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我只是站著望著關上的門口,期待著下一刻那扇門再次被打開。

  然而直至我的雙腳感到累了,那扇門依然緊閉著,那個黑髮混蛋並沒有回來。

  我坐下了。

  金屬手銬敲響了金屬床架,聽著那清脆的響聲,我自然地哼起了歌。

  去KTV的時候,我總會唱這首歌,這首歌的歌詞我能夠一字不漏的唱出來,而且這是我唯一能夠整首背誦的歌。

  數不清到底唱了多少遍,只是在我再唱完了一遍這首歌的時候,被關上的門的門把響起了被扭動的聲音。

  「我……回來了。」

  進門的男人手上挽著幾個塑膠袋,透過白色可以看到內裡有蔬菜和肉類,似乎是造菜的材料。

  我凝視著進門的他,他凝視坐在床上的我,當我露出微笑的時候,他也露出了釋懷的微笑。

  「我…去買了今天晚餐的材料……還買了雪糕……弄好了材料再來看你……」

  我沒有說甚麼,只是依然微笑著,向他點點頭。

  我微笑是因為他臉上那悲傷的表情消失了,我繼續微笑是因為不想他再像剛才那樣奪門而出了。

  不碰我就不碰我,但是我不想再像剛才那樣被留下來。

  他叫我不要碰他……那我就不碰他……只要他留下來就行了。

  大約十五分鐘之後,他從廚房走出來,手裡拿著一杯藍莓口味的雪糕和末端扁平的塑膠棒,來到床旁稍遠處,站在我的跟前。

  他看起來感覺有點猶疑,似乎是由於剛才發生的事,他不敢太過靠近我。

  「我不會再亂來的……你坐下來吧。」

  他點點頭,走到床邊輕輕坐下,我便順著床沿往後退,直至與他相隔一段距離才停下。

  看到我的舉動,他呆了好幾秒,然後逕自露出燦爛的笑容。

  「過來一點……不然雪糕會掉到床上。」

  聽到他的說話,我也呆了幾秒,然後雙頰泛起了一陣微熱。

  我向他靠近了一點,他也向我靠近了一點,我們之間只剩下稍稍傾身就能消除的距離。

  但我沒有再靠向他,他也沒有再靠向我,只是掀開了雪糕的紙蓋,露出了當中的淡藍色。

  他用膠棒在平滑的表面刮出許多痕跡,在藍藍的平面上形成不規則的圖像。

  那藍色酸酸的,在舌尖上輕輕轉圈,清爽的感覺,是我以前從來沒有嚐過的。

  我摸上他的手,將雪糕遞向他嘴邊,他只是微笑著搖搖頭,將嘴邊的雪糕推回我的唇邊。

  我沒有跟他說過喜歡甜食的事,只有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一邊舔著雪糕一邊回望凝視著我的他,接著我被一個男人摟著肩膀離開。

  翌日在學校我再次遇上他,才知道他是我大學裡的同學,那晚他是因為認出我才望著我。

  他問我當時是要做甚麼,我直說了是要跟那男的回家親熱。

  我可以從他的雙眼看出震憾的情緒,但他只是點點頭,及後向我提出了缺錢想出租房間的事。

  『房租可以不用一次付清……而且你隨便跟人回家也很危險吧……』

  他當時的表情很有趣,所以我答應了。

  但他相當堅持︰絕對不要我用身體付房租,然而他的理由並非對男性沒興趣,而是不希望得到我的身體。

  從那天以後,我跟他越來越混熟,然而我們的身體依然保持著距離,就只有在某些清晨,他為我清潔被弄髒了的身體。

  「好吃嗎?」

  聽見他的提問,我微笑著點頭,想要凝視他的雙眼,但是不敢看進他的眼裡,於是我看了他一眼,便低下頭去。

  小紙杯裡的雪糕還有一點,但是他已把塑膠棒子丟進紙杯裡,用曾經拿起塑膠棒隻的那隻手抬起了我的下巴。

  輕輕舐了一下我的嘴唇,然後開始用拇指搓揉,接著他的指尖淺淺地探進了我的嘴裡,他便低頭開始親吻我。

  那近在咫尺的臉展現著苦惱的神情,我想要輕撫那緊皺著的眉,但是我仍然害怕剛才的事會重演,因此我只是抓住了他的衣擺。

  「好甜……」

  從四片唇瓣中間滑出沒有起伏的聲線,然後他的舌尖離開了我的嘴,他也逕自站起身,從我的跟前離開了。

  雖然赤腳踩在瓷磚地面上不會造成腳步聲,但似乎就算換成皮鞋,我現在也無法聽到除自己心跳以外的聲音。

  「要看嗎?」

  重新走到我面前,他逕自遞出一張電影光碟,那是一齣他曾經向我提過想看的電影。

  那片子我沒有太大興趣,不過看一下也是沒關係,所以我答應了他。

  於是我們兩人坐在床沿,一同望著不遠處播放著電影的電視屏幕。

  故事內容比我所想像的要精彩,也沒有我所討厭的橋段,感覺上很不錯。

  但是剛開始播放到第二片光碟之時,他雙眼看著螢幕,向身旁的我說話。

  「可以吻你嗎?」

  將視線從螢幕移向他,發現他雙頰帶著淡紅,視線依然盯著螢幕,似乎有點緊張。

  「你想吻我嗎?」

  聽罷我的反問大概五秒鐘,他輕輕點頭,以眼角斜看向我。

  「可以……只要你答應讓我抓住你的手。」

  他的動作很迅速,立時抓住我沒有被銬住的那隻手,將橫向的身軀轉而面向我,以一隻手推著我的後腦杓,將他自己的唇對上了我的。

  男人對於性的衝動,我一點也不陌生,然而他那種只限定於某範圍內的侵略行為,卻讓我感到相當奇怪。

  我所遇過的男人們,很少對我親吻,只會直接撫摸我的身體。

  而我的身體,也早已經習慣了被觸碰的感覺。

  因此只有嘴唇的愛撫,反而令我覺得陌生……感覺也更強烈……

  「沒、沒事吧?」

  他問話的語調讓我覺得自己似乎是摔了一跤,但是他在這時候停下了舌尖的動作,的確是讓我感覺舒服一點。

  我的手在抖。

  在他的親吻中抖過不停。

  輕輕搖頭,慢慢調整過速的心跳,雖然我堅持著避免和他有多餘的身體接觸,但虛脫的感覺讓我無法維持坐姿,於是我的額頭碰上了他的肩膊。

  但他並沒有推開我,而是輕輕的,將手掌停留在我背部中央,用暖意圍繞著我,也讓我的身體升起了一股熱度。

  「沒事……我想……」

  腦海裡的話語說到唇邊,忽然感到臉頰有點不舒服,迅即變成難以忍耐的熾熱。

  「怎麼了嗎?」

  聽著他明顯帶著焦急的聲線,我感到一陣莫名奇妙的尷尬。

  我沒法將自己的想法說出口……

  當我呼吸漸漸加重的時候,他加在我背部的手力度變重,將我緊緊抱住了。

  「對不起,我不應該勉強你跟我來這裡的,對不起。」

  「沒有……我是自己想要跟你一起來的……」

  我的嘴唇就在他的耳朵旁邊,我將自己的氣息吹進他的耳殼裡,雙手摸上他的腰際。

  「你大概…不想看我碰自己……你放我進去洗手間好嗎?」

  聽完我的問話,那該死的渾蛋把我從他懷中拉開了,緊皺著雙眉凝視著我的雙眼。

  我沒法繼續與他對望,撇過頭就斷開了與他相接的視線。

  「這樣子我很難受……很快就好了,你讓我去洗手間吧……或者……你去洗手間待一下也行——」

  我的說話還沒完,他把手摸進褲子口袋裡,拿出手銬的鑰匙,俐落地將手銬打開了。

  「就在這裡……我也留在這裡……也可以吧?」

  沒有以言語回答他,我只是將身軀移動到床中央,在枕頭上躺好,凝視著他黑色的雙瞳,解開褲子的鈕釦,拉下褲子的拉鏈,將手探了進去。

  曾經無數次被要求這樣做,甚至第一次被要求之時,我也沒有猶疑,分別只是以往動作一點都不流暢,現在已經純熟得不能再純熟了。

  然而這次他坐在床邊,一直望著我的雙眼,卻讓我感覺臉頰越來越熱,熱得令人受不了。

  然後,他伸出雙手,摸上了我的兩邊臉頰。

  「臉……好紅……好熱……」

  「嗄……真的好熱……」

  突如其來的低下頭,那黑髮混蛋的唇覆上了我的嘴,開始舔舐吸吮我的嘴唇和舌尖,讓我忍不住全身顫抖,在那瞬間就達到了高潮。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