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孤獨能殺死一個人,我大概正在慢慢步向死亡。

  我不喜歡別人問我在想甚麼,更不喜歡告知別人我在想甚麼。

  也許我甚麼都沒在想。

  但是我能清楚感受到,胸口中正有一塊顏色不停的擴大,那顏色中間甚麼都沒有,而中央就只有我自己。

  那應該就是正在蠶食我的性命的東西……

  「啊……啊呀……再用力……」

  抬高了腰,讓自己的後穴暴露在男人面前,其實是為了甚麼?

  快感?高潮?

  不是只有被人搓揉套弄陽物才能有快感,也並非被人抽插蹂躪後穴就能夠高潮。

  「快…快點!」

  就算是自己的手,就算是粗長的棒子,我也一樣會有感覺。

  但是我討厭自己的體溫。

  自己的體溫,是最讓我覺得噁心的事物。

  我的出生平平無奇,並沒有讓母親難產死亡,也沒有遇上父親意外身亡的事,幼稚園、小學和中學都是平平穩穩的渡過。

  其實並沒有任何理由讓我要討厭自己的體溫。

  我就只是平白無故的,在某一天突然開始討厭自己的體溫。

  當然身邊的人並不知道這樣的事。

  有些人會認為我是個頭腦不錯的好學生,有些人會認為我是個無趣的呆書生,而我知道自己只是個討厭自己的體溫,又無法融入周遭環境的笨蛋。

  我不知道自己能夠做甚麼。

  大概順從別人的指示,做出他們想要我做的事,讓他們變得更喜歡我,多少就能夠改變現狀吧!

  大概吧……

  「喂!你用力夾緊,否則我可不陪你玩。」

  「嗯……」

  雖然說被幾個人玩了幾個小時,要把後面夾緊是需要花點力氣,但是這種事情難不倒我。

  也因為我能夠做到這種事,所以很多人都喜歡找我玩。

  反正我不喜歡留在家,去別的人家裡睡覺還是做甚麼也沒關係。

  而且父母也不會管我到了甚麼地方。

  雖然媽媽會問我是不是要回家吃飯,但那也不過是因為要為飯菜的分量做個預算。

  至於爸爸,我沒法搞清楚他在想甚麼。不過我確定他對我去了哪裡、甚麼時候回家沒興趣。

  所以基本上閒時回去露個臉就可以了。

  回家去露個臉之後,晚上要到哪裡去,就只剩下我自己能管了。

  「嗯……」

  昨晚那個是甚麼臭男人?居然將保險套留在我身體裡了!

  雖然說要弄出來不會太困難,但是這種事情真的令人覺得很討厭!

  技術差勁又體力不足,要不是他們有幾個人,我真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能滿足……然後還留下垃圾讓我處理?這道理到處都行不通吧?

  「你做甚麼?」

  囉嗦的人看到讓他能夠囉嗦的事情,就會盡情地囉嗦一番。

  我張開的腿向著的人正是這種人。

  「有個死傢伙把保險套留在裡面了!我要弄出來!」

  從房門口來到我躺著的床上,他以上臂將我的雙腿向後推,然後用膝蓋抬著我的腰後,便拔出我的手指,逕自將他自己的手指插進去,試圖勾出我體內的異物。

  「喂!輕一點!我會痛——啊……」

  「哈!真的會痛嗎?你脖起了耶!」

  這個臭傢伙!一定是故意的!手指在勾那個東西的時候,還在裡面搓來搓去!

  「那就幫我含一下啊!」

  「不知道有多少人舔過的東西我才不含!」

  嘴裡說著嘲諷的話,那個黑髮混蛋用力將保險套勾出來了,我還想要謝他一下,他卻立刻開始弄我脖起的東西,害我想要罵髒話。

  雖然還未至於全身無力,但是昨晚好歹是讓幾個人爽過了,身體還是有點累。

  現在被這個臭傢伙再弄一下,腰後就開始感到有點軟,雙腿也開始微微地發抖。

  「住…住手!」

  「我不會幫你含……打手槍倒是沒關係。」

  「媽的!啊!」

  要不是這個傢伙常把房間借給我亂來,我鐵定把他一腳踹下床!

  不過話說回來,這張床好像也是那臭傢伙的……

  「後…後面……嗯……」

  昨天晚上我帶著幾個人來到這裡,他還躺在沙發上看電視。

  他的雙眼隨意地打量那幾個人,然後從沙發上起來,在隨身的包包裡找到一盒保險套和兩瓶水性潤滑劑,把東西塞給我之後便出了門口。

  他是晚上去便利店打工的,所以當時他大概要去上班吧!

  以往試過我帶人回來了,他只把保險套和潤滑油給我,便徑自將電視機音量調高繼續看。

  雖然我說過他有意的話隨時可以加入,但是他從來沒有進房間裡打擾過。

  只有當房間裡剩下我一個,他才會進房間來收拾,外加囉嗦一番。

  「把保險套勾出來又替你打手槍已經很好了,還要我幫你弄後面?」

  「好吧…呀、啊……好、好嘛……」

  昨天晚上的人的差勁技術讓我多少有點慾求不滿,現在這臭傢伙的高超技術讓我變得更加慾求不滿了!

  雖然明知這傢伙不喜歡跟我做,但也只有求他了。

  「好嘛……」

  「保險套、潤滑劑拿來,腿你自己扶好。」

  黑髮混蛋將兩根手指穿進保險套裡,在保險套上塗上潤滑劑,輕輕將手指插進我的小穴裡。

  一邊套弄我的前面,又一邊摳弄我的後面,那混蛋不知道是在哪裡學到的厲害手法,讓我無法思巧任何事,只能張開雙腿任他擺弄。

  我只記得他替我把身體抹乾淨,給我喝了點水,又將被子蓋到我身上,然後便轉身離開了房間。

  我是因為太餓才必須爬起來的。

  床末放了內褲短褲和汗衣,我穿了之後就走下床,打開房門到了大廳。

  那個黑髮的混蛋在沙發上睡了,沙發旁邊的地上有他脫下來的襪子和外套,看到這些就感覺他好像很累,讓我不太想弄醒他。

  蹺過沙發的靠背,我來到沙發的旁邊,悄悄地在茶几上坐下了。

  那男的一手壓在自己額上,另一手抓著肚上的被子,即使睡了雙眉還是皺得死緊,不知道是不是在做著甚麼惡夢。

  他的嘴唇動了,突如其來吐出來一句問話。

  「怎麼了……」

  一邊問我他一邊從沙發上起來,放在沙發上的雙腿也重新踩在地上,面對著我坐在沙發上。

  「肚子餓了。」

  看起來他的雙眼想立刻合上,但他卻一直沒有動靜,就那樣盯著我的雙眼。

  為免他囉嗦,所以我也不會先開口,就那樣等著他說話。

  但是先於說話,他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臂。

  「別坐我的茶几,玻璃破了很難收拾。」

  「啊……抱歉……」

  照他的話從茶几上站起,冷不防踩中了被子,我不慎向前跌到他身上,膝蓋狠狠撞上他的大腿。

  「好痛!笨蛋!」

  突然跌倒又被大聲吒喝,讓我被嚇了一跳,呆住不懂得回應他。

  然後,我感覺到手臂上有一陣痛楚。

  他抓著我手臂的手指很用力,讓我的骨頭也感到痛楚。

  「對不起……」

  「算了……」

  好像生氣般用力撇開臉,又好像被彈開一般放開了我的手臂,然後他推開坐在他身上的我,逕自站起來。

  「你吃甚麼……」

  聽過我的要求之後,他一邊裝帥撥著黑髮,一邊一拐一拐的跳往廚房去。

  看著他那滑稽的背影,我不禁笑了。

  這個黑髮混蛋,基本上除了冷嘲熱諷之外他都待我很好,不單做飯給我吃,又願意借我房間,有時候還會陪我喝悶酒。

  雖然他說這全部都不是免錢的,但他卻從來沒有認真地向我請款過。

  我有想過就這樣在這裡住下來,但是他卻斬釘截鐵地拒絕了。

  我問他理由他也不說,我像這樣繼續向他借房間他不拒絕,我說用身體付他房租的利息他也不接受。

  關於借我房間的條件,他只說過一次︰做愛要戴保險套,不可以在其他地方跟人亂來。

  我答應了他,所以他也答應繼續借我房間。

  然後又像今天這樣,在我渾身男人體液的清晨,他走進我所在的他的房間裡,稍微清理過房間和床上的我,便又走出大廳去。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