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第一項任務



  「怎麼可以這樣!」

  我不禁大聲抱怨道,也不管面前的人和他們口裡的事沒有直接關係。

  我想保住一個性命也做不到,那班村民竟然因為迷信而要一個孩子付出人生?

  「你冷靜一下,這是他們村的事,我們管不著的。」

  岑凜道,語音盡處帶著一抹無奈。

  「唉,前任幫主早就想讓他們廢止這個習俗了……」

  蘭思琳於此時開口,話說到一半卻沒接續下去。

  可想而知,前任幫主是無功而還了。

  「那麽……這和我有甚麽關係?」

  連黑堂幫主都無能爲力的事,我這個普通人就更加沒辦法。況且,揪出殺死小雪的兇手才是當務之急!

  「你將會負責護送月魂家宗主到達封印『月神』的地方。」

  岑凜語帶認真的說,以雙目直視坐在前方的我。

  我毫不退避的回望他,一個問題油然而生。

  「爲甚麽一定要我這種新人來做呢?」

  岑凜露出半點愕然,轉瞬便消失無蹤。

  「問得好,我也不跟你拐彎抺角──要找新人,其實是烏雲村民的要求。」

  不知何時離開和室的小貓捧著茶具回來,把飄溢著芳香的茶杯放到我們三人面前。

  「他們要一個不認識幫主的人肩負此重任。」

  「為甚麼?」

  「幫主的家族和月魂家是世交,村民不想冒任何風險。」

  蘭思琳一邊舉起杯,一邊插嘴道。

  我只是點頭回應,把視線放到面前杯中的淡綠色茶湯上。

  那麼說,我加入黑堂的第一個任務,就是把活蹦亂跳的小朋友安安穩穩的送到墓地去。

●○●○●○●○●○●○●○●○●○●○●○●○●○●○●

  叼著煙站在雕刻著『烏雲』二字的石塊旁邊,我唯一能夠做的,只有嘆氣。

  『烏雲』所在的地方,名為草石鄉,是整個大陸之中最落後的部
份。我從黑堂熠日堂所在的市區出發,花了十天才到達草石鄉。這裡沒有高樓大廈,沒有先進科技,整片天空都閃著耀目的日光,稀薄的雲在當中暢遊,是適合郊遊的好天氣。

  不過,我今天是來執行任務的。

  如今我正身處村莊『烏雲』的入口,等待村民把『月神』附身的月魂家宗主帶到我面前。

  順著徐徐上升的白煙,我雙眼往村莊裡面看去。村口附近,我視線所及的範圍裡,都站著露出怪異目光的村民,有些女性更在竊竊私語,讓我感到渾身不自在。

  看著那些怪里怪氣──當然他們看我也一樣──的村民已經快三十分鐘了,那男孩還未被帶出來。

  據岑凜所言,月魂家的當代宗主是個長得異常俊美的男孩,而且對於自己必須為不知哪來的罪而死這件事,顯得不以為然。

  幸好是這樣,否則要獨個面對過於活潑或是滿臉憂愁的孩子,可會讓我頭痛欲裂。

  當我把抽完的香煙掉到地上踏熄,一團華麗的衣服被四個男性村民帶領前行,那團“衣服”的四周被紅線圍出矩形的空間。我所以稱那為“一團衣服”,是因為正向我走來的人,全身上下均被厚重的黑色布料、金絲刺繡民族服遮蓋,連頭臉也覆上了紫黑色交錯的麻質面紗。

  唯一可以證明那是一個人的,是垂在兩肩上烏黑亮麗的長髮。

  緩緩的,紅線圍成的矩形踏出村子範圍,來到我身旁,而手握紅線的村民也迅即消失,讓紅線掉落地上。

  「你就是要帶我離開的人?」

  面紗下傳來清晰美妙的嗓音。

  「沒錯。」

  一邊回答,我開始打量起他的面紗,彷彿自己能夠看穿面紗,望見他的相貌一樣。

  「那麼……請你替我掀開面紗。」

  這是還沒變聲的童音,誠懇的要求著。

  掀個面紗又不會中毒,我就不以為然的乾脆拿掉他臉上的覆蓋物。

  暴露於空氣中的,是雪一般細白的肌膚,黑色的長髮被面紗帶動,輕輕搖擺著。

  一種難言喻的感覺定住我雙眼,讓我緊盯著他的臉龐。

  眼看著對方的眼慢慢張開,凝住空氣的魔法被解開。

  然後,四目交投。

  我第一次看到了:沒有半點光彩的黑色眼瞳,跟小雪那雙活潑動人的大眼,實在相去甚遠。

  「請多多指教。」

  姓月魂的男孩禮貌的鞠躬,不自覺的,我也向他鞠躬回禮。

  然後,他就沒有再開口了。

  村長為我們的『死亡之旅』準備了一輛單馬雙輪馬車,一箱乾糧以及一個衣箱。

  親手把月魂送到車廂之後,我自己坐到駕駛座上,策馬驅車,離開這深山之內的村莊。

  當馬車和村落的距離漸漸拉開的時候,我轉身去偷望了月魂幾眼。

  他臉上只有霜雪般的冰冷,看不出半點不捨。

  「看甚麼?」

  月魂突然開口。

  「我在想……你會不會想多看村子幾眼?」

  「不會。」

  斬釘截鐵的答案,嚇了我一跳。

  「那不是你出生、長大的村莊嗎?」

  問題一出口,我簡直想狠狠賞自己兩巴掌。

  「他們一天到晚都只想我死,看不看都是一樣吧?」

  他的語氣中帶著濃濃的笑意,讓我內心感到難過。

  「抱歉。」

  重新把自己的視線放到前方的馬匹身上,出自我口的話音滿載著歉意。

  突如其來,讓我沒法反應的是:月魂以手掌用力打到我背上,更活潑地開口了。

  「用不著道歉,要賠罪的話,就帶我到一個地方去吧!」

  說著,他也爬到駕座上了。厚重的衣服早被棄於後頭的車廂,他身上只餘下未能突顯他黑髮之亮麗的襯衣和牛仔褲。

  「一個地方?」

  我愕然的道。

  「放心吧!我不會逃走的,只是替人家辦點事而已。」

  說話的同時月魂的嘴角露出志得意滿的微笑,當中卻又帶有落寞。

  難道,這就是背負命運的人的表情?縱然在我面前的只是個十六歲的小伙子。

  十五天之後他就要死了,從這裡去儀式進行地點不過大約八日行程,先和他去了結心願也不過份吧?

  於是,我策動彊繩,讓迎面而來的風掃去死亡的陰霾。

  當漸漸接近市區,在山區便於行走的馬車變得不利我們的行程。據月魂所言,村民不會要『月神』使用過的東西,沒有還回去的必要,所以我們賣掉了這個交通工具。

  精壯的馬兒換來了不錯的報酬,當買下到草石鄉北面的岩角的火車票之後,還剩下足夠我們住進溫泉旅館的金錢。

  而我們也真的把錢用在租用溫泉旅館一個雙人房間了,原本我是堅持分成兩個單人房的,但月魂卻用六個字把我這個念頭摧毀殆盡。

  「我不想一個人。」

  語氣並不楚楚可憐,也不埋怨憤恨,只是純綷的平靜,讓我更深切的感受到離鄉背井,獨自赴死的恐懼和孤寂。

  「好。」

  在房間享用溫泉的時候,讓我後悔跟他同房的事發生了。

  因為大家都是男生,所在我們都只用毛巾圍住下身,直接到房間外面的溫泉去。

  他脫去上衣的一剎,我不禁目瞪口呆。那身閃亮的瑩肌,白得仿似雪一樣,比起小雪有過之而無不及,黑髮垂在腰間,揚起不知來自何處的微香,吸引住我的注意力。

  「我有這麼好看嗎?」

  月魂道,緩緩轉過身來,露出臉上媚惑的笑容。

  「抱歉。」

  我立時生硬地移開目光,內心生出極不自然的感覺。

  「不要緊。」

  月魂道,看向泛著金光的溫泉。

  「是你的話……不要緊。」

  提起腳步,月魂家的宗主翵靈飄向溫泉。

  白色的煙霧從液面升起,包圍住向溫泉進發的人。

  小腿浸沒泉水的時候,月魂的視線重新落到我身上,向我伸出了左手。

  「來吧!」

  聽從他的指示,我向溫泉走過去。

  當到達他伸手可及之處,突如其來的擁抱襲擊我的胸懷,又是一個柔軟的觸感,讓我想起熠日堂的小貓。

  「你沒事吧?」

  我會這樣問,是因為他貼於我心臟上的臉面異常滾盪。

  「沒事……」

  皮膚上灼熱的感覺消失,然後,月魂羞澀的抬起頭,意味深長地凝望我雙眼。

  我知道他眼神中的含義,卻不明白此舉的用意,於是乾脆但不失禮貌地推開了他。

  「你嫌棄我相貌長得難看嗎?」

  語詞音帶著哭音,讓他的語氣一下子充滿楚楚可憐的氣息。

  老實說:他的相貌算得上世間絕色,但我只將他當成弟弟般,並未對他產生不應有的歪念。

  「我不是要嫌棄你甚麼,但是……可以跟我解釋一下你的舉動嗎?」

  「只是行房而已,用不著解釋吧?」

  他臉面上的平靜說明他的想法確實如此。

  「如果我們是夫婦,行房當然是平常不過的──」

  我想隨便開口說教幾句的時候,月魂說出了讓我有點震驚的事實。

  「我們已經結婚了呀。」

  結了婚?到底是何時的事呀?

─IV、完─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