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討厭的關係,喜歡的感覺],難捨這個意義特殊的故事,換上了更適合的名稱繼續填坑

03與預想不同的約會

  日落西沉,結束了一天工作的人們開始陸續歸家。

  休假的人亦如是。

  坐在自己車上,維德一邊小心地駕駛,一邊回想下午的時光。

  藍色的天,白色的雲,綠色的海,還有金色的笑容。

  動作自然得像已作過無數次,親吻過維德的左頰,卡邁斯牽起維德的手,將他安置在船艙內靠牆的椅上。

  『我也去換泳褲,你坐在這裡等我一下!』

  維德點點頭,目送穿著白色汗衣的人走進浴室。

  時間不過相隔二分鐘,卡邁斯身上已不見白色和藍色,只剩下白皙的肌膚及與之形成強烈對比的黑色泳褲。

  『啊……』

  雖然透過襯衣所得的資訊與呈現眼前的影象雷同,在看見卡邁斯那堪稱完美的身材之後,維德還是禁不住臉泛微紅。

  『怎麼了?』

  立時搖搖頭,移開視線,維德知道︰要是告訴對方真相,鐵定會被取笑。

  只是卡邁斯早已看穿這一點,於是直接走到維德跟前,伸手摳住他的下巴。

  『看著我臉紅,是對我的讚美喔!』

  除了因運動令體溫升高,維德已經好幾年沒有對男人臉紅過,因此顯得有點不知所措。

  『嘖!』

  伸手推著對方的胸膛慢慢站起,維德扭頭甩開卡邁斯摳住自己下巴的手,逕自往木梯方向逃去。

  『誰對你臉紅啊!我不過是有點熱!』

  剛才還一臉做甚麼都不會被嚇到的模樣,現在卻逃走了,望著緩緩攀上階梯的背影,卡邁斯禁不住搖頭輕笑。

  尾隨維德到了游艇的最末部——就是兩人上船的地方,也是遊艇中離開海面最近的部份,卡邁斯看著維德脫下了白色的外衣,攀著由船尾甲板延伸至浸入海水中船身的金屬梯,慢慢滑入綠色裡。

  那樣的場面,讓金髮的人聯想到一顆黑色的玻璃球掉入短草叢中,在陽光下仍然閃閃生輝,惹人注目。

  微笑著走到維德下水的地方,卡邁斯以跳水的方式進入海中,跟維德會合了。

  兩人進行了一次純綷的游泳活動,像小孩子那樣在海中心比拼四大泳式。

  捷泳與蝶泳是卡邁斯比較擅長,蛙泳和背泳則是維德較為優勝,於是兩人各勝二回。

  自在地暢泳、頑皮地撥水、悠閒地躺於水上聊天,直至雙方都筋疲力盡,才回到遊艇上。

  卡邁斯讓身為客人的維德先淋浴,自己則在船首甲板上作日光浴。

  『卡邁斯。』

  維德說,慢慢走到船首甲板上,卡邁斯的旁邊。

  嗅到維德身上的沐浴露香氣,卡邁斯知道他已經淋浴過了。

  可是維德身上卻只包著一條浴巾,讓卡邁斯以為對方是因為欠缺了甚麼才特地跑到船主跟前。

  『怎麼了?』

  維德搖搖頭,逕自在船主身邊躺下了,瞇著眼睛望向天空。

  『陽光好刺眼。』

  聽了維德的話,卡邁斯再次禁不住搖頭輕笑。

  沒有回答,卡邁斯只是翻過身,以頭部擋在維德和太陽之間。

  『現在會不會好一點?』

  維德的笑容很燦爛,他很高興卡邁斯了解他的意思。

  然而,在乘客進一步行動前,船主先開口了。

  『太陽這麼猛,不如我們回去船艙?』

  被詢問者點頭,於是兩人便站起,往船艙進發。

  先踏在船艙甲板上,維德在卡邁斯跟前展現線條優美的背部,輕搔頸後髮端的動作給了對方明確的暗示。

  當感覺到自己從後被橫抱起,維德以為卡邁斯跟以往遇過的男人沒有兩樣,正想舒一口氣之時,對方卻做出讓他始料不及的舉動。

  『我去洗澡,你在這裡等我一下吧!』

  卡邁斯話音剛落,維德便發現自己身處縣於船艙天花下的帆布吊床之上。

  把冰箱裡的乳酸飲料和桌上那本小說塞到維德懷中,卡邁斯逕自走進了浴室。

  輕微的涼意與酸味讓腦筋回復了活力,於是維德想通了︰即使自己再怎麼引誘,卡邁斯還是不會有所行動的。

  抱著小說,躺在吊床上,不用思巧接下來的『活動』該如何開始,平靜的環境讓維德閉上了雙眼。

  快要跌入夢鄉的時候,開門的聲音讓維德的意識重又甦醒。

  『啊……』

  望見吊床上一臉茫然的維德,卡邁斯輕輕地笑了。

  『抱歉吵醒你了。』

  維德搖搖頭,再次閉上雙眼。

  再次換上衣褲的人走到吊床旁,靜靜打量起依然只用毛巾包著身體的人。

  憑著腳步聲與無由來的不自然感,維德知道對方正近距離打量著自己,禁不住張開了雙眼。

  『如果只是看就請你不要再看,如果想動手就請動手,如果兩者都不是我就要睡覺了。』

  先是一愕,然後卡邁斯立刻笑了,伸手扶著維德的下巴,親吻他的右頰。

  『真抱歉呢,打擾你睡覺了!』

  聽罷卡邁斯的話,維德整個人放鬆了,頭靠在吊床上,斜晲著站在旁邊的男人。

  『不是要睡覺嗎?』

  維德沒法露出平日那普通的微笑,木無表情地凝視卡邁斯。

  『你這樣盯著我睡不了。』

  『抱歉喔!』

  卡邁斯搔搔後腦杓,伸手抽出維德懷中的小說,便離開吊床旁,在靠船艙牆壁的椅子上坐下了。

  吊床的搖擺,無聲息地替鐘面的指針增加了轉速。

  當維德醒過來,他發現船艙地板上閃著橙黃的日落餘暉。

  望見映在地板上的影子,卡邁斯站起身來,再次走到吊床旁邊。

  『睡飽了?』

  維德睡眼惺忪,打著呵欠點了點頭。

  雖然自己走下吊床也不會造成任何危險,但卡邁斯還是在維德表示已經不需要再待在吊床上的時候,將對方抱下了吊床。

  『謝了……』

  維德道,想要整理衣服之時才發現自己身上仍然接近一絲不掛。

  注意到訪客的視線正在打量他自己的身體時,船主便發現了他的所想。

  回頭拿起椅上的汗衣遞到對方手上,卡邁斯立刻轉過身向階梯方向進發。

  『時候不早了,我們回岸上吧!』

  面對金髮的人的建議,維德再一次點下長滿黑髮的頭顱。

  維德的動作似海洋一樣連續而緩慢,讓他有足夠的時間思巧。

  凝望著想要不動聲色放進袋子裡的小說,思巧著腦海裡的二個帶走小說的原因,一種當事人沒法察知的感覺在維德腦海內悄悄地萌芽了。

  雖然知道只要遊艇的引摯還沒有關上,小說的主人絕不會回到船艙內,維德還是沒有多加思巧,迅速把想得到的東西放進自己的手提袋裡。

  不能確定是因為犯罪會令人感到滿足,還是這一項犯罪的結果會使特定的犯罪者感到滿足,維德只是對得到卡邁斯的小說這件事感到莫明的喜悅罷了。

  穿好衣服,維德懷著美滿的笑容,向上進發走到卡邁斯身邊。

  橙色的光打在金色的頭髮上反射到藍色的眼睛裡,維德.羅爾卡斯沒有看見除卻卡邁斯.華爾頓以外的其他東西。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