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超過一天的假期,我就會感覺受不了。

  所以只要假期開始,我就會立刻跑到黑髮混蛋的家中,向他借用房間。

  我很喜歡他的房間。

  無論我怎樣弄亂弄髒,他還是會靜靜地收好,然後再把房間借給我,讓我弄亂弄髒。

  也只有在他的房間裡,我才能不去看著心中那塊不斷擴大的顏色。

  而且這混蛋從來都不會問我在想甚麼,他只會將他自己的所想強行要我接受。

  「我管你肚子痛還是甚麼,是你自己說要吃泡麵,你就給我整碗吃掉!」

  一邊吸著麵條,一邊瞪視著他,那個混蛋居然移開了視線,看向沙發前方的電視機。

  現在是復活節假期,電視正播著復活節的相關節目,要多無聊有多無聊。

  不過那黑髮混蛋不說話,我也不會傻得自言自語,所以就只能看著會動的畫面以作解悶。

  突然,他將拿著的碗子擺到茶几上,並把筷子放在碗子上。

  「要不要去旅行?」

  「去哪裡?」

  我抬頭看向坐在沙發上的他,而他低頭看向坐在地上的我,就這樣靜靜地相互凝視。

  良久,他伸手摸上我那漂染成金褐色的頭髮,以一臉想要殺人的表情向著我。

  「明天晚上就能回來的地方,要不要去?」

  「好啊!」

  因為是他從來沒有提出過的建議,我覺得很新鮮,所以就懷著好奇和興致勃勃的心情答應了。

  假期除了跟這個混蛋約定了要借房間之外,我並沒有甚麼必須要做的事,所以到甚麼地方去也沒關係。

  我跟他的體型相近,從外衣到內褲他也替我準備好,我們吃完了泡麵早餐,把廚具和餐具都洗好,他便讓我揹著背包跟我一起踏出了門口。

  在出發之前,他致電了工作的地方請假,然後關掉手機放在抽屜裡,也把我的手機關掉放進抽屜裡。

  因此我只能待在他能看到、聽到的地方,否則我們就會失散了。

  那樣的感覺很奇怪。

  我們兩個中間隔著一米的距離一起走著,雖然會說話但是交談並不熱絡,雖然眼神有交會但是他並不讓我嘗試凝神細看他的眼睛。

  看起來都是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他,感覺上有那麼一點點的不自在。

  這讓他看起來很有趣。

  我們一起乘車到了碼頭,乘船到一個任何人都能到的小島去。

  下了船他立刻到碼頭附近的店子去查問,並且很快就租下了一個面海的單位。

  雖然店東對我們投以奇異的目光,但我還是向他回以燦爛的笑容。

  那黑髮的混蛋也毫不在意地牽起我的手腕,跟從店員的帶領向著我們的暫住處走去。

  稍微講解過在小島上和使用房間要注意的事情,店員便離開了現在暫時屬於我們的房間。

  急不及待跑去打開陽台的門,一陣屬於春日的涼風立刻吹遍我的身上。

  「好舒服!」

  走到小小的陽台上,我閉上眼享受迎面而來的風。

  深呼吸之後回頭去看身後的人,風吹動了那傢伙的黑髮,但他卻只知道目不轉睛地凝視著我。

  「怎麼了?」

  那傢伙搖搖頭,然後轉身走向角落處的雙人床。

  這個黑髮混蛋從來都是說了再算,今天他卻一再地欲言又止,感覺好奇怪。

  每次到他的房間,我都覺得很舒服。

  每次被他清理身上的污穢,我也覺得很快樂。

  每次聽到他的囉嗦,儘管每次都有回嘴,我卻覺得很有趣。

  但如今這傢伙一副沒精打彩的模樣,又不願意對我說話,讓我心裡有種奇怪的感覺。

  那塊足以將我殺死的顏色……似乎正在擴大……並且擴大的速度……比以往任何一秒都要來得更快……

  「臭傢伙!幹甚麼不作聲?」

  我不確定,要是他持續不說話,我會不會就那樣從陽台縱身跳下去。

  「都帶我來這裡了,甚麼變態玩意還怕我笑你不成啊?」

  「我不作聲你就在那邊說個沒完。」

  那個混蛋的語氣跟落雷沒分別,凌厲的讓我立時閉起嘴巴。

  也許是看到我的肩膊縮了一下,他乾咳了一聲,改變聲調才再開口。

  「過來這邊。」

  暫時不敢違逆他的說話,我就那樣直直地走向他,而他則面向著陽台坐在床沿。

  沒有絲毫猶疑的握上他伸出的手,他卻冷不防的將我的手向前拉,讓我整個人撲到他身上。

  我跟他,從認識到現在,從來沒有過如此親密的接觸。

  這是第一次。

  只是我還未開始沉醉在這首次的親密,卻聽見了極不協調的金屬部件扣合聲。

  「我真的怕你會笑我呢……」

  黑髮混蛋的臉埋在我的腹部,因此他輕笑時的吐氣全數噴在我的腹部皮膚上。

  愕然望著把我的手腕和金屬床架連在一起的手銬,我沒法像往常一樣立刻臭罵這傢伙一頓。

  「我從來沒玩過這種……」

  他說話的聲音明顯地跟以往,甚至是跟剛才也不一樣。

  他的雙手輕輕搭在我的腰後,一股異樣的熾熱在那裡散開,也侵入了我心中那一團色塊。

  我已經搞不清楚那到底是甚麼顏色。

  平日看到手銬或是其他情趣玩具會立刻感到興奮,但是現在我呆了,不是厭惡不是恐懼也不是任何能形容的感覺。

  在我的懷中抬起頭,那黑髮混蛋從來沒有露出過如此美滿的笑容。

  他一直凝視著我,慢慢站起身來,將我金褐色的頭髮向後攏,露出下面的額,然後垂頭輕輕親了一下。

  「明天我會放開你的……今天你乖乖留在這裡,好嗎?」

  無法思考甚麼,我只是想要抱住他,卻因被手銬束縛著而無法如願。

  於是我直接將他推向我另一條手臂中,將臉靠向他的胸口。

  「你也留下來我就答應。」

  他以雙手緊緊抱住我,我能感受到他的心跳,讓我禁不住閉上眼細細傾聽。

  他在這裡,這裡就是他的房間,所以我願意留下來。

  雖然他在,但這裡並沒有其他人在,所以這裡也不是他的房間,所以我不想獨個留下來。

  我從他的胸口抬起頭,我的雙眼凝視著他的雙眼,我急不及待吻上他的唇。

  雙手自由的他以雙手捧著我的臉,側著頭輕舔輕吮著我的唇。

  單手被禁錮著的我以單手環上他的頸,也側著頭配合他的動作。

  舌尖那種濡濕溫軟的熾熱教我忘記了自己的體溫,即使相隔著衣服,我還是能感到他身體的熱度。

  他熾熱的體溫讓我瞬間感到有點害怕,因為他的體溫就像我自己的那樣熾熱。

  我討厭自己的體溫。

  但是我害怕他的體溫消失。

  而當我想要以指尖去了解他的身體曲線之時,那混蛋竟然伸出手制止了我。

  「暫時……不要碰我……」

  剛才還在舐著我的唾液的人,現在卻握著我的手腕叫我不要碰他?是不是有病啊?實在太奇怪了!

  雖說只是一吻就被弄得慾火焚身的我是有點不正常,但與明明強烈渴求卻又極力壓抑的他相比較,他絕對比我奇怪上一百倍!

  而且將我弄成這個樣子以後卻不碰我,那叫我該怎麼辦呢?

  討厭的感覺會讓快感減半……那絕對會成為慾求不滿的主因。

  因此我絕對不會碰觸自己的身體。

  我不想感受那種噁心的溫度。

  我下身勃起的昂然,只可以是在別人的口腔中或是掌心裡得到高潮,我不想要自己製造的快感。

  「不……抱我……」

  被銬著的手和被握著的手也表現著想要碰觸他的渴求,而那混蛋卻只是咬著唇低下了頭,又露出了睡覺時那種表情。

  他不碰我,我又要如何解決變得越來越熾熱,同時也越來越討厭的體溫?

  「求你……混蛋……我求你抱我啊!」

  我想要對他哀求,但是到後來還是忍不住變成怒吼……

  因為隨著我的說話,他慢慢的從床旁退開去了,而且他臉上的悲傷令我感到不知所措……

  這個黑髮混蛋雖然老是緊繃著臉,但他從不曾露出如此悲傷的表情,我不知道我應該做甚麼。

  當然我渴望他能抱我,可我現在最想做的事卻是抱抱他,我希望他悲傷的表情消失。

  只是那混蛋已經退到我沒法觸及的角落,我一邊拉扯被銬著的手,一邊往他的方向伸出手。

  我叫著他的名字,他看著我搖搖頭,然後他拉開房門走出去,將我獨個兒遺留下來。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