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十四日。火鍋──攝氏一百度



  水沸騰的溫度是攝氏一百度。

  放在兩人中間的這一窩水,正達到這個溫度。於是,黑髮人拿起竹筷,把一片薄薄的豬肉放到水中去灼。

  而紅頭髮的『他』則連筷子也懶得用,直接在窩中放下十來個丸狀物。

  「別放這麼多,慢慢來吧!」向紅頭髮的『他』抱怨道,一邊在水中揚動豬肉片,讓其更均勻的接觸熱水。

  「我肚子餓嘛!」說著從水中撈起已經熟透的、早已放在窩中的香腸,送往嘴裡,「先吃飽,才有力氣做其他事!」

  紅髮人意味深長的看著黑髮人,原來已被蒸氣薰得熱呼呼的臉,此刻更加滾燙。

  「你就是好色!」小聲的罵道,臉面變成盛開的向日葵。

  「都說沒有啦!我只會對你產生興趣而已!」一邊專注的用竹筷在窩裡來回搜尋,一邊語帶認真的道。

  「我看你是對那個包心豬肉丸有興趣吧,才剛放下去,沒這麼快煮熟啦!」黑頭髮的他笑著轉換話題。

  「我不是在看那個豬肉丸啦!」說完,一片顏色潔白,紋理分明的肉塊被紅髮人的竹筷帶上水面,「我在找你最愛的鯇魚片而已。」用小碟盛起魚肉塊,遞到愛人手邊。

  毫不猶疑的提筷,魚片迅即被送到竹筷主人的嘴裡。

  「好鮮甜!!」黑頭髮的他不禁露出一個天真的笑容,高興的道。

  「哼哼……魚肉不能煮那麼久,要盯緊一點才行!」甜品師擺出一副專家的模樣,得意的解釋。

  「知道了、知道了!」一邊用筷子追逐熱湯裡的丸狀物,捕捉到一個之後,逕自放到紅髮人的碗裡去,「給你這個包心豬肉丸~你最喜歡。」

  愉悅的看看愛人,紅髮人將豬肉丸連同黑髮人對自己的關愛送到胃部去。

  「以後也要在家裡吃火窩!」展露比火光要燦爛的微笑,他對『他』說。

  聽罷耳邊的話語,甜品師臉上忽爾變得認真而嚴肅,緩緩放下手中的食器。

  「怎麼了?」察覺天降的異象,依然拿著竹筷的人打量身旁的『他』。

  「你打算以後也跟我在一起嗎?」紅色的虹彩對上黑色的。

  「咦?」愕然。

  「你打算永遠永遠都待在我身邊,是嗎?」語氣添了幾分堅定之後,紅頭髮的『他』再說。

  「怎麼……怎麼突然問這種問題啊!」立刻不知所措的低下頭,輕咬著竹筷尖細的末端。

  「一點也不突然,其實我想要問這個問題好久了。」為了讓氣氛緩和些許,紅頭髮的人重新撿起食器,在滾燙的海洋中找尋心儀的對象。

  「這個當然啊……」沾染濃濃的甜蜜,小而清晰的嗓音被拋到愛人耳中。

  「那麼……你那所房子下個月就退租吧。」吃一塊肉,喝一口酒。

  「嗯……」黑髮的他點點頭,把笑容收藏在稍加低垂的容顏的影子之中。

  「今晚……來我家吧。」邪邪拉起笑靨的同時,左手伸往桌子底下黑髮人的褲檔用力握了一下。

  「啊!!」叫喊之後發現聲線過大,立刻把頭埋在自己的碗裡。

  「呵呵呵──」有點狡猾的偷瞄滿臉通紅的情人,唇貼到對方耳垂,氣息直接噴灑在髮端,「今天……以後你也別想要離開啊~」

  「這個要看你以後表現如何!」黑頭髮的人轉過臉,避開讓熱度提升的氣息,卻來不及藏起嘴角甜蜜的笑意。

  「是你說的……」手又不安份的輕撫對方的大腿內側,「我今晚就讓你痛快得死去活來吧!」

  「我不是說這個啊!」

  不知情人士會以為他生病了,或是給蒸氣燙傷了臉面,只因黑頭髮下的臉龐,如今正泛起殷紅的狂潮。

  要說紅頭髮的人很有情趣,也是沒有錯誤的。因為每次哀傷、沮喪,只要來到他身邊,不消十分鐘,心情就會好轉,甚至會禁不住失笑。

  為了將快要失控的情慾按奈,黑頭髮的他倏地離座,留下情人孤單的在熱霧中。

  洗手間的七面鏡在夾道歡迎,全數打開的廁格木門像在鼓勵他去進行甚麼似的。

  想到了那種事,他不禁搖搖頭,將水龍頭吐出來的水往面上潑,祈求自己得到理智之神的眷顧。

  水滴從髮端往下淌,點綴在兩頰,像他以前流過的眼淚。

  曾經同居的栗色頭髮的情人,現在到底怎麼樣了?依然獨身?還是跟情人快快活活的相處?

  黑頭髮的他又搖搖頭,注視鏡中的人。

  這張尚算俊美的臉,到底可以維持到多久以後?四十歲?五十歲?還是五十五歲?

  人們都說男人的容貌比較易保養,可還是有一個期限。

  人們又說女人的容貌可以維持的時間,就是男人愛她們的時間。

  要是男人愛的是一個男人,這樣的說法還對不對?當然沒有人希望那是對的。

  美貌的容顏就像火鍋裡的一潭熱水,人們永遠只喜歡在水沸的時候把食物拋進去。剛熱的和變冷的水根本乏人問津。

  要知道水溫不可能一直保持一百度,人也沒法美貌到終老,戀情永遠有一個期限。

  只是人們都喜歡說永遠。

  你相信嗎?

  你相信水可以一直保持著沸騰的溫度嗎?

  攝氏一百度。

  沒可能一直保持的溫度。

  攝氏一百度。

─完─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