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被領養的那刻開始,我一直相信他會回來看我。
  可是,從他走出孤兒院那天開始計算,已經兩年了,我生命中的第八個生日也快要來臨,哥哥還是沒有回來,讓我在本來過得非常快樂的兩天─他的生日和我的生日─都窩在被子底下,偷偷哭泣。
  十歲的時候,我信奉了主耶穌,每天每天都祈禱,請祂讓時間回到哥哥沒被領養之前。但在十二歲的時候,我看到一本叫作《時間:一位直衝向前的運動選手》的科學書藉,明白時間是沒有辦法重來的,也知道這兩年來自己究竟做了多麼可笑的事,所以,我放棄祈禱,放棄信仰。
  十三歲,我開始上中學,也不再經常回想跟哥哥一起的時光。
  每一個生日,就是我想念哥哥的時候。在那一天,我會放任自己妄想哥哥會突然出現在孤兒院,對我說:我來接你了。
  卻在十八歲生日當天,讓我在料想不到的地方遇到比我大兩歲的哥哥游祖彥。
  在打工的酒吧和哥哥相認當晚,他跟我回家去,我們睡在同一張床上,回憶分別的十二個年頭。
  收養哥哥的,是一個不育的黑道老大,他想要培養一位繼承人,於是到孤兒院裡來領養小孩。哥哥所以不能回來看我,是由於直至十二歲為止,他都被關在漂亮的房子裡,學習成為黑道老大應該學習的事物,而在十三歲到十八歲為止的五年裡,他的養父把他送到外國去唸書了。
  回來故鄉之後,哥哥有到過孤兒院,只是當時正值暑假,我都在外面打工儲學費,才會錯過跟哥哥的相會。
  今年二十歲的哥哥想也沒有想過,會在弟弟十八歲生日的當天,突然跟他相認。
───────────○時●光○旅●行○───────────
  從夢中醒來,我發現臉上濕潤一遍。
  原來,我已經很久沒去醫院看哥哥了,不知道請回來的看護人員有沒有好好照顧哥哥呢?
  「哥哥……」維持著從床上坐起的姿勢,眼淚正跌落我的胸懷,沾濕淡黃色的被子。一滴,再一滴,熱暖的淚迅即擴展成無力的水份,滲透布疋的纖維。反正房裡沒其他人,我就呆著一張臉,讓眼淚不停的淌下。
  忽然間,我很想探望哥哥,很想替他抹身子,很想幫他轉轉手腕、膝蓋,總之就是很想他。
  「小川……」寧瀚驥的聲音讓我從哥哥的幻影中重回現實,「發生甚麼事了嗎?」
  一陣罪惡感自心間湧上,使溢滿眼眶的淚更加難以抑制,我只是一股腦兒的搖頭,讓深黃的憂傷持續在被子上擴散。
  見狀,寧瀚驥趕緊走到床邊,將我緊按於他的心臟上。
  「甚麼也不用說,你想哭就哭吧!」他一隻手貼在我的後腦勺,另一手摟緊哭得稍微顫動的肩膊,語音如薰香般飄散四周。
  一直到午餐的時候,寧瀚驥才搖搖我的臂。
  「今天我們到外面去吃午餐吧!」
  「嗯……」
  我答應之後,寧瀚驥把我放到床上,逕自在房間的衣櫃裡選取便服,又褪去我身上寬鬆的睡衣,“侍候更衣”。然後他把我帶到自己的房間,把我安置在沙發上,自行更衣去了。
  兩人都整裝完畢,寧瀚驥吩咐僕人準備車子,跟我同坐於大廳的“龍椅”上。這是我首次與他分享這張沙發,而並未涉及性愛。
  「今天……有甚麼地方想去的話,我也陪你去。」直接抓著我的手,他說。
  「我…我可以去任何地方?」大著膽子詢問,我很想到醫院去探望哥哥。
  「不獨今天。我替你辦手機和附屬卡,你以後也可以到外面去。」說著,視線緩緩掃到我依然淚痕肆虐的面頰。
  「為甚麼?」
  「我要工作,沒可能把你困在這裡,要你每天都等著我吧?」他的語氣非常地理所當然,讓我也禁不住隨著點頭,「所以今天,無論甚麼地方我也陪你一起去。」
  這次我真的愕然呆住了,唯一反應是定睛凝視。
  好半晌,大廳只剩下晨露般透明無色的呼吸。
  一個振動讓綠葉上的露水下墮,歸於土壤,也使我們重回現實──桌面的手提電話正響個不停。
  「怎麼了?」寧瀚驥的語音變回往日的不耐煩,我看大概是寧灝騫來電了吧!「這幅地皮就由你來鑑定吧!我有點事。」後面的話表現出軟化的態度,我感覺寧瀚驥對寧灝騫的怨恨情緒好像有所改善。
  再交待了幾句,寧瀚驥便把電話掛斷,更把手機關掉了。
  「這樣可以嗎?」我問。
  「今天……我不想讓任何人打擾。」原來注視著手機屏幕的視線,緩緩跟我的合而為一,「誰都不可以打擾我和小川的第一次約會。」
  一瞬間,我看傻了眼。
  長在寧瀚驥臉上的,是有如金盞菊一般可愛,向日葵那樣燦爛的笑容,我似乎是第一次看到了他的真實面目。
  坐在豪華的轎車車廂內,寧瀚驥不曾放開我的手,徐疾有致地問著許多無聊的問題。
  「小川以前在哪間學校唸書的?」
  「小川認識我之前到底是做甚麼工作的?」
  「小川喜歡吃甚麼東西?」
  「小川平常喜歡做甚麼?」
  我只是有一句、沒一句的敷衍回應,對他反常的態度仍未反應得來,然後,他的一個問題引起我的注意。
  「小川有沒有兄弟?」他面帶笑容、興高采烈的問道。
  「有,我有一個哥哥。」終於認真回答他的問題的同時,視線落到跟我同樣漆黑的雙眸。
  「他叫甚麼名字?做甚麼工作的?現在在哪裡?」背部離開舒適的沙發,他的臉向我的稍微接近。
  「你想知道他的事?」我反問他,轉動感到麻痺的左手手腕。寧瀚驥像個好奇的孩子那樣猛點頭,我只好無奈的嘆口氣,再度開腔,「他叫做游祖彥,原來是某個社團的老大,現在正躺在醫院的病房裡。」
  對他的提問,我作了簡潔的回答,卻換來一聲讓人心痛的抱歉,雖然只是淡然的刺痛。
  「怎麼了?用不著道歉吧?」搖搖他抓緊我五指的手。
  「小川要錢,就是為了哥哥吧?」映入眼簾的俊俏側面有一道緊皺著的眉,「你對你的哥哥真好啊……」
  「想起你的弟弟了嗎?」這大概是一個滿足好奇心的好機會。
  「沒有。」寧瀚驥的聲音重又變回冷酷無情,忿忿甩開掌心中的我的手。
  「是你自己要問起我哥哥的事的,我以為我可以問你同樣的問題。」嘲弄的嗓音隨著我把臉頰轉向車窗充塞住車廂。
  我始終都是一個卑賤的玩物。
  「不是。」他的聲音從耳後攀進我的耳中,「不是甚麼身份的問題……我……我無法平靜的說出那件事……」
  「嗯。」我依然看著窗外飛逝的景物,飛逝的景物顯示我所乘坐的轎車正向著市區進發。
  黑色。
  這是唯一可以描繪沉默的顏色。
  我和寧瀚驥就像兩道平衡線劃在車廂裡,平靜的向盡頭延伸,不相交,不相疊。
  在平衡線中間畫上橫線的,是轎車司機。
  「少爺,請問要到哪裡?」
  寧瀚驥不說話,轉過頭來看著我。
  「……○○醫院。」說出口之後,我不自覺地往後視鏡看去,只見司機滿臉猶疑的看著鏡中的主子,他的主子微微點頭。
  卑賤的玩物就是卑賤的玩物,事實是沒辦法改變的。
  「你的哥哥……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故?」寧瀚驥戰戰競競的提問,和他素來的皇者之風大相逕庭。
  「是交通意外。」我冷冷地說。
  「現在的狀況……」聽到寒霜似的語氣,寧瀚驥似乎不自覺的寒顫了一個。
  「植物人。」我依舊冷冷地說。
  「甦醒的機率……」他的視線遲疑著打量我的臉,在找尋冷酷以外的感情。
  「零。」普通得過份的一個數字,幾乎讓我哭瞎雙眼。不過,那已經過去。如今,我沒淚可流。
  「咦?」和當初醫師跟我說時的反應一樣,寧瀚驥顯得異常愕然。
  「即是沒可能醒來。」我不能想像:我竟然能如此冷靜的說出這樣的話,「這輩子都不會張開眼睛。」更加不能想像的事在此刻發生。
  突如其來的,填充我雙目的事物從市區的高樓變成米白色的麻質上衣,是寧瀚驥把我拉到懷中,而且感覺激動,兩手收得很緊,甚至讓我呼吸困難。
  將我拯救出缺氧的空間的,還是轎車司機。
  「到○○醫院了。」
  寧瀚驥放開我,打開車門,我急不及待的走下車,來到醫院的門口。
  無論多久沒有到來都好,我不會忘記哥哥所在房間的位置。
  讓司機留在車內,寧瀚驥跟著我靜靜在醫院的走廊穿梳,直至掛有『游祖彥』名牌的木門前。
  也不管他是否已經準備好,我推開門,讓第一個訪客踏入哥哥這半年來的會客室裡,守在旁邊亂翻雜誌的看護人員似乎有點慶幸能看到“活人”,展現淡淡的微笑。
  「游先生,好久不見了。」白衣的男護士親切的招呼道,放下手中的汽車雜誌。
  「這陣子我都很忙,真的麻煩你了。」對方提到“好久”,原來我真的好久沒來過了。
  「別這麼說,這始終是我的工作。游先生已經將那麼重要的親人交托到我手上,我當然要盡力照顧。」就聽這句話,我已經知道自己沒選錯僱員。
  「我剛好有空,這個下午你先放假吧!」
  看護人員離開之後,並不理會寧瀚驥緊盯著哥哥臉面的嚴峻眼神,我逕自拿著盤子到洗手間去取清潔的水。回到房間,寧瀚驥竟然呆坐在唯一的椅子緊抿著嘴唇流淚。
  「你傻瓜啊,怎麼一直在哭?」跪在他跟前,我的手沾到陌生的淚滴。
  「我發現……有時死亡比生存來得更易讓人接受……」瀏海慢慢貼到我的額上,他的淚滴到我的臉上,「如果都靈變作了植物人……我不知道自己會怎麼樣……」
  「都靈?意大利的都靈?」開口之後我才發現自己的話有決定性的錯誤。
  「不,他姓都,名靈。」嘆息從肺泡開始緩緩呼出,變成鼻息打落到我的皮膚上,「我和阿灝同時愛上的人。」
  我感覺,自己從來沒有跟他這麼接近,而且,這以後雙方的距離將變得難以置信的接近,甚至讓我有點期待。
  「三年前,為了聘請一位同時替我和阿灝辦事的秘書,我們一同接見了千挑萬選以後留下來的應徵者,都靈就是其中一位。」寧瀚驥忽然笑了,「這是非常公平的開始,我會輸……完全因為我不及阿灝……」
  「這種事沒有甚麼輸不輸啊……喜不喜歡是感覺的問題……」這是我唯一可用的安慰說話。
  「我是輸了!輸給他們兩個!」為了平息快將失控的情緒,寧瀚驥抱住了我,「都靈成為我們的秘書之後,三人的關係一直維持平衡狀態,九個月過去,我正式開始追求都靈,他也在考慮之後欣然接受……」
  「那為甚麼……」這次換我問的戰戰競競。
  「他們根本就相愛!我最氣的就是這件事!」寧瀚驥激動的喊叫,然後沉默下來,調整過速的呼吸,「阿灝早就愛上都靈了,都靈也一樣……不過,阿灝他知道我也鍾情於都靈,才遲遲不行動,把喜歡的人讓給我。」
  「原來……」我沒法想到回應的話語。
  「上年度的聖誕節,都靈終於忍不住告訴我所有事實……他沒法忘記對阿灝的感情,覺得非常痛苦,求我讓他離開……」寧瀚驥的情緒總算穩定下來,緩緩的放開了我。
  「他們不是都喜歡對方的嗎?都靈怎麼要走?」
  在我面前,寧瀚驥的笑臉是多麼的脆弱,彷彿只要指頭輕觸,就會突然粉碎。
  「好可笑啊……真的好可笑……他們兩個……他們都不知道對方的心意……」一瞬間,我以為眼淚又要滾出寧瀚驥的眼眶。而然,他只是深深的閉起了雙眼,將臉面埋在我的頸間。
  「就算都靈走了,阿灝也可以去追他啊……」我學著寧瀚驥的語氣說,祈望他緊鎖的愁眉可以展開一點點。
  「沒可能……誰都沒可能得到都靈……都靈……都靈死了……」熱熱的氣息噴灑於脖頸皮膚的同時,我感覺到頸窩盛滿了淚水,「兩個月前在紐約出車禍死了。」
  這算不算巧合呢?我們最愛的人都遇到了車禍,我們都有個兄弟。
  不同的是,他愛的人不愛他,他愛的人也不是他的弟弟。而我愛的人愛我,我愛的人就是我的哥哥。
  而且,最重要的問題擺在眼前:到底死去了比較讓人傷心,還是昏迷了比較讓人痛苦?
  在哥哥面前,寧瀚驥吻了我,並承諾會好好照顧我。然後,牽著我讓開醫院,重又回到轎車車廂中。
  和普通私家車或計程車不同,轎車的內部非常寬敞舒適,甚至還有絲絲幽香。而然,我和寧瀚驥之間卻有種讓人窒息的尷尬在放肆遊盪。就算是前陣子他要我在十多人面前自瀆、呻吟,呼吸也並未如此困難過。我,寧瀚驥以及司機都靜默不語,獨剩引擎的聲音強佔住聽覺。
  直至轎車重新回到大屋,我們都走出車廂,寧瀚驥當著染紅天際的夕陽站定,尷尬的氣氛才被他嚴肅的眼神打破。
  「從今以後,你就是我寧瀚驥的人。」
  我發現,染紅天際的夕陽,也覆上寧瀚驥的白皙臉龐了。可是他堅定的語氣,讓我沒法因為他的可愛相而發笑,只能任由他牽起我的手,輕輕烙下唇印,確認我在寧家的地位。
  維持對望的狀態直至日落西沉,我們一同打開寧家大門。放眼所及之處,跟這半年天天看見的完全一樣。但在感覺上,這一切都由與我無干變得息息相關。
  放在餐桌左邊的椅子就是我平日坐的位置,不是寧瀚驥指示我坐的位置。大廳中間的沙發是我和寧瀚驥歡愛過的場所,並非他曾經表演強暴我的舞臺。而這所大得過份的豪宅,就理所當然地從這一年裡的臨時居所幻化成我如今的家。
  就因為夕陽下的一席話,圍繞在我身邊的世界立即變得面目全非,甚至連寧灝騫的面目也因此而改變了。
  「小川,我做了草莓蛋糕。」在難得的假日捧著精美的蛋糕來到我的房間,這是我和寧灝騫久違的獨處。
  「謝謝啊~阿灝。」快樂的表情在我臉上放肆地擴散,伴隨我把足有一磅重的蛋糕接到手中。
  「以前哥哥經常都喚我阿灝啊……你知道嗎?」寧灝騫微笑著居高臨下的打量單人沙發裡的我。
  「小驥在我面前經常都會這樣叫你,他只是還不好意思跟你說話而已。」說話的當下,一顆草莓已經落入我的齒縫。
  「你叫哥哥做“小驥”?」寧灝騫的表情從來沒有這麼驚愕過。
  「對呀,他說常常叫全名感覺陌生,要我給他一個暱稱,我看你們都硬把“小”字加給我,我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吧。」將指頭上的奶油送到嘴裡,我不禁大叫一聲,「好吃!」
  然而當他的表情映照在視網膜的同時,我覺得嘴裡的甜膩一瞬間全都變作鮮橙的外皮那麼苦澀,也使我忘記了自己的身份。
  依然洋溢著草莓香味的指尖潛進髮間,冉冉撫弄著,寧灝騫緩緩的彎下腰,和他哥哥一樣俊帥的臉龐逐漸貼近我的,我應當抗拒,我必須抗拒,可是我沒有那樣做。
  不知到底是我沒法推開跟寧瀚驥相似的臉面,還是心痛滿容愁緒的寧灝騫,總之,那天過後,除了寧瀚驥,寧灝騫成為第二個在我唇上留下味道的人。

續‧2‧完結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