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004‧05‧05‧+2:13:49

原本打算在統帥批准退伍的第三天才起行的加達斯,因著蘭提每天的異常而改變決定。
自從達成了比璐的願望的一剎起,蘭提的笑容沒有停過。
燦爛得過火的笑容背後,掩藏著他的心痛、悲哀和自責。
加達斯無可奈何,只能盡全力滿足他的要求。
不顧身傷,蘭提瘋狂的逼迫加達斯貫穿自己的身下,由夜晚直至早晨,一直不停的做。
倦了,休息。休息夠了,做。
即使出血了,他也不願停。
只有在性愛的混雜感覺當中,蘭提才能把情緒從比璐的死亡裏釋放出來。
而加達斯則承受不了這種非純享樂的性愛行為,所以提早一天踏上回家之路,希望轉換環境會讓蘭提的心好過點。

2004‧05‧05‧+2:13:49
盛著攝影器材、相片和証件的袋子,滿載甜酒和咸牛肉的木箱子,以及注滿電油的吉甫車,此刻簇擁著蘭提。
離開他不足一公尺,站在車前的,是和友人道別的加達斯。
「這次走了,你就別再吃回頭草啦!」托帕茲笑著道,告誡起這個有十年經驗的前軍人。
「我現在可是有尤加利樹葉可吃的樹熊呀,怎麼會回去吃草呢?」加達斯愉快的打著哈哈,只因他快要起行。
向著他如今的小小夢想起行。
他的夢想,是買下一所幽靜的平房,兩人一同設計內裏的佈置,一起去購置傢俬,細細挑選放於水晶杯下的一塊杯墊。
「快點走吧!樹熊!」托帕茲推推加達斯的臂膀,催促他登上吉甫車。
而同時,一個不識趣的信天翁隊員卻從後奔至,大聲叫喊著讓加達斯的夢想蒙上污點的一句話。
「報告隊長,敵人已經和check point 2接觸。」
「閉嘴!」大喝一聲,小兵隨即彊硬的立正,不敢作聲。
「已經接觸check point 2了,詳細情況──」話還沒有說完,托帕茲開口打斷了加達斯的話頭。
「詳細情況是怎麼樣都與你無關,走吧!」雖然過去只是一兩分鐘,但隊長的語氣已然不再是嘻哈玩笑。
「托帕茲……」顯然有點不習慣友人冷酷的面貌,加達斯頓時心一陣酸。
沒理會身後的加達斯,信天翁隊長逕自遠去,心裏祈求著兩人的一路順風。
呆呆站著,遠看共事多年的同僚消失在一片沙海之中,加達斯深深感到和對方的距離。
無論是身體上的,還是心靈上的。
長長的吁一口氣之後,加達斯終於爬到車上,準備起動吉甫車。
「加達斯……」蘭提道,雙眼直視一望無際的沙海。
「甚麼事?」加達斯問,停下拿著車子起動鑰匙的手,看向旁邊的蘭提。
「我想我以後也不會再當戰地記者了。」肯定的說,語氣表情都是認真嚴肅。
「為甚麼?你不是說過要幫助那些生於戰爭的人嗎?」繼續扭動鑰題,吉甫車引摯應聲而響,在寂靜的沙漠中,形成不算巨大的嗓音。
「我連自己的朋友都幫不了,怎麼去幫其他人啊?而且……胡亂進入戰場,後果真的是……非同少可!」當聲音變得支離破碎,溶入引摯發動的運轉聲之時,一顆閃耀的美鑽突然出現在蘭提臉面。
「不要這樣……」任由鑰鎖放置在鎖孔裏,加達斯伸手抓住蘭提放在胸前的手,「在戰場上,任何人都無能為力,如果一定要說可以做到的一件事,就是盡力保存自己的性命!」
懇切的嗓音道出加達斯十年來的感觸,這是戰場上的現實。
「快……」哭音間冒起一個字,及後變成一句子,「快帶我走!」
「好!」放開依然淚流披面的人,加達斯以熟練的技巧啟動了車子,向著金黃的沙海直奔過去。
十多年的戰鬥生涯,八年共事的好友,和隊長一同訓練的小隊,器重自己的統帥,長久以來的寂寥,一一被拋在身後,被那灼熱的金光燒成團團灰燼,絲絲輕煙,消散在隨隨上升的水蒸氣裏。
蘭提的眼淚也一同被拋在後頭,一去不返。

2004‧05‧05‧+1:43:44
小小的吉甫車在偌大的沙海裏遊動,顯得緩慢致極。經過面前的風貌,除了沙、還是沙,讓兩人有種奇怪的感受,彷彿吉甫車根本沒有開動過,仍然停留在民眾居住的廢墟後面。
伴著他們走過靜止時空的,是興高彩烈的引摯聲,和自由舞動的、對未來的幻想。
然後,他們的房子中,一個水晶杯掉到瓷磚地板上,把兩人從幻夢引領回現實。

『轟隆』。

一下龐然巨響從身後昇起,奪取兩人的注意。
「軍營爆炸了!!」蘭提率先反應道,著急的自座位跳了起來。
加達斯呆呆的凝視演唱戰爭之歌,跳著死亡之舞的黑色煙柱,思巧悄然停下。
「加達斯!」一個敲擊把凝著加達斯思路的冰塊打碎。
「一定是政府和國際聯盟的人突破check point 2了!」加達斯道,咬牙切齒,捏緊雙拳。
蘭提拍拍加達斯的肩膊,讓他轉過頭來。然後,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親了半張的嘴。
加達斯茫然的凝視身前一個燦爛無匹的笑,以眼神詢問一吻的意義。
「我們回去看看吧!」開口解答加達斯的疑問。
「不行,這麼艱辛才從那麼出來,現在回去──」話還沒完,又是一吻。
當加達斯失去辯駁的意欲,蘭提放開了他的唇,說出自己的想法。
「如果現在不回去,你會後悔一輩子。」
像是一顆子彈劃過心臟,加達斯突然整個被震憾了。
「快回去吧!」說著,抓起加達斯的手,往起動鑰鎖撫去,「不能夠幫朋友的忙,是會後悔一輩子的。」
微笑的嘴角透出無奈的語音,成為吉甫車的推進器。
二話不說,加達斯讓吉甫車一轉圈,朝雕堡的方向疾奔而出。

雖然吉甫車的馬力有限,加達斯還是一次又一次的踏下油門。
似乎每踏一下,就能平靜他的心,讓他想通甚麼。

然而,理智和經驗卻不停的唸著:戰爭,就是戰爭。

2004‧05‧05‧+1:02:59
把吉甫車停在遠離民眾居住地的廢墟中,兩人交換了一個深可蝕骨的擁抱。
蘭提的手不捨的扣住那粗壯的腰,頭不住的埋往加達斯胸口,極欲就此鑽進他的心臟,看看那根時刻跳動的血管,問問它主人的心事。
加達斯五隻粗糙的手指撫到蘭提的頭皮上,把一聲聲承諾般的細語直接貫注到懷中人的腦海。

放心……放心……我一定回來……我一定回來……

另外的五指則遊走在其背上,希冀柔滑的觸感可以停留在掌心多一秒。
突然,蘭提毫無預警的一推,讓加達斯後退幾步。
「快走!我在這裏等你!」
加達斯不再猶疑,轉身離去。
「加達斯!」從後叫喚。
「怎麼了?」
普轉身,一個銀光閃現的物事來到面前,給他一把接住。
Desert Eagle .375。
「你拿去吧!」蘭提笑著道,給加達斯比一個勝利手勢,「我在這裏不會有危險的!」
想想,也對,於是加達斯抓住了槍枝,向蘭提揮手兩下,邁開腳步。
隨著與蘭提的距離漸漸被拉遠,加達斯雙腿移動的速度加快、步幅加大,朝他的過去直跑。

他在現在和過去之間,選擇了過去。
這到底意味著甚麼?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