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討厭的關係,喜歡的感覺],難捨這個意義特殊的故事,換上了更適合的名稱繼續填坑

04接在約會後的另一個約會



  當車子駛進並停泊在所住大廈附設的停車場內,維德便挽起手提袋,回到自己的寓所。

  門開的一剎,原來放鬆的臉部肌肉一下子全緊張起來,在維德臉上形成燦爛的笑容,因為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撓起二郎腿坐在沙發上等待著屋主。

  「歡迎回家!」

  頭髮呈深褐色的訪客用主人似的態度招呼剛進門的真正屋主,一邊熱切地站起身來迎接。

  男人比維德高出半個頭,扶穩冷冰的臉頰,便準確地吻住維德的嘴。

  熟練地廝磨著對方的唇瓣,基於習慣而以舌尖抵抗對方濡舌的進侵,維德熟知這個男人的喜好,並滿足了對方沒有宣之於口的愫求。

  長達三分鐘的親吻完結以後,維德隨手把手提袋放下,隨即蹲下去翻出袋中的物品。

  「你很閒嘛!」

  先取出小說放在沙發前的茶几上,把毛巾和泳褲拿到洗手間放進洗衣機內,將地上的袋子擺進房間後,維德重又走到訪客所在的大廳。

  維德看到男人已經坐回沙發上,於是也來到沙發前,輕輕坐到男人身旁。

  「昨天和前天也來,公司不用你打理了?」

  維德背靠著沙發,打量起被男人拿在手中的小說。

  「哼哼……」

  聽到維德的聲音,男人伸出手捏捏對方的下巴,嘴角露出奸險的笑容,黑色的眼珠透出配合笑容的視線。

  「公司怎麼比得上我可愛的維德?而且,海倫會打理的。」

  「讓太太打理公司,自己出來跟男人幽會……你做得真過份!」

  屋主的聲音淡淡的,笑容也是淡淡的,對男人慢慢將手環在自己頸上的反應同樣是淡淡的。

  「誰叫我的維德總是這麼可愛?居然去看我最喜歡的小說!」

  凝視小說殘破封面的雙眼眨了一下,維德臉上的笑容迅速從淡淡的換成燦爛的。

  「人家就是看你喜歡所以才跟別人借的!」

  順勢靠到對方的頸窩上,維德雙手也環過對方的腰。

  環於維德頸項的手摸摸長滿黑髮的後腦杓,男人的另一隻手將小說翻來覆去,雙眼打量著書的外皮。

  「你去跟人借啊……是不是去跟男人借?」

  「你吃醋啊?」

  說著,維德的手自對方的腰間緩緩往上摸索。

  「你也知道這本書已經絕版好久了,你又沒有這本書……擁有這本書的是個男人啊,我不跟男人借可以跟誰借?」

  上半身稍微前傾將小說放回茶几上,男人的動作令維德從自己的頸窩處離開了。

  放下小說,男人回頭凝視一臉甜蜜的維德。

  「跟他借書時他沒有要你跟他上床吧?」

  「怎麼會——」

  維德嬌聲否認之際,男人的手臂突如其來用力了,勒緊當中的脖頸。

  「還是說……就算不是要跟人家借書,你也會設法讓對方搞你吧?」

  「我沒有!你別——」

  阻斷維德話音的包括兩種聲音︰喝罵聲和掌摑聲。

  「閉嘴!」

  男人抽著維德的衣領,將目無表情的維德拉近自己。

  「別忘記停在下面的車是誰買給你的!」

  「你喜歡可以要回去!」

  維德的嘴角泛起甜甜的笑,兩眼盯緊了跟前男人黑色的雙瞳。

  男人一瞬間睜大了雙眼,兩秒以後回復原狀,抽著衣領的手放開了,輕輕撫上紅紅的掌印。

  「我是因為喜歡才買給你的,維德……」

  「我知道。」

  甜甜的笑容消失了,維德沒有任何動作,任由對方的手撫摸自己的臉頰。

  「為甚麼你不肯住我送你的房子?」

  「那裡離酒店太遠了。」

  維德直言,十指摸上臉頰上的雙手。

  不可以……不可以離開那個人太遠……

  那個人現在很少會到酒店去,但是那個人到酒店的時候總會要求跟自己見面,即使休假,維德也會趕回酒店。

  所以,維德不可以住在離開酒店太遠的地方。

  而且,這個房子也是那個人送的,是兩人正式協議結束關係之後那個人送的,維德捨不得離開。

  這兩件事也不可以被跟前佔有慾強的男人知道,維德再次在心裡確認,並伸手摸上男人的胸膛。

  「抱我吧……」

  聽著維德的嗓音,男人雙手摸到其身上汗衣的下擺,緩緩掀起,然後乾脆地拿掉,拋在地上。

  「艾伯特。」

  維德說,然後他的唇便被男人的嘴吻住了。

  從沙發上將維德拉著站起,男人雙手立刻便隨著其主人的意志摸往維德的身體。

  男人的唇順著維德頸項的線條滑落,直至鎖骨位置便橫向進展,吻過維德的肩膊後,便讓對方轉過身,舔舐起他的頸後。

  閉著眼感受舌尖的溫熱,維德輕輕喘著氣,他的兩手已探進自己的褲子裡,想像著那從沒有觸碰過自己的男人的手,握捏著兩腿之間的熾熱。

  套弄的動作讓身體的另一點喚起不滿足的感覺,清楚知道『那一點』的所在,維德的一手離開了陽具,摸往慣於被男人疼愛的後穴,輕輕撫慰窄徑內的『那一點』。

  「啊!」

  男人冷不防咬住了維德背上接近肩膊的肌肉,惹維德叫出聲音來。

  趁著維德被痛楚分去注意力,男人推了他一下,讓他上半身躺在沙發上,雙膝跪於沙發前。

  男人甚至沒有脫褲子,只是拉下西褲的拉鏈,掏出陽具。

  二話不說,男人扯下了維德的褲子,將他的手強拉離開他自己的身體,為快要收縮閉合的後穴送上熾熱的昂揚。

  「啊!」

  突如其來的衝刺讓維德皺緊了雙眉,即使熟知這個男人的習慣,維德還是沒法對痛楚的感覺無動於衷。

  維德的眼角滴著淚水,因為身體裡的痛楚是如此之強烈,因為產生自痛楚的強烈興奮感覺也竄遍了維德全身。

  當沙狀的理智圍牆要被快感的潮水沖散,不想讓對方得知實情,維德採取了臨時應變對策︰開口說話。

  「你……你很著急嘛……啊……」

  「我看……是你比較著急……」

  男人笑意濃濃,繼續在維德的身體來回進出,雙手則抓住維德的雙手,不讓對方撫慰被快感刺激著的兩腿之間。

  「啊啊……放開……」

  男人再次露出奸險的笑容,用力向前衝撞,陽具一下子便撞到窄道盡頭,也讓維德的兩腿之間碰到沙發表面的皮革。

  「鳴!」

  聽見維德的慘叫,男人的情緒變得更加興奮,他將維德兩手交叉其腰後,用自己的皮帶綁住,才繼續律動。

  「…別急嘛……維德……」

  維德不答話,皺著眉大聲喘氣,靜靜品嚐來自下半身的痛楚。

  過程間,維德一直想著在海中向他撥水的卡邁斯,直至高潮來臨,腦海剩下一遍空白為止。
創作者介紹

現在我只想做讓自己進步和更進步的事。

水城 揚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