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平如鏡。

  甚至連岸上景物的倒映也清晰如畫,那境像真是不可思議!

  人站在湖邊,垂頭就能看見自己。

  一舉手、一投足,所有動作都無所遁形。

  就算如何地虛偽做假,也沒法欺騙自己。

  因為所有的事自己都如此清晰地看見了……

  如像我站在周家謙面前,就算推開了他吻我的唇,我還是沒法否認自己想被他吻住的心情。

  害怕我逃走般,他的雙手分別抓住我的臂、扶著我的臉,以額頭壓著我的額頭。

  「想不到你會等我下班……」

  「你…你不也打算等我嗎?」

  我被他壓制在門上,我們所在的位置是他家裡的大門前,他的家就在咖啡店往外走十分鐘路程的大廈裡。

  周家謙下班後走出咖啡店門,看到了我便笑逐顏開,直接問我是不是要到他家坐一下。

  普踏進門口便被他壓制在門上,狠狠吻住。

  就算這夜是場夢,就算這夢即將醒來,我也不會覺得可惜!

  從來都是被拒絕、被嫌棄的角色,現在卻被心中的那個人凝視著。

  很久沒有造夢,所以也不知道甚麼時候會醒,我只知道在夢中應該努力享受。

  舉起雙臂,圈住他的脖頸,這次換我吻住了他的唇。

  「阿禮……」

  當舌尖落到他的肩上,他用雙手緊緊抱住我,止住我的動作。

  「可以聽我說幾句嗎?」

  我點點頭,胸口感受著他的心跳,接著一陣低沉的嗓音吹進了耳裡。

  「我喜歡你,說來或許很可笑,但我還想更認識你……絕對不是甚麼一見鐘情,是因為今天見到你才想要更認識你。」

  「為甚麼?」

  小孩子的說話……我真的不明白……

  只要身體契合就好了吧?不需要認識甚麼。

  互相認識的越深,只會越明白彼此怎樣也沒法待在一起的事實。

  太累了……

  「為甚麼……」

  禁不住嘆一口氣,連稍微抵抗的力氣都沒有,我只可以靠在門上抬起頭,思考眼眶中的微熱到底因何而來。

  「我只是覺得……你整個人都可愛得不得了。」

  可愛一詞是用來形容我這種人的嗎?

  「一般來說撿到醉鬼了不是要為所欲為嗎?在一夜床伴的手掌心寫著『再見一面』到底是為了甚麼?不哼一聲等待陌生人下班還被他帶回家,你可以解釋給我知道嗎?」

  這小子怎麼會有這麼多問題?他以為我是他老師嗎?

  他的問題讓人煩惱得頭痛!

  我怎麼會答啊?連我自己……也根本沒有想過……到底是為甚麼……

  看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周家謙稍微拉開了跟我的距離,柔和的雙眼凝視著我。

  「你可以考慮一下……跟一個不知哪來的陌生小鬼交往嗎?」

  我聽見了自己的大笑。

  這突然爆發的笑聲讓他愕然呆住了。

  大笑令腹部都感到抽痛了,滿眶的淚水也滑下臉頰。

  可愛的其實是他自己吧?

  終於抑止了笑意,我一手圈著他的脖頸,以帶著笑容的淚臉回答他的問題。

  「你看起來不像『母蜘蛛』……」

  雖然我沒法相信甚麼,也不能預知甚麼,但我還是希望付出我僅有的賭注!

  這就是謝禮帆最可笑的地方!

  「反正隨時能分手,我們就交往看看吧!」

  儘管這個夢就此醒來,我也不會覺得可惜!

  因為我還能夠作夢。

  因為我知道自己在作夢。

  因為我明白……這個夢有存在的必要……

  只有自己一個人、或是感覺自己只有一個人的時候,人總會變得怪怪的……

  有一個人在旁邊,應該能改善這種狀況吧?

  「只要交往過你就不會想跟我分手的了!」

  周家謙說完還自顧自地笑了,我禁不住握拳敲他的頭。

  這小子還真敢說!

  雖然也不是跟我以前的情人有很大分別,但是那種小孩子的自大,不禁讓人有所期待……

  做不到就把他甩了,做到了我大概也會高興吧?

  交往過後就不想分手,是指與一夜床伴完全相反的關係。

  做愛的時候管他說甚麼,不要說太多自己的事也不要聽太多對方的事就好了,來了就做、做了就走。

  今天來了所以說就要做吧?

  性慾是很容易挑起的,基本上只要稍微摸一下就會有感覺了。

  猶其是男性,年輕人則更甚!

  「阿禮……不要…摸了……」

  依然是我靠在大門上,周家謙雙手擁著我。

  但是他已經有點站不穩了,因為我的左手握著他的前面,右手在他身上亂摸。

  「呵呵!你也想摸我吧?可以動手沒關係喔!」

  「不……我想跟阿禮聊天……」

  喘息的聲音,實在不適合抗拒的話語,但如他所說的︰他沒有動手,只是緊緊地擁著我。

  這個年頭逞強的小孩子真多!

  也不去想想別人的意思!不過……意志堅定又有點頑固,不夠委婉卻能夠認錯,不正是小孩子的優點嗎?

  「我已經很久沒有跟情人親熱過了……明天我休假,一會洗過澡後再慢慢聊可以嗎?」

  聽過我的話,他鬆開了手,白皙的臉頰相當殷紅,一臉疑惑的凝視著我。

  那般可愛的模樣,教人看了就想一口吃掉,但是要說是哪一部份可愛嘛……

  我還是答不出來。

  大概再嚐一下味道就知道了吧?所以我雙手扶著他的臉,親吻起他的唇。

  「阿禮……阿禮要抱我嗎?」

  「或許喔!你希望我抱你嗎?」

  話說得吞吞吐吐,既害羞又楚楚可憐,一會要告訴他絕對不可以隨便露出這種樣子,不然連我這種偏向被動的人也會想要主動了。

  「是的……如果阿禮也希望的話……」

  又是噗哧一聲大笑出來。

  對於周家謙來說,這樣真的是很失禮。

  只要是喜歡的人,總會有希望跟他親熱的時候,抱人或是被抱會因為體位不同而令雙方的負擔各異,但是在心情上根本沒有分別。

  跟喜歡的、討厭的、陌生的人,基本上要做的事情都是一樣的,身體也會感到舒服。

  但是誰會在討厭的或是陌生的人身邊留到天明?

  今天,我決定留下來。

  因為湖泊的液面,正清晰地映現了自己的笑容。

17︰18 – 1/5/2008

後記︰
任性短篇,到這裡總算告一段落。
回過頭來一看,發現整個專欄,甚至是兩個專欄裡,所放的盡是愛情故事(抖)
如此看來,水城還是個少女吧=3=
只是……想寫的故事還是一個接一個的湧出來……反是水城打字的雙手有點應接不暇orz|||
如果有人喜歡的話,這個故事就會延續下去︰P
想看的可以在會客室留言通知喔~水城期待著~︰D

也說說這篇的創作意念吧~
其實就只是如題所述……任性地寫出來而已=..=
因為日常的工作生活太過暗晦無光了(嘆)
既說不出真心話也沒有能輕鬆待在其身邊的人,所以希望做到想要甚麼就有甚麼,用任性來治療空虛~
所幸的是謝禮帆並沒有連自己都想欺騙,沒有固執地貫徹始終……
只有將精神投注在不同的事物上,才能止住空虛的心情。
雖然“先做了再算”不是好辦法,但是“甚麼都不做”會令情況變得更糟~
所以~就先做吧~
即使最終的結果或會失敗,但還是有去實驗的價值︰)
至少水城是這麼想的~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