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十四日。幸福的開端──攝氏三十七度



  把手摸到臉上,黑髮的人在懷疑自己是否生病了。

  他以往都冰冰的臉,今天居然熱出了汗珠來。

  「該不會發燒了吧?」

  呆呆的看著自己掌心,彷彿『它』會回答一樣。

  微微活動手指,他記起了。

  昨天有個紅頭髮的人抓住這隻手。

  在床上以外,在房間以外。

  然後,臉上是無聲的一笑。

  邁步。

  他要上班去了。

  工作是很悶的資料輸入。

  就是經常會悶得幾乎睡著的資料輸入員。

  不過,今天他不睏了。

  在輸入物業資料時,無由來的,那紅髮人的面容突然浮現,害他忘了把取銷購買的交易編號跳過,錯入了差不多三十張紙。

  在輸入小額錢債資料時,又是無由來的,耳邊忽然響起他和紅髮人的談話內容。

  『當然啊,和女朋友分手就是要找人來消磨時間吧!』

  『沒有,我沒有把你拿來消磨時間。』

  在黑色的髮端下,耳朵從電話裡收到這樣旳訊息,讓耳朵的主人當下呆住。

  以為自己的聽覺系統壞掉了。

  回過神時,黑髮人發現,電腦畫面中的金額都不對。

  又弄錯了。

  「唉……」

  不知道在嘆氣給誰聽,但他還是嘆了口氣,想藉此鎮定心神。

  不過沒有效用。

  一點用都沒,只有更臉紅、更心跳。

  「可惡!!」小聲嘀咕,又是不知道在說給誰聽的。

  好奇怪。

  由相遇的十二月二十五日到現在一月十四日,這二十日期間,他和那人就相見了十九次。

  十八次在床上,一次在餐廳裡。

  就是昨天那一次。

  五時三十分,他下班了。

  五時三十五分,他接到了紅髮人的電話。

  「怎麼了?」打電話來就表示今晚又想要。

  「想見你。」直截了當的說,好狠。

  「今天呀……有點累,明天才來吧。」今天才星期三,這樣搞下去怎麼撐到星期六?

  「今天……今天想約你吃個飯,可以嗎?」直接程度下降了一半。

  「吃飯的話可以,在哪裡?」

  沒有預計的情況下,他和『他』約定在『月光』進餐。

  約了六時三十分,還有一個小時。

  踏著沉悶而熟悉的步伐,黑頭髮的他回到了獨居的家中。

  習慣性的脫掉衣服,往浴室走去。

  白皙的肌膚被熱水灼得紅紅的,臉也一樣。

  壓縮著一室的水蒸氣,他感覺到了。

  攝氏三十七度。

  好像三十七度體溫的人抱住了他。

  好溫暖。

  好舒服。

  的確,如果不是這麼舒服,他才不會被個陌生人抱完一次又一次。

  技巧高明,身材壯碩,懷抱溫暖,都是黑髮人甘心被他抱的原因。

  最重要的一點:溫柔。

  所以他會把紅頭髮的他和水聯想在一起。

  不過,穿上衣服之前,總要把水擦乾淨。

  像和他的每一個晚上。

  穿上衣服之前,總要先離開他身邊。

  包在衣服中的是溫溫的感覺。

  攝氏三十七度。

  隨手拿了牛仔褲、汗衣、夾克,套到身上,六時十五分前走出家門。

  來到『月光』,那人早就等在座上。

  深藍色夜境的影襯下,血紅的頭髮顯得格外搶眼。

  「嗨~」紅髮下的眼正注意著他。

  「讓你久等了。」向那紅髮人走去,有點愕然他的早到。

  「我才剛到罷了。」笑瞇瞇地說。

  「是我遲到了。」瞄到手錶的他這樣說,「由我來──」

  「說好是由我請客的。」笑意未減,讓黑髮的他拒絕不了。

  「好……」稍稍低下頭。

  「我不是在罵你,只是……」視線放到黑色的亮麗短髮上,「只是每次都讓你這麼累……算是補償。」

  低下的頭抬起,漆黑的瞳孔對上淡棕的眼珠。

  「我……我不只累而已……」小聲說道。

  「你說甚麼?」對座的他聽不清。

  「我說,除了累,還有其他……」盯著餐牌看,臉紅紅的。

  「真對不起!!我每次都這麼過份,把你弄痛。」著急的道歉。

  「不是這個……」臉更紅了,「是……是…很舒服……」

  一愕,然後,兩張紅臉面對著。

  「我們……我們不要淨說這個話題吧……」紅髮人邀他時的勇氣頓失,結結巴巴地說出一句。

  「唔……」被邀的人點點頭,畢竟床上的話題拿到桌上來談,總會讓人臉紅的。

  「我……我想……我想明晚也約你吃晚飯……」普通得很的話題,他說起來卻好像難為情得要死了。

  「好……」明晚有空,黑髮人想道。

  「後晚也想約你吃飯……」

  「好……」後晚也有空,黑髮人想道。

  「以後的晚飯……也可以跟你一起吃嗎?」

  反正每晚都會空出些時間和他見面的,以後也這樣……也好吧?

  黑髮的人微微點頭,緊張得死命抓住餐牌。

  「太好了……」面前傳來鬆一口氣的聲線。

  「咦?」黑髮人抬高頭,看見紅髮人的臉。

  一個和『他』俊俏臉龐不撘調的傻瓜笑容掛在臉上,很滑稽。

  「噗~」黑頭髮的他忍峻不住,笑了出來,「哈哈哈……你這是甚麼樣子……」

  「笑甚麼笑?看我明天怎樣對付你啊!」

  「你不要問我在笑甚麼,我在笑你,你說你是甚麼?」

  「哼!」沒好氣的回應道,「我就是傻瓜!竟然對你……」

  「你沒有可能反悔的了,我記憶力特強~」天真無邪的看向淡棕色的雙瞳。

  然後,時間就此凝住。

  他們的寶貴時間從那時開始被凝結,封存。

  被封存起來的,是兩個人相同的心情,相同的眼神,相同的體溫。

  攝氏三十七度。

  一邊想著,時間一邊溜走。

  五時三十分,下班。

  五時三十五分,他又收到那個紅髮人的電話。

  從電話傳達到耳瞉中的,是一種他渴求已久的溫度。

  攝氏三十七度。

─完─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