羅哭得更傷心。

  「乖乖喔。」

  憑聽覺已可確認︰說話者只是精神醒來了,聲帶還是需要睡眠的,但是米羅沒有餘裕可以照顧禮二的身體狀況。

  隨著聲音降落在棕黑交錯的短髮上的,是禮二那慣於處理文件的五指。

  「我的米羅,為甚麼要偷偷哭喔?」

  禮二的聲音聽來乾涸而苦澀,其成因絕對不單單是『需要休息』。

  「我的米羅,我好心痛……」

  「沒…沒有……」

  好不容易從咽喉深處擠出一句話,米羅否認的聲音沒有起到作用,全數為禮二的胸膛所吸收。

  站在沙發旁的禮二,以強有力的擁抱將米羅從沙發的懷中搶過來。

  「沒有你在旁邊,我睡不沉……」

  禮二身上穿著灰色的長袖套裝睡衣,暖意透過薄薄的布料包覆於米羅裸露的雙肩。

  「今天晚上睡在我旁邊……好嗎?」

  米羅禁不住將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放到嘴唇上,伸出右手抓緊禮二的睡衣下擺,頭顱不住地左右擺動。

  當禮二垂下他漆黑的短髮,去探視懷中人的表情時,冷不旁被米羅推開去了。

  「等一下!」

  被推開的人心裡愕然,但臉上仍保持著微笑。

  反是拒抗溫柔懷抱的人,壓抑不了肩膊的抖顫。

  「…我……我再坐一下就來了……」

  勉力讓自己的視線停留在戀人眼中,但是米羅控制不了自己眼簾的動作,不住地眨動著。

  「你先睡吧,不用等我。」

  黑髮的人沒法再維持笑容,只是吸了吸鼻子,抿著嘴唇點頭以示理解。

  不想放下再次垂下頭來的人,但是禮二明白︰現在的米羅根本沒有餘裕應付自己。

  輕輕掃過米羅棕黑交錯的短髮,禮二便回到房裡去了。

  寂靜的睡房裡,禮二只能用薄被子蓋著頭臉,希望藉此壓抑激動的心情。

  米羅是從被解僱的那天起,開始變得沒法在晚上睡覺。

  第一天晚上,由於是假期前席,所以米羅告訴禮二自己睡不著之後,雙方盡情地享受了對方的體溫。

  顧慮著戀人的心情,當天晚上的禮二相當地順從,毫不遲疑完成了米羅所有的要求。

  對於禮二來說,當夜的經驗非常珍貴,因為平常以為自己做不到或是討厭的事情,在米羅的要求下自己都做到了。

  這是個深切的証明︰米羅對自己來說是相當重要的,禮二對這一項認知感到非常高興。

  然而米羅卻沒法對禮二的行為感到高興。

  於是在第二天晚上,米羅開始在晚上玩線上遊戲。

  從第二晚上起,米羅睡眠的時間慢慢地往後推,甚至試過在禮二起床前才去睡。

  禮二不知道要怎麼辦,只能一直順著米羅的意思。

  「頭……好痛……」

  在鬧鐘的響聲下張開眼簾,禮二便察覺身體的不妥了。

  但是不在身旁的情人讓他更為在意,因此他立刻起床尋筧對方的身影。

  站起來會暈眩,但還沒到會倒下的程度,只是在望見對方到產生反應的速度、及所產生的反應,都是雙方所始不料不及的。

  「米羅。」

  清晰地叫喚對方的名字,然後禮二無神的雙眼凝視著米羅,靜靜走到他所在的單人沙發前,二話不說圈緊了他的脖頸。

  「我好想你!」

  在米羅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禮二便嘩啦嘩啦的哭起來了。

  禮二的狀況讓米羅沒法思考,他只能當機立斷抱起站不穩的人,直接送往床上。

  「不要走!」

  被強行拉下雙手之時,禮二不顧一切地向米羅哀求了。

  「米羅!不要走!留下來陪我!甚麼都聽你的!」

  一切都是突如其來的,米羅沒有時間思考,他只能心痛著激動的戀人,將對方一抱入懷。

  「我沒有要走,我哪裡都不去,禮二。」

  在米羅的懷裡,禮二唏哩嘩啦地哭個不停,米羅只能緊緊地抱著禮二的雙肩,不敢放開。

  禮二上次如此的豪啕大哭,到底是甚麼時候?

  米羅感受著懷中的顫抖,沉默地翻動回憶。

  禮二向來不是個多話的人,也沒甚麼朋友,在認識米羅之前,除了工作之外幾乎足不出戶,也甚少與人溝通。

  兩人所以認識是由於工作關係,米羅的合作對像是禮二的上司。

  有一次工作遇上緊急狀況,米羅跑到禮二的公司去了,但是禮二的上司不在,而平常幫忙接待的同事也跟上司出去辦事了,所以禮二要硬著頭皮招呼上司的合作伙伴。

  是米羅對這位沉默寡言的接待者產生興趣,禮二才得到期待已久的提問、去發表心裡的感受。

  而禮二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呱呱大哭,是由於米羅對他開了一個玩笑。

  『你是我喜歡的類型、很想跟你上床、看你呻吟我想我會停不了!』

  如此這般的話語,令跟米羅獨處於會客室中的禮二感覺相當難為情,而當他帶著期待的心情、以一貫嚴肅的面目反問對方之時,卻得到「我只是開玩笑、你不要介意」的答案。

  米羅曾經詢問禮二當時為甚麼要哭,但是禮二答不出來,只是一再地告知米羅他的玩笑很過份。

  回憶起相遇的時刻,米羅還是不知道禮二哭泣的原因,可以確定的只有一件事。

  真正的禮二個性相當內向、倔強、孤僻,讓他成為有膽去表現關心、說甜言蜜語的人,就是米羅自己!

  因此在禮二能夠獨立站穩之前,米羅決不可就此倒下去。

  「禮二、對不起!禮二,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有些事情是絕對不可以忘記的。

  有些人……是絕對不可以放著不管的。

  米羅沒有再去管玩得正有勁的線上遊戲,或是先前禮二對自己的過度順從,只知道想讓禮二感到舒服。

  親吻他的額令他安心,讓他攝取足夠的水份,以擁抱給他暖意,米羅希望以所有的行動來向默默忍耐的禮二表達歉意。

  因為身心疲累而逃避工作、因為自我厭惡而拒絕禮二的關懷、這樣那樣不堪的模樣,米羅已不想再回想起來了。

  讓禮二向工作的地方請假後,米羅替戀人穿載整齊,然後便陪著他去看醫生。

  禮二的病並不嚴重,只是一點輕微的感冒加上睡眠不足、疲勞過度,只要吃點藥、好好休息就會立刻痊癒了。

  頭髮棕黑的人總算鬆一口氣,帶著黑髮的人回家去。

  「你先去睡覺休息一下,稀飯好了我會去叫你的。」

  「不……」

  把米羅專用的單人沙發推到廚房門前,禮二窩在自設的特等席中,打算觀賞戀人下廚的模樣。

  「我要在這裡看著,好久沒看過你穿圍裙的模樣,猶其是只穿圍裙的模樣。」

  禮二一臉幸福,盯著米羅的臉頰漸漸泛紅。

  「當初認識你的時候,你可沒有現在這麼色!」

  米羅出言調戲禮二當天,與兩人開始正式同居之間,已經過了一年時間。

  禮二漸漸從內向變成現在這般大膽,全都由於米羅各式各樣的勸誘和引導。

  「我是因為米羅才變得這麼色的!」

  邊說著,禮二舉起左腳,以指尖描畫起米羅的臀形。

  米羅不回頭,只是伸手輕輕拍掉騷擾自己的腳。

  生病所以頭昏,被幸福感充滿所以頭暈目眩,禮二將頭靠在沙發上,舒適地凝視情人的背影。

  當米羅再回過頭去,便發現在沙發中的人已沉沉睡去了。

  望見戀人那淡紅的臉頰,米羅感覺胸中有一股暖暖的感覺冒起。

  「晚安。」

  輕親對方的額,然後米羅愉快的笑了,並到睡房去取來書本,一邊閱讀一邊看火,也看護在旁安心熟睡的戀人。

END-22︰31-9/6/2008

後記︰
又一篇沒頭沒尾的文字~
不過想寫的已經寫了︰D
所以就將米羅和禮二的片段公開跟大家分享吧︰)




(小聲說︰不知這篇是不是也會變成系列=3=)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