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那支手機的時候,成風和家聰也嚇了一跳。

  是家聰先發現到的,由於手機發出了收到短訊的鈴聲。

  當時咖啡店已打烊,成風收拾過鋪面,正在品嚐家聰沖調的咖啡,卻望見對方手中熟悉不過的手機,使前所未有的美滿心情瞬間崩壞掉。

  因為確定手機不是成風的,所以家聰好奇地打量起來。

  「是客人遺下的嗎?」

  「不……」

  欲言又止加上面有難色,因此家聰知道自己正手持令成風不安的物事。

  「這手機怎麼了嗎?」

  看見手機便想起當中的內容,也記起前情人,成風禁不住伸手抓住家聰的汗衣衣擺。

  甚至不敢直視家聰的手,一瞬間成風不知道該加以瞞隱還是和盤托出。

  而眼見對方的異狀,新任情人輕輕握起咖啡店主的手。

  「到底是怎麼了?你知道這手機是誰的?」

  跟家聰變成情人的這個星期裡,成風每天都在思考是不是應該向家聰交待過去的事。

  只是每次記起前度情人,成風都會往“自己到底錯在哪裡”想去,最終只剩下自責的心聲,根本沒有下決定。

  然而今天看見了手機,雖然事情是難以啟齒,但是成風發現自己並沒有隱瞞的理由。

  「是……阿堅的……」

  「是那個混蛋!」

  一臉要把手機捏碎的模樣,家聰咬牙切齒的說,嚇得成風更抓緊手中的衣擺。

  明白自己的怒意引起對方的不安,家聰立時環著成風雙肩,希望平伏彼此的情緒。

  「抱歉……因為那個人曾經那樣對待你……」

  成風在家聰的懷裡輕輕搖頭,懷著誰人也沒法明瞭的痛苦,對情人耳語。

  「因為我……從來沒有拒絕過……」

  彷彿害怕對方會走掉一般,成風雙手用力扯著家聰的衣擺,滴滴淚水積累在眼框中。

  「你看見的那次是第三次……阿堅先前也有帶朋友過來……」

  痛苦的聲線平靜地敘述著,成風的心瞬間變得悄然無聲,閉起雙目、忘掉所恐懼的後果,道出一直以來的想法。

  「我是不願意的……可是……總是會覺得很舒服,被人抱著的感覺很好……像現在也一樣……」

  再張開雙眼,成風離開了家聰的懷抱,展現微笑的容顏不偏不倚地面對著戀人。

  「這樣還可以說『我不願意』嗎?」

  勇敢地對上想迴避的視線,便變得不敢移開目光,成風正在等待著家聰的判決。

  透過沙發就能感受到家聰身體的顫抖,成風知道家聰很激動。

  然而犯錯者沒資格談及刑責的輕重,因此就算感到不安、害怕,成風還是忍耐著,依然堅定地坐於家聰的跟前。

  可以看到家聰雙眼中燃著怒火,只是其表情也隱含著哀傷,教成風在恐懼之外,還感到無法忍耐的痛心。

  「家聰……」

  臨界點是開口的一剎,不想表現出軟弱,但是過多的眼淚堆積在眼眶,所以淚水還是滴下了。

  一直凝視著情人的家聰不說話,只是以帶點粗暴的手勁將成風推倒於沙發上。

  「誰人抱你你都會覺得舒服嗎?」

  成風雙眼睜大了,眼淚也突然停歇了,對家聰的說話,他無法回答。

  在正門上鎖的咖啡店裡,成風和家聰沉默地對峙著。

  直至全身發熱的家聰,伸出手摸上成風的兩腿之間。

  「我——」

  親吻之前吐出的話語開端,也沒法奪去成風的注意力,鍾情於對方的人只能陶醉於跟家聰的熱吻。

  「——我沒法像其他人那樣令你舒服,但我還是很想抱你。」

  自然的唇舌交纏,自然的緊密相擁,熾熱的氣溫一下子在咖啡店裡擴散開來。

  從互相坦白的那天起,成風已經多次預想如今的狀況,也有想像著家聰的身影來撫慰自己的經驗。

  只是真的被對方壓在身下,成風卻與幸福的憧憬無緣,無可避免地想起了過去的種種。

  單純為了被擁抱的舒適感而在陌生人前張開雙腿,甚至做過許多沒法說出口的羞恥事情,也因為如此,成風不知道如今該如何對待身上的男人。

  該如以往一般坦率地表現出渴求,還是維持著初次親熱應有的緊張?

  然而,在家聰的唇瓣和雙手的催逼下,成風可以思考的時間已所餘無幾。

  「嗯嗯……」

  粗糙但不失溫柔的吻,嘶磨著成風綿軟的唇,熾熱進取的舌尖翻攪著成風不知所措的口腔,家聰的手也越發加重了力度。

  終於不耐於隔著褲子的觸感,成風主動拉下了下半身的衣物,扭動腰肢磨向家聰的手。

  稍微被成風的舉動嚇到,家聰面露不可置信的表情,自上而下凝視混合著陶醉與痛苦的表情。

  「呃……家聰……」

  對方停下了手上的動作,讓成風焦急地睜開雙眼。

  望見家聰的模樣,教熾熱的身體瞬即降溫,成風只得無地自容地以雙手遮掩自己的臉面。

  「抱歉!」

  語帶哭音的道歉,令家聰明白對方產生了誤會。

  「……該抱歉的人是我……」

  啄吻著顫抖的雙手,家聰輕輕地對成風耳語。

  「……你……這般誘人的模樣……我實在不希望讓其他人看到……」

  說罷家聰輕咬著成風的一根手指,輕輕拉下遮掩紅透的臉頰的障礙物,對上微微顫抖的唇瓣。

  當懷中人終於回復平靜,深褐色短髮的男人便將對方自沙發上拉起,讓對方坐於自己的大腿上。

  靠上戀人胸膛的一剎,成風感覺到自己腰後的熱源,禁不住輕輕倒抽一口涼氣。

  「成風……」

  家聰雙手從後環住成風的腰肢,一手潛進衣衫底下輕撫微微起伏的胸前,另一手握住了熾熱的昂揚。

  溫柔而表現出渴求的手勁,教成風呼出享受的吐息。

  從來不知道溫柔會令每個動作都如此惹人心焦,沒法壓下渴求快感的衝動,成風只能從家聰懷中起來,往能給予他快感的熱源伸出手。

  然而家聰以雙手捧起成風的臉頰,阻止了他的舉動。

  「別急……臉抬起來。」

  將臉向自己的成風重新拉到自己雙腿上,家聰終究忍不住伸手掏出褲子中的昂揚,靠上成風的急不及待地套弄起來。

  抱緊了情人的頸項,感受著漸次攀升的體溫,成風的呻吟蕩漾於空氣中。

  陌生而令人陶醉的聲音,將家聰的情緒推向頂點。

  就成風的認知來說應該還有下文,只是在雙方都傾瀉出白色體液以後,家聰就滿足地抱住戀人,教其懷中的人有點不知所措。

  「我好高興喔……」

  靠在心跳漸漸平伏的人的胸膛上,咖啡店主聽到戀人的耳語,不禁陶醉得閉起雙眼。

  「可以跟你更進一步……」

  「你……這樣就滿足了?」

  如果正面望著成風,前推銷員就會望見對方慾求不滿的表情。

  只是成風享受著家聰胸膛的溫熱,也不想讓戀人看到自己的模樣,所以他巧妙地隱藏起自己的面相。

  「是的,可以像這樣抱著你……已經滿足了。」

  背向戀人的咖啡店主禁不住露出苦笑,緊抱住抱著自己腰肢的兩臂。

  「你覺得滿足……那就好了。」

  那黯淡的聲音,滲進看不到成風面相的家聰心中,教他立時將懷中的人橫放於臂上。

  忖忖不安的眼神不敢對上俯視自己的雙目,成風靠在強有力的手臂上,垂下的雙手不敢妄動。

  「怎麼了?」

  家聰搖搖懷中的人,然而對方沒有反應,於是他低下頭去察看。

  只見成風眼神閃爍,明明近在咫尺的人,卻以看一下便移開視線的方式來偷望,教家聰在十秒之後猜出了真相。

  「我們……慢慢來吧……」

  發現對方得知真相,成風只能刷地紅了臉,沒法說出一個字。

  微笑著又再將成風抱住,家聰瞄了瞄順手放到跟前桌上的手機。

  「明天、後天、還有大後天,我們都要做不同的事。」

  話音剛落,家聰拿起桌上的手機,放到成風的手中。

  「過去的事情,跟我們無關。」

  成風有想哭的衝動,深深地鑽進家聰的懷裡,以臉磨蹭起對方的上衣。

  寵溺地摟抱著戀人,家聰禁不住在心裡感謝起成風的前情人。

  ……要不是這個男人毫不珍惜成風,我也沒法這麼容易得到他吧……

  懷抱著情人和矛盾的情感,褐色短髮的人緘口不語,保持平靜的模樣,靜靜地享受與情人共渡的夜晚。

22︰20-2/3/2008

後記︰
還是成風和家聰在一起後的片段~
故意不用“兩情相悅”~因為實在是還有問題在中間~
接下還有幾篇關於兩人相處的文章~
希望關心想成風的看倌能夠繼續好好照顧他︰)
水城又潛下去努力囉~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