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十四日。上次──攝氏零度



  在那一瞬間,他頓覺自己的心突然凝固成冰晶。

  一個帶著溫柔微笑的臉龐,說出了置他於死的一句話。

  『我跟你玩玩罷了。』

  然後,乾脆的轉過身,別過臉,關上門,他倆就變成陌路人了。

  從後凝視遠去的一頭栗色秀髮,黑頭髮的他淚如泉湧。

  想不到這麽樣銘心刻骨,自以爲可以天長地久的一段戀情,會被突然而來的劍鋒一掃而斷。

  他們的開始,是公式化的表白。

  『我喜歡你,你可以跟我交往嗎?』還是由對方開口。

  『好……』說出這個字,黑頭髮的他承認了自己對其人的好感。

  然後,就是公式化的交往。

  談電話,看電影,上床。

  談電話,看電影,上床。

  當黑髮的人依然感覺幸福無比的某天,一個黑色的雷劈到他頭上。

  正值十一月的最終日,氣溫已經很冷。

  似是要爲白色聖誕預先演練一般,街上覆滿皓皓白雪。

  左手抱著送給公司同事的禮物,右手抱著送給私人朋友的禮物,夾克口袋依然滿滿。

  送給栗色頭髮的愛人的,他精心挑選的一隻古董手錶,連同他對『他』的真摯情感,一起被放在他的口袋裡。

  走在雪上,每一步彷佛都要踏碎自己的幸福一樣,整個小腿深深陷入其中。

  被體溫熔化掉的雪,就這樣變成淚水,附在他的褲管盡處。

  直至和他的雙眼接棒。

  突然的停在散步道的中央,黑頭的他體現了人們所說的“親手毀碎了自己的幸福”,或說是“親腳踏破了自己的幸福”。

  如果不走這邊,他就看不見這一幕。

  如果不走這邊,他就可以繼續愛『他』。

  如果不走這邊,他就會很快回到家裡,開始甜蜜的等待。

  幹甚麽要去看那個飄雪水晶球呢?雖說那是很想得到的一件擺飾,但爲甚麽一定要今天都看呢?

  他在心中暗罵自己。

  都忘記了原來拿在手上的東西都在他走過去栗髮人的身旁時一擲而出,都忘記了自己正走向和『他』同住的小寓所,都忘記了『他』就是自己如今的所有。

  急步走在雪地裡,走的越急,阻力就越大。

  是不是連白雪都要跟他作對了?

  在那一刻,和他作對的又增添了一個物事。

  他明明極力的忍耐著,眼淚卻偏要跑在臉上遊玩,讓他看不清白濛濛的歸家之路。

  可能就是雙眼被氤氳,或是自己的潛在意識作崇,他最終沒有到達自以爲想到達的目的地。

  他在再熟悉不過的道路上迷失了。

  面前是一個詭異的國度,以及他不認識是一團團生物。

  他感覺這裡就像個擺放急凍肉類的雪房,走在跟前的是長著腿的冰鮮肉塊。

  而且,冰鮮肉塊都是兩個一起的並排走著,對旁人不加理睬。

  黑頭髮的他忽然覺悟:他是不屬於這裡的。

  於是,轉身,跑開。

  向著他所屬的地方奔去。

  然而,他的心會猶疑,到底自己還算不算屬於那裡呢?

  只因,讓他傷心欲絕的源頭,是來自城堡的主人擁緊並親吻著另一位佳人的畫面。

  這麽說,自己算是被打進冷宮了?

  一甩頭,他把這樣的思想丟到街角的廢紙箱裡,拼命跑回他和『他』的城堡。

  還是一樣的階梯,還是一樣的過道,還是一樣的門扉,還是一樣的走廊,還是一樣的臉孔。

  他終於跑到寓所裡,看見掌握生殺大權的皇者。

  『他』安坐於沙發中,沒目的地換著電視頻道。

  兩個眼熟的紙袋被閒置在地板上,被捏得皺巴巴的外表告訴黑頭髮的王子,這就是他擲向背叛者的暗器。

  看見房子的另一位主人歸來,栗色頭髮的『他』立刻拋下手上的遙控,迅即跑到他面前。

  黑髮人沒有理會,徑自走到兩個放滿禮物的紙袋跟前,蹲下,開始無意識的翻找著。

  「明明在這裡啊……」自言自語道。

  「你先停下來吧。」站在他身後,『他』喚的輕柔。

  「你先等我一會啦。」無所謂的語氣,他逼迫自己忘記剛才的一幕。

  那個原來撫在自己臉上的觸感,遊走在一張俏麗的臉龐。

  那個原來吻在自己唇上的觸感,輕點在另一道薄薄的唇。

  兩個相擁的人影,就是他再也不想看到的一幕。

  「你先聽我說吧──」

  「別吵!」突如其來的,黑頭髮的人大聲吼叫道,還不住喘氣起來。

  栗色頭髮的『他』,顯然被這一下過大的聲響嚇到,就此呆住。

  房子內的空氣彷佛直降到零度,就此被凝住,誰也沒有動。

  然後,一滴眼淚滑過白皙的臉龐,讓他們的時間再次行進。

  「不要哭。」一雙粗壯的臂膀將黑頭髮的他一擁入懷。

  輕輕的,黑色的頭髮倚到骨感的肩膊,極盡力事地清洗上面的塵土。

  「我不值得你爲我哭啊!」語氣帶著一點點的痛恨和憐惜。

  擁有栗色秀髮的人一邊痛恨自己,一邊又在憐惜倚在肩上的愛人。

  「你值得……我說你值得……」哭叫著,伸手抓緊覆在對方背上的衣衫。

  「我不值得,我這麽一個人,不值得天使般的你這麽用心!」繼續掃動黑色的髮端,以期讓懷中的人冷靜。

  十數分鐘過去,淚停的他深深吸一口氣。

  乾脆的推開栗髮人的胸膛,正色凝視親吻過無數遍的臉面。

  「你現在打算怎麽樣?」這一句讓黑頭髮的他用盡身體裡所有的勇氣。

  「我跟你玩玩罷了。」平靜的道出一句,讓黑髮下的臉孔因愕然而呆住,「我知道這句一出口,你一定會乖乖離開的……」

  說著,栗子色的頭髮往後退,跌到沙發的靠墊上。

  「那麽你就只說這一句吧!」黑髮人大聲的哭叫起來。

  「不行啊!我不得不承認……我曾經覺得自己可以讓你每天快樂的笑……」苦惱的把一手加上自己的額,動搖了頭上的栗色細絲,「可是……你需要的根本不是我……」

  到這裡,黑頭髮包裹的腦袋沒辦法再運作下去。

  張開眼,他看到刷白的天花。

  原來一直都在愛人的床上。

  旁邊躺著的,已經從栗色頭髮的,換成紅色頭髮的。

  頭髮是甚麽顔色都不要緊,只要能夠讓他感受到攝氏零度以外的溫度,那就夠了。

  他不要再感受那樣的溫度了。

  攝氏零度。

  也是讓他成爲雪國王子的溫度。

  攝氏零度。

─完─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