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二十五日,天氣稍為回暖。

  踏進家門以後,邢景甚麼都不管,直接跑進寢室中,確認戀人的所在。

  有一個人手上握著手機,連襯衫也沒換,甚至還來不及拿下領帶,就這樣在雙人床上睡死了。

  與收到短訊時同一個反應︰邢景只能苦笑著搖頭。

  看到陶緋的唇瓣、陶緋的身體,邢景想要親吻、邢景想要感受他體內的熾熱,但是勝過身體慾望的,是希望戀人能好好休息的心情。

  醒著的人脫下皮鞋放回鞋架,脫下外衣掛回衣櫃,洗乾淨雙手後回到床旁,為睡著的人解下領帶,拿下皮帶,脫下襪子,蓋上被子,最後輕吻了他的臉頰一下。

  接下來的一小時,邢景在床旁的地上坐下,整整著呆了一小時。

  然後他想到陶緋起床之後的事情,才匆匆地從戀人身旁離開。

  即使陶緋還需要睡上十個小時,但他醒來的時候應該仍然是聖誕節,所以兩人還是有足夠的時間好好慶祝。

  想送他的禮物早已準備好,邢景原來打算跟陶緋去吃火鍋的,但是看戀人這麼疲累,所以改變主意要去買菜,親手燒一頓飯讓他品嚐。

  在床前桌上寫了字條,又輕吻一下陶緋的額,邢景便穿著足夠保暖的衣物出門了。

  陶緋喜歡吃魚,所以邢景買了魚柳塊;陶緋喜歡酸味,所以邢景買了橘子醬來煮魚柳;陶緋不喜歡喝酒,所以邢景買了青檸梳打佐餐;陶緋喜歡香蕉味,所以邢景買了香蕉味的保險套。

  在便利店為保險套付費的時候,剛好望見裝在付款處後牆壁上的鏡子,邢景發現自己臉上有一抹粉紅色,禁不住對自己露出苦笑。

  因為掛心著家裡的陶緋,所以邢景購物完畢就立刻回家去。回到家才知道自己購物只用了二小時,而寢室裡的人似乎是連動也沒有動過。

  整理好所有煮食材料,選定了用餐時用到的餐具、會播放的音樂,甚至還吸了塵、用水抹了地板,邢景總算認為自己的準備已完成。

  又回到寢室去觀察陶緋的現狀,邢景確認戀人絕對沒有那麼快會醒來。

  俯下身輕輕親了戀人的唇,然後邢景進入浴室,一邊沖澡,一邊清潔了自己的後穴,為與陶緋的情事作準備。

  換上已清洗過的睡衣,用吹風機把頭髮吹乾,然後邢景回到臥室,潛進了陶緋所在的被窩。

  不想打擾到戀人的睡眠,所以邢景沒有強行抱住對方,只是他無論如何都想更靠近陶緋,於是他伸手撫上戀人的手臂,作為保証安心入睡的護身符。

  邢景不知道陶緋起來之後會不會感到高興,他只希望在陶緋醒來之前做好準備,雖然這無可否認也是為了自己,但邢景管不了那麼多。

  傾聽著戀人規律的心跳,想像著戀人高興的模樣,邢景微笑著進入了夢鄉。

  可是,人類無法靠自身控制睡眠的時間,因此聖誕節在兩人的睡眠中,靜靜地過去了。

  然而等待著邢景的,是前一天無法被滿足的期待。

  「景……」

  因為是休假,所以並沒有鬧鐘的響聲打擾,將邢景喚醒的,是陶緋的聲音。

  「快醒來喔……」

  張開雙眼之前,已經感受到落在唇間的親吻,所以先於掀開眼簾,邢景張開了唇瓣,迎進了陶緋的舌尖。

  陶緋的胸口壓在邢景上面,他的手進取地潛入邢景的睡衣下,輕輕逗弄起軟軟的乳首。

  並非不甘示弱,邢景只是一心一意地渴求著陶緋的溫熱,於是伸手掀起陶緋的襯衣,撫上背上的肌肉。

  從戀人的嘴唇離開以後,陶緋的吻落在其脖頸處,也吸吮也舐舔以喚起邢景身體的熾熱。

  「緋……」

  渴望與戀人相見的感覺,一下子引發出邢景的情緒,他只知道想要感受陶緋的體溫,其他事情一概不管。

  以雙腿圈住身上的人,是陶緋習慣的暗示舉動,因為已經被暗示過許多次,是以邢景明白只要自己做出這樣的舉動,對方就能瞭解其中的含義。

  「這樣……好嗎?」

  左手姆指搓揉著乳首,右手掌心撫摸著臀部,陶緋的舌尖落在邢景的腹部,語帶曖昧的提問。

  「想要你的……插進來……」

  從相識到這一刻,陶緋是第一次聽到邢景這樣的要求,是以他對話者的真意產生了疑慮。

  「為甚麼突然想要這樣?發生甚麼事了嗎?」

  邢景猛地搖頭,及後舉起雙手遮擋住自己的雙眼和表情,不讓陶緋看到自己混合痛苦與尷尬的面相。

  「你不想插進來我裡面嗎?」

  「怎會不想……你為甚麼會有這種想法?」

  隨著對方的問話結束,躺著的邢景提起雙膝將運動褲褪到膝蓋處,在陶緋的協助下將運動褲拋到地上。

  邢景張開了雙腿,一隻手按著脖起的陽物,另一隻手的食指探進自己的後穴裡,以滿眶的眼淚凝視身上的陶緋。

  「別管那麼多,插進來,然後用力搖,搖到我喊停為止。」

  「可不是說插就能插喔……」

  面對語氣嚴肅的戀人,陶緋的嘴角泛起笑意,從枕頭下摸出自己慣用的潤滑劑,用手指揩上一點,往邢景的後穴塗抹。

  「我也不像你那麼性急!」

  自相識之初到今天,邢景和陶緋第一次在床上交換了位置。

  像是怕自己會弄錯程序般,邢景雙手不是抱緊陶緋,就是抓緊床單,完全是一副處女的模樣。

  與戀人起著強烈對比,陶緋的嘴唇和雙手,總在最適當的時候觸及最適當的地方,熟練的技巧讓邢景忘卻以往的親熱場面,重新跌落初夜的緊張與興奮中。

  「騙…騙人……好舒服!」

  陶緋對戀人的讚許感到滿足,憑著與邢景相遇以前一直累積的經驗,有技巧地、確實地回應了對方的期待。

  情事結束以後,兩人的情況還是沒有改變——邢景疲累地躺著,而陶緋則一臉神清氣爽的去洗澡。

  當陶緋從浴室回到睡房,邢景依然俯臥著,陶緋於是回到床上坐下,將邢景翻過來放到自己的腹部上。

  「到現在還是動不了?」

  「沒有這麼誇張啦……」

  嘴巴上能開玩笑,但身體卻確實地完全沒有移動的意思,無須思考便看穿了邢景的掩飾,陶緋禁不住嘆口氣,輕撫起戀人的短髮。

  「以後還是讓景來抱我吧……被我抱實在不是那麼輕鬆的事。」

  向來表現樂觀的陶緋吐出了憂鬱的語調,教雙目半閉的邢景重新睜大眼睛,向戀人投出疑問和擔憂的視線。

  「和景在一起以前,每個情人都說我做愛只顧自己滿足,完全不理會被抱的人的身體負擔。我不是沒有反省,但要控制下半身……可沒這麼簡單!」

  邊說著邊露出苦笑,然後陶緋悄悄收好腦海裡快將氾濫的記憶,伸手抓住邢景的雙手。

  「所以從遇上景開始,我就決定不再抱喜歡的對像了……抱歉傷到你的身體。」

  被握著的兩手反握對方的兩手,邢景忍著腰肢的疲勞和後穴的疼痛,在床上坐好回望身後的陶緋。

  「我是……我是因為插進去的時候覺得好舒服、好高興,所以也希望你也能嚐到。」

  邢景心底的話語,邢景臉頰的淡紅,讓陶緋嘴角展現了燦爛的笑容。

  「你是傻瓜!」

  「別以為只有你會顧慮對方的身體,我也擔心你是不是會痛!」

  陶緋依然滿臉笑容,從邢景雙手中抽出自己雙手,捧著邢景的臉蛋,向著他的唇伸出舌尖舔了一下。

  「景不用擔心!再用力一點還比較舒服!」

  「你虧我體力差啊!」

  禁不住拍打了手邊的陶緋的大腿,邢景臉頰的紅色變得更鮮豔了,充滿怒意的目光盯著戀人的雙眼。

  見此狀陶緋放開邢景的臉,用兩臂將對方緊緊抱住,吐出了撒嬌的聲線。

  「只要是跟景做我就覺得舒服!就算只是做給景看也很舒服!」

  「啊?你要做給我看嗎?」

  「好啊!不過你最好能把手指借我……」

  陶緋如他所說的在邢景面前躺下,張開雙腿架於對方的雙腿上,也搓揉剛才在戀人體內得到滿足的陽物,也撫弄在洗澡時順道清潔過的後穴。

  望著戀人漸漸變得興奮的身體,邢景的身體也漸漸變得興奮,他想撫摸陶緋的身體,卻礙於對方的宣言而制止自己。

  察覺到邢景並未順從自己的引誘,陶緋停下雙手的動作,重新坐起面對面抱住戀人。

  「雖然時間已經過了,但我還是想說——」

  邊說著邊有技巧地扭動腰肢,陶緋以充足地擴張過的後穴穴口磨擦著邢景的陽物,並以淫摩的目光凝視著戀人。

  「——聖誕快樂!」

  對戀人的意思有所意會,邢景扶穩自己的兩腿之間,將前端推進陶緋的後穴中。

  「我也祝你新年快樂!」

  隨著話音飄進陶緋的耳裡,邢景雙手同時穿過陶緋的腋下將他抱住,其陽物也更進入到陶緋的身體深處。

  開始律動之前,兩人交換了祝賀的擁吻。

  十二月二十六日,陶緋和邢景就這樣整天躲在家裡,享受屬於二人的甜蜜假期。

END-15︰13-4/1/2008

後記︰
過了新年三天才完成的新年賀文……實在是罪孽深重orz|||
不過這兩個好色男水城也算寫得挺爽^w^
這篇還是淡淡的~
主要是想用到名字邢景(刑警)和陶緋(逃匪),被兒子說成是「很爛」呢(淚)
然後~如果說是重點的話~還是水城的老題材「溝通」——雙方心裡有各自的想法,從產生到告知對方的過程~
另外想寫了很久的H也寫了~所以水城也感到滿足了︰D
希望這一連三篇的短文,能作為途經此處的諸位的休假解悶物品!
最後也歡迎看倌能致會客室留言賜教!!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