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貼的肌膚,混和的汗水,以及一聲聲無法壓抑的呻吟,訴說著房間中兩人的狀況。
加達斯和蘭提,正互相纏綿著。
雖然,這是交易,但自以為不願意的蘭提,卻在痛庝之間察覺到快感的存在,不住的叫喊起來。
加達斯把蘭提堪稱粗壯的雙腿抬在肩上,毫不留情的衝向其體內深處。
一向冷靜理智的加達斯,如今也開始失控了。

2004‧04‧08‧+714:45:29
「嗄呀……嗄呀……」汗水和喘息一同流瀉出副隊長體外,只因他在作劇烈運動。
「啊…啊……」承歡於其身下的蘭提,腦海早已剩下一片空白。
「蘭…蘭提……」加達斯叫道,等待身下的人回應。
「嗯?」艱辛的吐出一句。
「你可以轉過身去嗎?」金髮人提出要求。
「嗯……」回不到其它字,蘭提開始動作著。
「慢來。」加達斯停下腰肢的擺動,有力的手扶穩了蘭提的肩。
就著交合的姿勢,赤裸的蘭提被翻過身,光潔細滑的背部立刻映在加達斯眼裏。
毫不猶疑的,加達斯的唇落下,綿密輕柔的吻著,一點一頓,細細品嚐。
兩手支著身體的蘭提,感覺到背上輕柔的觸感,已經太快的心跳又再加速。
「快……快完了它……」蘭提道,幽幽的回望加達斯。
「唔。」看蘭提好像很難受,加達斯便放棄對他的背部繼續親吻。
雙手抓緊蘭提的腰臀,加達斯開始猛烈的抽插。
重重的,持續的,一下又一下,到達其人之窄道盡頭,深深感受到他體內的溫度。
隨著身下的撼動,蘭提不停的叫喊著。
他覺得痛,也覺得歡愉,所以叫。
很快的,加達斯停下動作,把整個身子欺到蘭提背上,緊貼著他。
然後,一道熱流噴射於蘭提體內。
沾上他人味道的蘭提,覺得這道熱流比上一次沒那麼討厭。

是因為可以換來物品嗎?

還是……還是這次加達斯比較溫柔了?

蘭提不想深究,只是在未能造成高潮的快感之中,讓身體慢慢降溫。

2004‧04‧08‧+713:15:21
軟軟躺在床上,蘭提覺得昏昏欲睡。
畢竟,他和加達斯已經在床上歡愛了兩個小時。
他在想:自己可能有當男妓的特質,居然會在陌生男人的身下大聲呻吟。
然後,買他的第一個男人出現在他眼前。
加達斯已經洗去一身淋漓的汗水,全身涼快清爽的坐到床上。
「換你去洗了。」一邊說,一邊撫上對方頭上的黑髮。
「唔。」回應著加達斯,慢慢坐起身。
觸動到痛處,蘭提不禁面容扭曲。
「還會痛嗎?」看著表情痛苦的面容,房主柔柔的說。
「還好。」忍著痛楚,從被子中挪出雙腿,輕輕踏到地上。
然而,一站起,他就痛得失去平衡了。
見狀,加達斯迅速抓著他雙肩,讓他得以站穩。
「你這個人真是的!」副隊長嘴角上揚,心情很是愉快。
「去死!」蘭提在尷尬中回他一句,任由其人扶著自己到達浴室。

2004‧04‧09‧+707:01:56
感到旁邊一陣搖動,蘭提張開了雙眼。
只見加達斯坐在床邊,而且已經穿戴整齊,蘭提才想起來:昨晚他留在加達斯房中過夜了。
如今已經早上了吧?
「早啊……」蘭提道,張口呵欠一個。
「早,吵醒你了啊?」聽到蘭提的聲音,加達斯笑笑回過頭。
「不要緊啦……你要外出嗎?」看他已然穿上靴子,黑髮人搔頭猜道。
「沒錯。」說著,站起身,「本想等回來再送你回囚室的,如今你醒來了,現在回去吧!」
「好。」蘭提回道,坐起身來。
「還有這個。」加達斯把手往門旁指去。
蘭提順勢看過去,只見一個脹鼓鼓的布袋子,看不出個所以然。
「甚麼來的?」不解的問,手摸到地上,找尋自己的衣服。
「你真好笑!」加達斯不留力的拍一下蘭提的屁股,「那是你的『肉金』呀!」
「肉……啊,謝了。」想起昨晚的事。
「醫療用品和食物,還有保暖毛氈和照明工具,你一併帶回去吧!」站在一旁觀看蘭提穿衣。
「我好像只要求醫療用品和食物兩種物品而已啊……雖然毛氈我也需要。」抬高一隻腿,穿進褲管裏。
「我……」伸出手,輕輕點於蘭提臉上,「很滿意你昨晚的表現啊!」臉上長著一個邪氣十足的表情。
蘭提呆住,好一會動作不了。
然後,把另一隻腳刺到褲管中,向上拉。
「你這是代表今天也想買我嗎?」平靜的猜測著。
「你真聰明!」一個傻瓜笑容取代了邪氣表情。
蘭提沒有回應,只是低下了頭。
穿好衣服,兩人一同走出加達斯的房間。
沿途都是由加達斯帶頭,蘭提抱著包包跟於其後。
不一會,二人來到囚室門口。
囚室的門只以一道鐵枝作為門閂鎖著,加達斯只消簡單的拿起鐵枝,就把門打開了。
然而,撲鼻而來的氣味,把加達斯和蘭提都嚇到。
混在汗水和二氧化碳中間的,是濃濃的血腥味,狠狠侵襲門口二人的鼻黏膜。
「蘭提!」這是諾維婭的聲音,比離開前實在些,她的體力似乎有所恢復。
「怎麼了?」見受傷的同伴情況好轉,蘭提的語氣透露出點點愉悅。
「比璐……比璐他……不好了……」原來抬高的頭低下去了,聲線變得無奈。
聽見諾維婭的話,蘭提立刻緊張的左顧右盼起來。
於小小的囚室內,很快就找到友人的身影。
他坐在方形囚室的另一個角落,頭垂在膝蓋上,一動不動。
「比璐?」蘭提叫喚著,放下手中的包包,向友人走過去。
「站住!」比璐大喝一聲,定住蘭提的腳步,「不要過來……求你……」
原本陽光氣息滿溢的聲線,如今剩下一池死水,讓疑問在蘭提心中擴散開來。
蘭提看向諾維婭,她依然低著頭,不能給他一個答案。
「大概……被輪暴了吧?」加達斯小聲說,然而,那些討人厭的字句還是在石室中形成迴響。
「輪暴?」既震驚又不解的瞪視副隊長。
副隊長不看蘭提的雙眼,逕自翻找著口袋。
「昨天那四個……是不是?」得不到回應,蘭提開始有點激動。
終於找到香煙和打火機,加達斯以緩慢的動作拿出一根,放到嘴裏,點燃。
「昨天那四個都是好色之徒,而且男女通吃。」
蘭提一下子呆住,腦海泛起昨天聽過的一句。

『那麼說……只剩下一個讓我們四人分了……』

原來是輪暴的意思!
蘭提張著嘴巴,說不出一句話。
原以為昨晚自己算是為朋友們付出了一點點勞力,怎料……卻換來這種極致震撼的後果。
如果……如果當時自己在這裏的話,比璐就不用獨自承受那四人的傷害了。
然而,當朋友受盡凌辱折磨的時候,自己竟然倒在柔軟舒適的床上、睡在說得上的溫暖的懷抱中。
「比璐……我……」結結巴巴的說道,蘭提的心臟不禁扭曲成一團。
和加達斯這樣一個溫柔的人上床,已經讓蘭提感到無比的痛楚了。
現在,比璐和四個人做了,而且是硬來的。
痛苦程度,可想而知。
更重要的,是內心。
「讓我……讓我靜靜……」聲音被嗚咽堵塞住,中間還夾雜哭音。
站在友人稍遠處,蘭提彷彿可以看到比璐身上多不勝數的傷痕。
但他只得無奈的站著,不敢向比璐踏前半步。
唯恐接近他一分,會把他傷得更深。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