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I、冥‧月的主人



  耳鳴的噪音,讓我張開雙目。

  映入眼簾的,是極致豔亮的鳳凰壁畫──閃耀的火光在牠身上亂舞,圍成神聖的彩衣,栩栩如生。

  緩緩坐起,我無意識的環顧四周,發現包圍自己的,盡是清雅的中國風擺設,爲無聲的房間徒添一分寂寥。

  然後,右肩一陣劇痛讓我驀地清醒過來。

  我大概是被岑凜的攻擊打至昏迷了吧!

  想來也對,我已三天沒有休息,就算不受他的重擊,我大概也支持不下去了!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我的目的。

  到底我是及格與否?

  黑堂的招收新血活動一年只得一次,這次失敗的話,替小雪報復的計劃必會阻延。

  吱嘎一聲,把我從疑問抽出。

  推門而進的是一名不滿二十的女孩,穿著素色和服,頭上綁著烏黑發亮的馬尾,帶有一抹清麗無比的笑容。

  「先生已經醒來了啊。」

  從她嘴裡傳出的,是和其樣貌相配的甜美嗓音。

  「我是小貓。」

  只見她把拿在手上、折疉得整齊的衣服放到房間中的木制小几上,又再把視線調到我身上。

  「這是岑凜大哥爲你準備的,是替換的衣服。」

  說著,她搖跩生姿的走向我。

  替換的衣服?我到底在哪裡了?

  肌膚細滑的手撫到臉上,讓我全身震動一下清醒過來,反射性的後退,直至床的盡處。

  「請讓小貓侍候先生。」

  話音未落,她已經來到我旁邊,更一個勁兒撲到我懷裡,軟綿綿的,像雪一般。

  我迅即明白她的意思,於是一翻身,跳到地上。

  「不用侍候我。」

  頭也不回,我急忙走出房間。

  未及穿回鞋子,赤著的腳掌踏在冰冷的木條地板上,驅走謹餘於我腦袋的睡意。

  環視四周,我面前是密密麻麻的竹林,映著月亮的池塘,和呼呼而過的夏風。對這裡毫無概念,我只能無目的地順著走廊直線進發。

  不知是疲累導致的錯覺,還是走廊根本就是這麽綿延不盡,我一直走著,卻看不到人影。

  突然,一陣人體著地的聲音從前方的某處傳出,我猛地看向聲源。

  不遠的前方,一道微弱的淡黃光線劃在地上,彷如劃在喉前的刀鋒,惹人注目。

  我輕輕的接近光源,隔著紙門傾聽內裡的聲音。

  「幹嘛這麽久不來找人家啊?」

  嬌媚的聲線滑進我耳裡,可以想像到講者妖豔的姿態。

  「對不起啦,這陣子都在忙招人的事。」

  這是岑凜的聲線,我能夠辦認,然後,是一陣衣服摩擦聲和呼吸聲。

  「岑大哥……嘻嘻……」

  這女子的嘻笑聲,聽得我心裡不禁一顫。

  先別說她的相貌如何,只聽她的嗓音,我想,大概天下間沒一個男人不爲之心動吧!

  幸好,有小雪把我的心綁得牢固,否則,我會不顧一切,探頭察看她的容顔。

  靜靜待在門外快要二十分鐘了,傳進我耳裡的,仍然是描畫他們纏綿的聲響。爲了不打擾他們在房間裡的進程,也不想讓他們發現,我決定沿來路回房間去。

  「蘭大姐!」

  這一聲叫喚吸引住我的注意,不算熟悉,不過一定聽過。

  「怎麽了?真掃興~」

  女子不悅的道。

  「是這樣的……剛才……剛才小貓準備侍候的那位先生……他不知哪裡去了。」

  小貓?侍候?先生?

  說話的是剛才撲進我懷中的少女吧!她的聲線很是難堪,大概讓我走出房間,在她來說是丟臉至極的事。

  「即是妳把人家嚇跑了?」

  帶點嘲諷的意味,和剛才媚惑的嘻笑簡直判若兩人。

  伴隨那女子話音的,又是一陣衣服摩擦聲。

  「小貓……小貓沒有……真的!」

  少女──小貓的聲線變的著急。

  「小貓一踏入房間,放下給他替換的衣服,他就跑了,小貓也不明白是甚麽回事。」

  「算了,算了,進來。」

  房內傳來紙門被開啓的聲音。

  「看妳急成那個樣子,眼影都弄花了,先去洗把臉,補點妝,再回房間等他吧!」

  「小貓知道了。」

  要她回去等也是空等,因爲我根本不打算讓雪以外的人『侍候』。

  於是,我故意加重腳步,走到剛才偷聽的紙門前,乾脆的拉開。

  「我不需要被人侍候。」

  房間中,兩人坐著,一人站著。

  站著的是綁馬尾的小貓,坐著的,除了熠日堂主岑凜,還有一個倚在他懷裡、穿著紫色和服的女子。

  她衣服上花色的講究程度,真是一絕。紫色的布料,加上粉紅的櫻花圖案,雖說得上帶點俗氣,但以襯托衣服主人的美豔爲前題的話,這位蘭大姐肯定選對了衣服。

  算是為那位少女解圍了,我便轉身打算從進房的門離開,岑凜在我邁步前開口了。

  「請留步。」

  聽到他的話,我又回過身,踏進和風佈置的室內。

  女子由下而上打量了我一遍,視線重新回到岑凜雙眼中。

  「你肯定他可以勝任?」

  被稱爲『蘭大姐』的女子認真地詢問她倚傍著的男性。

  「我相信他應該沒問題,」

  岑凜道,壯碩的雙臂扶穩懷中的女子,讓她腰板挺直,坐起身來。

  「而且,也沒時間再找其他人了。」

  「慢著!」

  他們的對話,聽得我一頭霧水,甚麽勝任,沒時間找其他人,好像我一定要任他們擺佈一樣。

  「你們說的人,該不會是我吧?」

  從語氣中聽出我不悅的心情,岑凜把兩人之間的話題擴展成三個人的。

  「真不好意思,我們在談的是你。你有興趣知道來龍去脈嗎?」

  岑凜露出和善的微笑,很有自信我會有興趣似的。

  沒錯,我的確有興趣。

  「有,但我不一定會聽任你們擺佈!」

  「或許你先坐下來,因爲事情的始末不是三言兩語可以交待完畢。」

  不屑的一歎氣,我直接坐在榻榻米上,雙眼緊盯著岑凜的,催促他快點開口。

  「別著急嘛!你已經是黑堂的一份子,遲早會知道這件事。」

  岑凜道,一絲欣賞的眼光落在我臉頰。

  「我是黑堂的一份子?」

  「接下來所說的,是本幫的大事,只有幫會的成員才可以知道。」

  得意的笑容又再顯現於嘴角,他以另一種方式回答了我的問題。

  我沒說話,只是微微點頭,表示會意。

  「先來跟你介紹——」

  說著,岑凜的手揮向蘭大姐。

  「這位是冥月堂的代理堂主──蘭思琳。」

  岑凜語畢,蘭思琳即將雙手放在跟前的地面上,深深的向我鞠躬。

  小雪有交待過,人家禮待自己的時候,必須以相等程度甚至雙倍回禮。

  於是,我也向她鞠躬。

  「請多多指教。」

  這句話說得非常謙遜,改變我對她的第一印象。

  「我才是,請蘭思琳小姐多多賜教。」

  雖然我稱她爲小姐,但可以看的出來,她一定比我年長。

  「還沒請教閣下高姓大名。」

  蘭思琳續道,我才記得自己根本還沒自我介紹。

  「我叫水城揚介。」

  直至我跟蘭大姐互相認識完畢,岑凜便開口了。

  「原來是水城先生,剛才真是太失禮了。」

  「叫我水城就可以了。」

  「那麽,你也叫我岑凜吧!」

  視線從我雙眼移開了,岑凜面帶微笑的回看蘭思琳,她的嘴角泛起嬌俏的笑容。

  「他叫妳蘭大姐還可以吧!」

  「可以,當然可以。」

  「你看他還是個小夥子而已!最多不過二十幾歲吧!」

  雖然在她面前我的確只是個小夥子,但我就是沒法嚥下不爽的感覺。

  「別在稱呼上花費時間吧!我想知道到底是怎麽回事?」

  「都說他是小夥子一個!性子這麽急。」

  蘭思琳依然笑著,語調帶著輕蔑的味道。

  像是看到了我和她眼裡的火花一樣,岑凜趕緊開口,澆熄火苗。

  「你知黑堂的別號嗎?」

  「“赤月楓霜”是吧?」

  我道,心裡奇怪他沒頭沒腦地問出這句話。

  「其實“赤月”和“楓霜”都有一段故事的。」

  略頓,岑凜看向我。我微微點頭,示意他說下去。

  「其中的“赤月”,和一個神秘村落有關。那村落名爲烏雲,是個相信『月神』絕對存在的村落。」

  「那麽……算是崇拜『月神』嗎?」

  「不,村人相信『月神』會危害到整個村莊,所以,他們是爲狩獵『月神』而生的。而且,烏雲的村民相信,村落裡的純血統大戶─『月魂』會受到詛咒,每隔二十年就會生出爲『月神』附身的孩子,而那個孩子,將會成爲月魂家的宗主,並在十七歲生日當天,親赴封印『月神』的地方,自刎以斷絕月神的血脈。」

─III、完─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