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有碧海,有藍天,有白雲,有輕風,有薄霧。

  是威尼斯吧?

  一定是。

  我有去過威尼斯嗎?不記得了。

  回憶一向不可靠,我一定去過威尼斯。

  到過的地方會忘卻,自己會被忘卻嗎?

  會。一定會。

  因為我不記得了自己。

  自己是甚麼?

  可以隨意移動手指,喜歡眨眼睛就眨眼睛,能夠聽到別人聽不到的聽音。

  可以隨意傷害而沒人會多言,喜歡虐打就虐打,能夠主宰其生死。

  甚麼是自己?

  甚麼是自己?

  「自己就是自己。」

  那甚麼是自己?



  一顆星在頭上閃耀。

  眼中的光,心中的光。

  漆黑的天,狂嘯的風,動蕩的海。

  這裡是威尼斯。

  我在威尼斯。

  趾頭在涼鞋中感受到無可比的自由,黑色的髮絲自然地脫落,於風中飄旋。

  思緒亦然。

  准我跳一支舞。

  左腳踏在右腳前,轉一個圈。

  和我跳一支舞。

  右手放在左手中,踏前一步。

  從身體至思想跟我同步。

  「你跳錯了。」

  ?

  「你跳錯了。」

  我沒有。

  「你的舞步跟我相反,所以錯。」

  你的舞步跟我相反,所以你也錯。

  我討厭其身不正的人。

  殺掉也可以吧?

  “可以。”

  可以殺掉吧?

  “可以。”

  既然有你附和,我就著手實行。


  讓十指沾滿血腥也不要緊吧?


  “……”


  你是誰?

  “我是你。”

  我是誰?

  “你是自己。”

  自己是甚麼?



  月亮高高懸掛在山上,金光落到漆黑的海洋。

  耳中的聲音,口中的聲音。

  氣流自腹中湧上,紅暈堆砌於臉頰。

  可以跟我一較高下的是風。

  准我獨唱。

  閉上靈魂之窗,任聲帶與振動交流,要風的呼嘯為之退下。

  與我合唱。

  盡情向細沙吐發不成韻的音調,最要緊是佔著耳朵。

  海濤的聲音,樹葉的聲音,夜晚的聲音,於口腔內融和為一。

  所有的聲音都不是聲音。

  所有的聲音都是我的聲音。

  我是誰?

  “你是你。”

  你是誰?

  “我是你。”

  我是誰?

  “你是自己。”

  自己是甚麼?



  並排的投射燈有五盞,集中於舞台上。

  我要唱歌,我要跳舞,我要演戲。

  做著表情唱歌,化著濃妝跳舞,戴著面具演戲。

  舞台上的成功演出會博得掌聲,退場的人自身亦應當熱烈鼓掌。

  因為演出成功。

  任落妝的臉如混凝土,像化學肥,沒人會理會。

  由於大家都有自己的獨立化妝間。

  富麗堂皇的燕尾服裡,可能是滿臉膿瘡的異物。

  婀娜多姿的晚禮服下,或許是面目可憎的妖邪。

  也罷。

  在舞台上,他就是王子,她就是公主。

  劇本在心中,所有台詞都正確。

  台詞正確,不代表演出成功。

  演出成功,不必要台詞正確。

  判斷是非的是看倌們。

  自己的“正確”並不正確。

  看倌的“正確”絕對正確。

  所有人都是演員,所有人都是看倌。

  所有人都正確,所有人都不正確。

  自己的“正確”不正確。

  自己的“正確”也正確。

  自己是甚麼?



  這裡沒有碧海,沒有藍天,沒有白雲,沒有輕風,沒有薄霧。

  這裡不是威尼斯。

  這裡是威尼斯。

  我說:這裡是威尼斯。

  “這裡不是威尼斯。”

  你說的跟我相反,所以是錯的。

  “這裡不是威尼斯──你從來沒到過威尼斯,過去、現在、將來,從來沒有。”

  ?

  展著剪得碎掉的羽翼,鳥兒甚麼地方也去不了。

  俯衝向下,飛不起來。

  十秒之後,化成微塵。



  我會好起來的。

  我會好起來的──在生命結束之後。

─全文完─11:43,22nd November, 2004

後記:

一開始是想寫從八十樓跳下來自殺的人腦袋裡的胡思亂想,到最後真的變得很亂呢~中心不知飄到哪裡去了……

只是在想:有人會明白這種東東嗎?

連身為作者的不才一頭冒水呢~

算吧算吧~很睏了。下次再來“威尼斯系列”吧。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